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青海前政協委員王瑞琴:民企痛恨中共體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31日訊】在大陸商海沉浮數十年的青海前政協委員王瑞琴,對中共體制的腐敗有切膚之痛。作爲一個民營企業家她飽受盤剝,也因此對中共的本質有了更加清晰的認識。

數據顯示,過去40年,民營企業為中國貢獻了50%以上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90%以上的企業數量。

然而,不健全的法制,隨心所欲的權力之手,隨時可以讓民企業主一輩子的心血化為烏有。

青海前政協委員王瑞琴:「現在沒有人願意做,再投資。每一個民營企業(家)他普遍有一種心理,也就是說不踏實,我賺一筆錢就走。」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向鬆祚去年10月曾大聲疾呼,要想讓民營企業家安心、順心、放心,不想移民,不想轉移資產,就必須從法治制度上真正妥善保障私有權。

中國民營企業家蔡曉鵬也在一次閉門研討會上質問:「我們有沒有建立起讓民營企業家免予恐懼的權利的這種制度環境?沒有。」「企業為什麼恐慌啊,公權太任性了!或縱容、鼓勵或約束不住!」

王瑞琴:中國政府的每一個官員,包括公檢法司,所有的,用盡手裏的一切權力來敲詐勒索民企。民企所有的人,我相信,都不願意給他們行賄,都是被逼無奈。但像我這樣堅決不行賄,十年也不行賄,我覺得其實也是不多的,你也應該是有代價的。」

王瑞琴表示,在中國經商,還有一個奇特現象,叫「關門打狗」。

王瑞琴:「這個領導說來吧,我們給你提供各種政策,你都過來,給你提供各種實惠。你過來了,錢投進去了,等這屆領導走了,下一個領導來了,關門打狗,然後把原來政策全推翻,然後一個個收拾,讓你再出一筆錢。所以我就遇到這種情況。」

王瑞琴說,中國的企業家,人人都有一本血淚史。雖然怨言特別多,卻都不敢說,沒法說。大家對中共已不再信任。

2018年,所謂「私營經濟離場論」、人人皆可「打土豪分田地」的思潮一度氾濫。中共刮起的這股「新共產風」,以及國企加快步伐侵蝕民企股權等,讓民企業主們的大逃亡情緒更加瀰漫。

從2019年起,中國民企業主們更是舉步維艱。中國遭遇經濟持續下行和美中貿易戰的雙重打擊。為安撫民心,中共再度出臺重磅文件,向民企提供28條承諾,要求改變當下民企在中國社會環境中的不利地位。

不過,民營企業家們對此高興不起來,甚至「心如死灰」。因為這幾年,中共一再向民企做出不少承諾,但現實卻是民企處境持續惡化。

王瑞琴披露,在很多省份,中共政協委員的頭銜競爭很激烈,那些民企業主甚至要花大錢去買。就因為大家都深知民企朝不保夕,多一個政治光環,就多一重保障。

王瑞琴:「人人可能會隨時,我們的話講叫出事兒,就人人可能會隨時(被)逮捕,對吧,各種原因,各種理由。不光是我們體制外的,體制內的也是這樣。但是你要是有這樣的一個身份呢,他不能把你立刻逮捕,就是任何你要是各種事情發生,他要先把你的政協委員,先把這個資格給你剝奪掉,然後才能給你進行下一步的逮捕,司法程序,判刑啊,所以這裏就是一個很大的吸引。」

她也提到,對大陸媒體的報導,一定要反向理解。

王瑞琴:「它現在說要搞好團結,實際上就是不團結。它現在說,喔,你是我們自己人,你以前就不是自己人,現在我還在忽悠你,喔你該當自己人了。那你得從心裏想,我更不是你的自己人了。」

那麼,中國民營企業的出路,到底在哪?為什麼大多數中國的民企平均企業壽命很低?普遍缺乏民二代、民三代?王瑞琴表示,不是民企不想經營好,而是這個共產主義政權造成的。

王瑞琴:「所以我也特別想在此呼籲民營企業,我們應該更多的站出來,支持所有推動中國民主的事業的人和機構。民營企業否則沒有希望。就一個一個都被這個中國政府,它會一個一個的收拾,一波一波的割韭菜,朝不保夕。因為我知道很多民營企業(家),今天做的很好,明天就進去了,後天就家破人亡。我們身邊有好多這樣的案子。」

王瑞琴認為,中國不民主化,民營企業就沒有明天,就永遠是隨時待宰的羔羊。

編輯/王子琦 後製/葛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