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抗疫護士發辭職信後突墜樓 網友疑被自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01日訊】中國武漢協和醫院心內科護士張嬿婉週三在醫院墜樓身亡。這個年僅28歲的護士是一個2歲孩子的母親,卻在公開實名舉報護理部主任疫情期間不作為後蹊蹺墜亡,而她生前給護士長的留言卻顯示,她不僅沒有輕生念頭,還對未來懷抱着希望與憧憬,因此她的突然死亡令外界頗多猜疑。一些知情者披露了一些內情和細節後,許多網友認為這名護士可能是遭到人滅口而「被自殺」。

7月29日上午,武漢協和醫院一位名叫張嬿婉的心內科護士墜樓身亡。她的家屬和父母聞訊後十分悲痛,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張嬿婉今年才28歲,是家中的獨生女,她在武漢協和醫院心內科當護士已有數年,有一個還不到2歲的女兒。

張嬿婉的一名親屬接受陸媒採訪時表示,對張嬿婉之死難以理解:「疫情那麼艱難的時候,她都挺過來了,現在以這樣一種方式離開,拋下五十多歲的父母、相戀十幾年的老公和一歲九個月大的孩子,肯定是遇到了特別難過的坎。」

這位親屬向陸媒披露,墜樓事件發生後,張嬿婉的家屬要求會見張嬿婉當班的護士長,卻沒得到同意。這名親屬說:「醫院說監控壞了,張嬿婉從離家到跳樓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人知道。我們現在等着醫院給一個公平公正的說法,讓她可以瞑目,不能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走了。」

武漢協和醫院一患者家屬高女士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她見到張嬿婉父母在醫院停車場出入口哭訴,因為醫院的院長一直沒有出來見家屬的面,他們只好在住院部的出入口擋住汽車出入的欄杆向院方施壓,要求醫院對該名護士的死因給出合理的解釋,現場有許多人圍觀。

武漢協和醫院一名醫生則告訴陸媒,張嬿婉是在內科1號樓的13樓墜下身亡的。為了防止有人跳樓,醫院裏的建築高層的窗戶都只能半開,「意外墜樓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有多名武漢協和醫院的護士在微博透露,張嬿婉在今年1月被調到防疫前線,工作十分辛苦,但防護裝備奇缺,醫院和護理部對護士們的基本安全也十分冷漠。張嬿婉為此公開表達了抗議,並實名舉報醫院護理部的部主任劉義蘭「不作為」,還呼籲護士們一起辭職,要求撤換劉義蘭,因此張一直在醫院遭到打壓。有網友公開了張嬿婉今年1月26日公開舉報該院護理部負責人的帖子。

張嬿婉生前發布的公開舉報帖文。(知情人向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網絡社群中近日還流傳出張嬿婉生前給心內科護士長發的留言,她寫道,「護士長,我明天不能來上班了,我辭職。我想了一下,明天我們病區的人力應該也是夠的,不好意思,我先當逃兵了。我可以做一個英雄而死,但不能為這樣的領導班子而死,我為所有的護士感到悲哀,以後我也不會再從事這個職業… …」張嬿婉在留言中強調,「我不會撤回我說的每一個字」,而她在留言的最後還寫道:「我要為自己而活,明天睡到自然醒,看一看下雨還是日出。」

張嬿婉生前寫給護士長的辭職留言。(微博截圖)

這些消息在網絡社群中傳開後,引起眾多網友的各種猜測與質疑。

有網友分析稱:「有小孩的女人,不會拋棄孩子。有什麼緣故?要細細調查。」有許多網友質疑:「出了事監控就壞了,把人當三歲小孩呢?」  「三甲醫院的監控也壞了?這簡直是個笑話。」 「作為醫院職工,我從來沒見過監控壞的時候,以前我總是帶着病號去調取監控,調取監控要有上級領導簽字。肯定有貓膩!」

當張嬿婉死亡事件在網絡上引發巨大質疑和譴責後,武漢官方和協和醫院迅速開始全面封鎖相關訊息以「維穩」,醫院裏張的同事們現在已經都被院方警告不得對外發聲。

當自由亞洲電台打通電話與對醫院人事部進行採訪時,對方立即推諉說:「有甚麼事情可以跟我們宣傳部聯繫,好吧?」 張嬿婉生前所在科室的一位護士接到採訪電話後,也以不知情為由匆匆掛斷電話。

湖北醫療救助體系的官員吳先生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表示,抗疫時期醫院裏的黑幕還很多,一些醫院對待實習護士的剝削和壓榨十分為殘酷。而張嬿婉是「一個非常單純的人」,她基於抗疫的合理訴求,在所謂的抗疫中被碰得粉碎也是必然。

熟悉中共體制的周先生則透露說,中國的醫院是中共體制是「分配雙軌制」,存在長工和合約兩種制度,待遇也不一樣。像張嬿婉這樣編制外的合同制員工,本身就是制度下壓榨的受害人,她還舉報醫院的權力階層,這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遭到報復也很常見。

周先生說:「醫院的護士有一種是有編制的,大多數護士它都不是醫院的編制,簽的是勞動合同。她不享受正式編制護士的這種待遇。他們的收入,比正式的編制的護士差兩三倍。即使是這樣的話,像協和醫院這樣的三甲醫院裏,你要想進去也特別難。她舉報這個護理部的主任是屬於中層幹部,權力非常大,舉報這樣的人,她的日子肯定很難過。」

有評論員人士分析指出,網友們的質疑是有道理的。張嬿婉既然能夠公開實名舉報護理部負責人,說明她是一個勇於反抗的人,那麼被報復遭院方天天談話就不算什麼。而且她作為家中的獨女,又是一個幼小孩子的母親,她是不會放棄生命的。如果她不在意生命,她就不會抗爭,所以「這基本上就是被滅口了」。

(竺穎綜合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