【禁聞】專訪盧昱宇:在獄中也要有起碼的尊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29日訊】2017年被雲南大理警方拘捕的知名推特賬戶「非新聞」博主盧昱宇,今年6月15號坐滿四年冤獄獲釋。最近他接受本臺記者專訪時,披露了他在被關押期間遭受的非人折磨。

記錄中國群體維權事件的「非新聞」創辦人盧昱宇,2016年被中共警方控以「尋釁滋事罪」,雖然盧昱宇堅持不認罪,但仍被當局判刑4年。

今年6月15號,盧昱宇坐滿四年冤獄後獲釋。最近他接受新唐人記者專訪時,講述了他在獄中的經歷。

盧昱宇:「那裡面有一個規矩,所有的犯人見到警察之後,你都要馬上背過身去不能看警察,然後你和警察說話,你要蹲在地上,用一種很屈辱的方式和他們交談,我是覺得非常非常難受。有一次副監獄長、監區長三個人來找我,因為有一點小事他們就命令我蹲下來跟他們說話,我就拒絕蹲下,監獄長就拿警棍打我,一定要我蹲下,我就拒絕,旁邊的那個副監區長就衝過來就把我按到地上,我就跟他們說,你把我弄死好了,我不蹲,我覺得起碼的尊嚴都沒有,還不如死了算了。」

盧昱宇說,因他堅決不配合監獄中的屈辱要求,對方三人也害怕事情鬧大,最後只能作罷。

盧昱宇:「從那次以後,他們找我談話,我就不需要半蹲半跪在他們面前,不需要像別的犯人一樣,其實你是可以反抗的,不是說到了監獄你就完全不可以反抗,只是有沒有把生死放下,我幾次絕食之後,我就是覺得即使是坐牢,也要有最起碼的尊嚴,我連最起碼的尊嚴都沒有,還不如死了算了,我就是抱著這種態度。」

盧昱宇表示,他在監獄中曾多次絕食,還曾連續一個月被押坐在老虎凳上不得動彈,審訊他的4、5個人每天輪番上陣對他洗腦,暗示他認罪、甚至還播放新聞聯播中別人認罪的視頻等等,導致他整個人壓抑、焦躁,還出現了幻覺,最後和監獄武警發生了衝突。

盧昱宇:「因為那時候武警進來查勤,它們規矩是如果他們進來,你不能盯著他們看,進來之後,裡面的犯人要站成一排,你抬起頭來就找你麻煩,我就不低頭盯著他們,一個武警就過來說,你把頭低下,我說我低不下,他就踢了我一腳,我就拿了一個罐子砸過去,就砸到他的臉了,他的臉就出血,其他警察就過來拉住我,我喊口號,我說打倒共產黨,那些警察全部衝過來,一下就把我按到地上,開始扭我的手,扭我的腿,把我提到外面去,在一個老虎凳上,鎖了兩三個小時。」

幾天之後,監獄警察迫於壓力主動緩和事態,提審也終於停止了。但盧昱宇因此被迫要24小時戴著刑具受罰。

2017年10月13號,盧昱宇被看守所轉到雲南大理監獄服刑,開始被迫做奴工,每天高強度的勞動幾乎換不來任何報酬,完工後還要被迫看央視的新聞聯播,看完再強迫他在操場上進行所謂的「軍訓」。

在這期間,盧昱宇的抑鬱症日益嚴重,雖曾多次提出要請醫生看病,但監獄方面敷衍推諉,遲遲不給他醫治。

4年中,盧昱宇雖然飽受各種折磨,卻一直沒有認罪。今年6月出獄之後,中共國保仍然每天監控他的行蹤並向上級匯報。談到現在中國的維權環境,盧昱宇認為比以前更糟。

盧昱宇:「四年前還可以說一下話,做一些事情,但是現在連說話的權利,甚麼話都不能說,你什麼事都不能做,即便你就在微信上、在推特上隨便說一句什麼,你就可能就抓進去了,你現在沒有辦法說你的話,沒有辦法表達你的意見,你沒有辦法恢復你的權利,基本上你沒有什麼權力了。」

盧昱宇從2012年10月起,和女友李婷玉每天整理統計中國的群體維權事件,包括農民抗議征地、工人罷工、商業欺詐和業主維權等,並將信息發布在推特賬號「非新聞」和谷歌雲端硬碟等平台上,僅2015年所記錄到的群眾遊行、示威、集會等案件便高達28,950起。

2016年11月,盧昱宇和李婷玉獲得記者無疆界組織(RSF)頒發的年度新聞自由獎,以表彰他們的專業精神和勇氣。

採訪/常春 編輯/孟心琪 後製/ 王明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