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勞改制度的內部矛盾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四部分 亞洲的共產主義:在再教育與大屠殺之間(80) 作者:讓-路易斯‧馬格林(Jean-Louis Margolin)譯者:言純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一旦作出判決,囚犯就被送往勞改營,比如國營農場、礦場或工廠。在這些勞改營裡的學習繼續進行(但不那麼緊張),囚犯偶爾會遭遇「批鬥會」以提醒他們自己所處的位置,但至關重要的還是勞動。術語「勞動改造」中的「勞動」一詞絕非虛設。按照一天靠兩頓伙食來堅持12小時的能力,人們被分成等級。伙食和拘留中心的一樣粗劣。現在的刺激措施是獲得「高績效工人」的食物配給,這意味著吃的比普通工人多得多。對整個牢房或房間的績效取平均值,以刺激團隊合作,並看誰能夠為團隊的利益每天工作16或18小時。在20世紀50年代晚期,這被稱作「放衛星」。除了大型國家法定假日外,沒有休息日。在這些假日期間,囚犯不得不忍受無休止的政治演說。他們幾乎沒有足夠的衣物。50年代,人們只是穿著他們被捕時所穿的衣服。冬季夾克只在中國版西伯利亞──北滿洲的營地裡提供,規定是囚犯每年領取一件新內衣。

平均食物配給量為每月12至15公斤糧食,但任何被指控不盡職的在押者每月僅可獲配給9公斤的軍用乾糧。這種配給量低於19世紀初法國監獄內的配給量,也低於蘇聯營地內的配給量,大約與1975至1977年越南營地內的配給量相同。維生素和蛋白質的缺乏相當嚇人:幾乎不給囚犯肉吃,他們也沒有領取任何糖或油。他們擁有的蔬菜和水果極少,所以很多人都靠偷食物為生。這是一種懲罰特別嚴厲的罪行。人們也試圖儘可能地養活自己,找到可食用的植物和小動物,老鼠乾尤其受歡迎。醫療護理是最低限度的,除了涉及高度傳染性疾病。那些太弱、太老或太絕望的人被送往真正的死亡集中營,那裡的配給量低到生命很快會消亡。比起拘留中心,勞改營的唯一優勢是:紀律稍微不那麼嚴苛;有時看守睜隻眼閉隻眼,即使是慣犯也會利用這種機會稍微通融一下,但言行從來不至於回到其以前的生活習慣。不過,生活還可以忍受,囚犯中存在著些許團結。

勞改制度走得越遠,其再教育的初衷就越淡化。個人遵循的軌跡與該國本身的軌跡相類似:大致從1954年到1965年,在勞改的「完善」階段,數百萬狂熱的「學生」在鮮有外部干預的情況下進行自律,有時在獄中變成了忠誠的共產黨人;此階段過後,該制度開始變得有些鬆散並迷失了方向。這恰逢越來越多的普通犯人被送進營地系統,這似乎是文化大革命後普遍道德敗壞的一部分。其中很多人非常年輕。漸漸地,該系統開始失去它對社會的控制,而在營地內部,在押者中开始形成一些團夥。服從和對權威的尊重不再是自然而然的行為;它們必須通過讓步或訴諸暴力來獲得──而這種暴力不再只是一個單方面的過程。通過壓制個人意志來改變人們思想這種理念,真正發生了動搖。但從一開始,勞改制度就存在一定的內在矛盾。一方面,它迫切地要人們超越自我,迫使其改善和淨化自己,以便他們能夠重新融入正邁向光輝未來的無產階級大眾。另一方面,人們面對著將在囚禁中度過餘生的險惡現實,即使罕見地重獲自由,也將受到社會排斥,因為沒有辦法洗掉已使人入獄的罪行。簡而言之,人類能否達到完美,這項探索未能掩蓋一個由命運決定一切的社會的絕對僵化,無論這種命運是涉及一時性錯誤,還是更多時候源於家庭出身問題。同樣不人道和不可調和的矛盾,將導致被稱為「文化大革命」的社會內爆(societal implosion)和其無法解決的失敗。

這份就地處決報告可以給勞改做個總結:



在人群中,那名理髮師被鐵鏈和腳鐐捆鎖著。一根繩子繞在他的脖子上,並在腰部收緊,使他保持低頭的姿勢。他的雙手被綁在背後。看守們直接將他猛推到我們面前。當蒸汽在他的腳部周圍縷縷上升時,他默默地站在那裡,像個被捆綁的懺悔者。顏(Yen)準備了一次發言。

「我有糟糕的事要說。我不樂意這麼做,這沒什麼值得驕傲的。但這是我的責任,對你來說應當成為一個教訓。這兒這個討厭的傢伙因道德指控──與一名男孩的同性戀關係而被監禁。他因這項罪行只被判刑7年。後來,在造紙廠工作時,他的行為一直很糟糕,他一再偷竊。他的刑期增加了一倍。現在我們已經確定,他在這裡時,誘姦了一名19歲的年輕囚犯──一名智障囚犯。如果這發生在社會中,他將受到嚴厲懲罰。但通過做他在這裡所做的,他不僅在道德上犯了罪,而且還玷污了監獄的聲譽和勞改的偉大政策。因此,考慮到他一再犯罪,最高人民法院的代表現在將把對他的判決讀給你們聽。」

身著藍色制服的男子大步上前,宣讀了那份嚴肅的文件──對那些罪行的一份概述,這些罪行以人民法院的裁決即立即執行死刑而告終。

當時,一切都發生得如此突然,以至於我甚至沒有時間感到震驚或恐懼。穿藍色制服的男子甚至還沒來得及宣讀完最後一個字,那名理髮師就死了。站在他身後的看守掏出一把巨大的手槍,把他的腦袋打開了花。一陣鮮血和腦花流出,潑濺到前排我們中的那些人身上。我把目光從這個可怕的顫動身影上移開,並嘔吐。顏走上前來又發話了。

「讓這作為對你們的一種警告吧。我獲授權告訴你們,在這座營地再也不會顯示寬大了。從現在起,所有道德犯罪都將以同樣方式受到懲罰。現在回你們的牢房並討論這個。」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