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大連講師劉榮華 不堪回首的10年冤獄生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7月31日訊】2002年7月4日,經歷一年多的非法勞教,大連水產學校的講師劉榮華帶著滿身的創傷走出了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動教養院。

走出不遠,她不由自主地回頭想看看關押過她的監區樓,只見許多法輪功學員正在窗口向她招手。她頓時熱淚盈眶,轉過身去,不忍再多看她們一眼。

如果沒有這場迫害,這些善良的女性在家是賢妻良母、乖巧孝順的女兒。她們和她共同信仰著「真、善、忍」,卻被中共關押在這個黑窩裡,備受凌辱。

自那次出獄後,17年的光陰過去了……

2019年9月22日,已56歲的劉榮華再一次走出監獄大門,她身後是遼寧女子監獄。斑白的頭髮、滄桑的皺紋、受傷的手臂記載著她九死一生的經歷。

在這段漫長的日子裡,她曾第二次被關進馬三家勞教所非法勞教2年;勞教期滿時,因為她始終不放棄修煉,在大連「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的操縱下又被冤判10年,從勞教所被直接劫入遼寧省女子監獄,在那裡度過了不堪回首的10年冤獄生活。

走入修煉

劉榮華於1992年獲得遼寧師範大學數學系「學科教學論」碩士學位,當年這在中國的此專業裡是最高的學歷。畢業後她成為大連水產學校的講師,她的論文多次獲獎,有的被收入國家重要教育刊物《現代教育文萃》一書中。

1996年,母親向劉榮華推薦了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並送給她一本《轉法輪》(法輪功的主要著作)。母親通過修煉法輪功,一身的痼疾不治而癒。劉榮華被《轉法輪》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所打動,發願也要修煉。

1998年7月,她第一次煉功時在兩臂間、兩眉間都有明顯的感覺(能量)。修煉一段時間後,她少年時就患有的偏頭痛、低血壓、頭暈等毛病都好了。她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脾氣變好了,家庭也和睦了。

在單位裡,劉榮華兢兢業業地工作,校長曾說:「她是我們學校講課最好的老師。」在家裡,她教育兒子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兒子在幼兒園被小朋友用板凳打了胳臂,他告訴媽媽,自己沒有還手,說:「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重德才能長功。」

說一句真話 被劫入馬三家勞教所

2001年4月25日,劉榮華正在給學生們上課,大連市黑石礁派出所林海等警察把她叫出去,問她對「天安門自焚」的看法,劉榮華善意地告訴他們:「真正按照法輪大法要求修煉的人,是絕不會自焚的。」

2001年1月23日,天安門廣場上五人自焚,中共謊稱是法輪功學員所為。新唐人電視台製作的影片《偽火》(False Fire)獲得第51屆哥倫布國際電影電視節榮譽獎。影片深刻揭示了「自焚」案的諸多疑點,從而證實了整個事件是中共栽贓法輪功而炮製的偽案。(影片的視頻見文末)

劉榮華的話音剛落,警察就將她綁架。她拒絕在拘留證上簽字,但學校的負責人已蓋上了校章,同意她被刑事拘留。當時她的丈夫在外地出差,5歲的孩子一人在家。

被拘留2個月後,劉榮華又被非法勞教1年,於2001年6月被劫入馬三家教養院。

一到那兒後,劉榮華就被時任馬三家勞教所所長蘇境作為強制「轉化」(放棄修煉)的對象。

蘇境因賣命「轉化」法輪功學員,獲得所謂「二級英模」稱號,並到處宣傳其「轉化經驗交流」。各地500多人次還被組織來馬三家勞教所學習所謂的「轉化」經驗。

從早上5點至晚上12點,劉榮華被逼坐在小板凳上,旁邊有專人向她灌輸歪理邪說,對她進行洗腦。

見這一招不行,蘇境又從外省派來所謂的專家對劉榮華進行「轉化」,但又未得逞;蘇再派冒充法輪功學員的特務來「轉化」她,也以失敗而告終。

隨後,劉榮華被關進一個小屋,被隔離、監管一個星期。

2001年的馬三家勞教所使用種種洗腦、酷刑手段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

一次,馬三家教養院曾逼迫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觀看「傅怡彬殺人案」(中共當局利用北京的一個瘋子殺人的案件嫁禍於法輪功學員)。劉榮華當場揭穿謊言並起身離場。

馬三家教養院又給她加期60天,將她關到「小號」(嚴管人用的小屋)。白天,她被銬在庫房的暖氣管上站著;晚上,被帶到值班警察辦公室,繼續被銬著、站著。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圖:長期固定銬在暖氣管上。(明慧網)

