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屍不能來自中國」 中共審查下的好萊塢潛規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8月09日訊】僵屍不能來自中國,中國角色不能是壞蛋,甚至台灣、新疆、西藏等可能觸怒北京的畫面都不能出現……這已成為好萊塢劇作的「潛規則」。一份「美國筆會」的最新報告指出,中共審查好萊塢的影響,嚴重威脅著言論自由與西方世界的價值觀。主筆作者表示,現在是好萊塢團結起來進行回應的時候了。

關註人權的文學團體美國筆會(PEN America)8月5日發表一份題為《好萊塢製作被北京審查:美國影業和中國(中共)政府影響力》的長篇報告。通過一年多的研究與對業界人士的訪談,該報告揭露了好萊塢在北京政府及龐大中國市場影響下,被審查及自我審查的問題。

報告警告說,若繼續默許中共的審查制度,好萊塢可能成為自由世界對北京俯首聽命的新標準。

美國筆會成立於1922年,是總部位於紐約市的非營利組織,在美國與世界各地捍衛與提倡言論自由。

報告主筆作者詹姆斯•塔格爾(James Tager)告訴自由亞洲電台(RFA),中共的影響力正在透過好萊塢,重塑全球觀眾的世界觀。

塔格爾:「全世界的人都在看好萊塢講述的故事,好萊塢的故事也影響著世界看待事物的方式,塑造人們的觀點。而中共正在好萊塢電影中嵌入某種政治信息,甚至對某些文化、歷史進行令人不安的粉飾。」

塔格爾表示,美國電影行業的「潛規則」正在形成,即會回避「可能觸怒中共」的畫面、「負面的中國角色」的設定、或是涉及西藏、新疆、台灣、香港或者是有關少數性取向群體的議題。

報告提及中共以龐大的中國市場施壓,影響好萊塢製片人進行「自我審查」。報告引述一位匿名的製片人直言,「我們都害怕在一篇哪怕是粗略討論中國的好萊塢文章中被提到名字。」另一位製片人則說:「如果人們想保住飯碗,很難(對中共審查制度)公開發言(表態)。」

報告指出,許多電影製片廠都在自由表達方面,進行了令人不安的妥協,例如,改變供國際觀眾(包括美國觀眾)觀看的電影內容;同意提供在中國大陸放映的電影刪節版;在某些情況下直接邀請中共政府審查人員進入拍攝現場,聽從他們的「建議」來避免觸碰北京的紅線。

報告說:「這些(有爭議的)讓步都在中國市場的巨大壓力下做出,大多數悄無聲息,很少引起注意,而且經常沒有經過辯論。」久而久之,好萊塢的單方面妥協,使得一系列新的習俗在好萊塢紮根,即取悅中共政府投資方和看門人,成為好萊塢的一種經商方式。

塔格爾(James Tager)說,一部電影能否進入中國市場,越來越成為它能否獲得商業成功的因素,尤其是那些製片方投入了巨資的大片。北京政府把「票房」這個巨大經濟利益作為繩索,套在好萊塢人的頭上,如果你合作,片子不僅獲准進入中國,甚至還會得到更多好處,包括更好的發行日期,進入推薦名單,等等;反之,如果北京政府不喜歡一部片子的台詞,或者演員,或者故事背景,更或是惹怒了他們(中共),片子就沒戲了。

塔格爾說:「北京審查好萊塢影視作品的目的,遠遠不是為了要剪掉他們不喜歡的某處內容,而是要重塑好萊塢作品,讓整個好萊塢共同展示一個『更加干淨』的北京政權。而且,他們使用制度化的審查來達到目的。用市場的威力作為工具,讓好萊塢與審查者合作。」而中共影響好萊塢的目的,「就是讓它講一些吹捧中共、利於中共政治利益的故事。」

報告舉例說,2013年上映的好萊塢電影《末日之戰》(World War Z》依據科幻小說改編,講的是殭屍病毒起源於中國,因中共隱瞞事實而令病毒擴散,造成全球危機。不過,片商派拉蒙影業(Paramount Studios)當時為了打入中國市場,刪掉了「中國是病毒起源國」的敘事,甚至連一句「中國很黑暗」的對白都被刪除。不過,儘管已盡力避免審查,該片仍未能在中國上映。

還有即將上映的軍事動作片《壯誌淩雲:獨行俠》(Top Gun:Maverick),湯姆•克魯斯(Tom Cruise)飾演的飛行員夾克上,原有的中華民國國旗圖案被去掉。

另一個強烈的對比是1997年前的好萊塢大片《西藏七年》(Seven Years in Tibet),描述一位戰俘越獄後逃到西藏,結識了達賴喇嘛,片中還紀錄了中共士兵對藏人實施的暴行。這部電影成為中國禁片。

但在2009年,這部片的法籍導演尚-賈克•阿諾(Jean-Jacques Annaud)向中共發布中文道歉信後,竟意外走出了「禁片導演」的黑名單,並在2015年受中共邀請,拍攝以蒙古草原為背景的大片《狼圖騰》。在同年4月的第五屆北京國際電影節上,阿諾因該片獲得中共頒發的最佳導演獎。

除了自由亞洲之外,美國另一家官方資助的媒體美國之音也報導了這篇報告。

(記者蕭靜綜合報導/責任編輯:雲濤)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