劉榮華回憶這一段經歷時,說:「太睏了,人站著也能睡著。」因長時間上銬,她的左手腕骨嚴重受傷,不能幹重活。

她被關在「小號」裡60天,由於潮濕,身上起了許多銅錢大小的疥瘡。

一大隊大隊長王曉峰對劉榮華說,「為什麼銬你這麼長時間?你多嘴多舌,煽動別人(指揭露「傅怡彬殺人案」的真相)。」所以將她長期關「小號」隔離。

2002年春天,劉榮華還在被關「小號」的時候,她的丈夫因經受不住迫害所帶來的壓力,與大連市中山區法院的人一起來到馬三家教養院,被迫與她離婚。

面對親人的絕情,劉榮華心如寒冰。傷心之餘,她也能理解丈夫,中共的迫害使法輪功學員的家屬在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下選擇了逃避。

2002年7月4日,劉榮華在被非法勞教1年並被超期關押70天後獲釋。

午夜時分,劉榮華回到大連自己的家中。次日早晨,她叫醒了久違的兒子,「來,讓媽媽好好抱抱。」兒子依偎在母親的懷裡,回憶道:「那天,我一直在幼兒園等你來接我,等得很著急。後來我都餓哭了,最後是爸爸跑來接我的……」

她準備到學校去上班,那時才知道自己已被大連水產學校黨委書記李元鵬擅自非法開除了。為此,她多次到大連市信訪辦上訪,卻得不到任何公正的處理。

回家後,大連「610」還指派當地派出所對她進行監視和騷擾。

再度被劫入馬三家教養院

在流離失所中,劉榮華結識了法輪功學員尹寶君,兩人有幸組合了新的家庭,生活上開始安頓下來。

2009年9月23日,大連國保大隊指使大連青泥窪橋派出所入室非法抓捕劉榮華。她被劫持到姚家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37天。

期間,她多次遭警察非法提審。有一次,她拒絕面牆而站,遭警察辱罵。她高喊:「法輪功無罪!法輪大法好!」被一個警察猛抽了兩記耳光。

家人瞞著年老體弱的父親,不忍心告訴他女兒被綁架的事。年近八旬的老母親倒三遍車,往返百里多路,去大連青泥窪橋派出所要女兒,派出所不給任何答覆。

2009年10月21日,劉榮華再次被大連市勞教委非法勞教2年;10月末,又被非法關押到「人間地獄」——馬三家教養院。

到了馬三家門口後,劉榮華拒絕進去。當時馬三家勞教所三大隊的大隊長張君、教導員張卓慧、新收隊長王丹鳳等幾個獄警,對她拳打腳踢,強行將她拖進勞教所。隨後,幾個獄警強行把號服套在她身上。

同年11月3日上午,劉榮華的丈夫尹寶君攙扶著有殘疾的岳母,千里迢迢地去馬三家女所三大隊看望劉榮華,想送給她冬衣和購買生活用品的錢。

在教養院接待室裡,負責接待的獄警拒絕他們探望的要求,說上頭有規定:不「轉化」不讓見,就是「轉化」了,家裡人有煉法輪功的也不讓見。

獄警要查看老人身分證,要她回答對法輪功的態度,還問她是否煉法輪功。

老人回答:「我煉功是為了祛病健身、做個好人。」

獄警說:「不行,不能見。」

老人說:「不讓見,就不走!」

獄警蠻橫地說:「馬三家不打電話通知,家裡人來了,也沒有用!」

老母親探望女兒無望,老淚縱橫,在接待室裡失聲痛哭。

劉榮華的家屬諮詢了兩位律師,被告知,不讓接見是違法的,家人可以提出覆議或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律師看了給劉榮華的勞動教養決定書後告訴家人說,決定書沒有公章不生效,律師不能受理。

家屬就此事多次去青泥窪橋派出所找所長,該所一直推諉,還讓一樓值班的警察攔住家屬。

公安機關一直不給劉榮華的教養決定書上補蓋公章,律師一直辦理不了覆議。家屬眼睜睜地錯失了3個月內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的機會。

而與此同時,劉榮華在馬三家勞教所裡正受到殘酷的「轉化」折磨。

馬三家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實施一整套「轉化」流程:

先是猶大(曾修煉過法輪功,在威逼和迫害下放棄了修煉)強行灌輸歪理邪說,進行洗腦迫害。

這一招不行的話,馬三家獄警便出馬,直接找法輪功學員談話,進行威脅:不轉化就要動刑。

若仍達不到目的,獄警就直接給法輪功學員上刑。獄警對刑法輕車熟路,給各種刑法編上號,在深入了解了法輪功學員的情況後,會把學員押到「東崗」(上刑的地方),直接上指定的刑罰。

劉榮華有高學歷,馬三家勞教所認為她的「轉化」可以帶動別人「轉化」,所以著實對她下了一番力氣。

幾番較量後,那些招術對劉榮華無效。獄警張秀榮對她說:「等著讓方隊長(方葉紅)找你談話。」言外之意要開始對她實施酷刑了。

獄警方葉紅是警校畢業的,了解刑罰,而且對於上刑的尺度和對人體造成的傷痛有研究,在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下手很毒辣。

(待續)

文字整理:李潔思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