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劳改制度的内部矛盾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四部分 亚洲的共产主义:在再教育与大屠杀之间(80) 作者:让-路易斯‧马格林(Jean-Louis Margolin)译者:言纯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一旦作出判决,囚犯就被送往劳改营,比如国营农场、矿场或工厂。在这些劳改营里的学习继续进行(但不那么紧张),囚犯偶尔会遭遇“批斗会”以提醒他们自己所处的位置,但至关重要的还是劳动。术语“劳动改造”中的“劳动”一词绝非虚设。按照一天靠两顿伙食来坚持12小时的能力,人们被分成等级。伙食和拘留中心的一样粗劣。现在的刺激措施是获得“高绩效工人”的食物配给,这意味着吃的比普通工人多得多。对整个牢房或房间的绩效取平均值,以刺激团队合作,并看谁能够为团队的利益每天工作16或18小时。在20世纪50年代晚期,这被称作“放卫星”。除了大型国家法定假日外,没有休息日。在这些假日期间,囚犯不得不忍受无休止的政治演说。他们几乎没有足够的衣物。50年代,人们只是穿着他们被捕时所穿的衣服。冬季夹克只在中国版西伯利亚──北满洲的营地里提供,规定是囚犯每年领取一件新内衣。

平均食物配给量为每月12至15公斤粮食,但任何被指控不尽职的在押者每月仅可获配给9公斤的军用干粮。这种配给量低于19世纪初法国监狱内的配给量,也低于苏联营地内的配给量,大约与1975至1977年越南营地内的配给量相同。维生素和蛋白质的缺乏相当吓人:几乎不给囚犯肉吃,他们也没有领取任何糖或油。他们拥有的蔬菜和水果极少,所以很多人都靠偷食物为生。这是一种惩罚特别严厉的罪行。人们也试图尽可能地养活自己,找到可食用的植物和小动物,老鼠干尤其受欢迎。医疗护理是最低限度的,除了涉及高度传染性疾病。那些太弱、太老或太绝望的人被送往真正的死亡集中营,那里的配给量低到生命很快会消亡。比起拘留中心,劳改营的唯一优势是:纪律稍微不那么严苛;有时看守睁只眼闭只眼,即使是惯犯也会利用这种机会稍微通融一下,但言行从来不至于回到其以前的生活习惯。不过,生活还可以忍受,囚犯中存在着些许团结。

劳改制度走得越远,其再教育的初衷就越淡化。个人遵循的轨迹与该国本身的轨迹相类似:大致从1954年到1965年,在劳改的“完善”阶段,数百万狂热的“学生”在鲜有外部干预的情况下进行自律,有时在狱中变成了忠诚的共产党人;此阶段过后,该制度开始变得有些松散并迷失了方向。这恰逢越来越多的普通犯人被送进营地系统,这似乎是文化大革命后普遍道德败坏的一部分。其中很多人非常年轻。渐渐地,该系统开始失去它对社会的控制,而在营地内部,在押者中开始形成一些团伙。服从和对权威的尊重不再是自然而然的行为;它们必须通过让步或诉诸暴力来获得──而这种暴力不再只是一个单方面的过程。通过压制个人意志来改变人们思想这种理念,真正发生了动摇。但从一开始,劳改制度就存在一定的内在矛盾。一方面,它迫切地要人们超越自我,迫使其改善和净化自己,以便他们能够重新融入正迈向光辉未来的无产阶级大众。另一方面,人们面对着将在囚禁中度过余生的险恶现实,即使罕见地重获自由,也将受到社会排斥,因为没有办法洗掉已使人入狱的罪行。简而言之,人类能否达到完美,这项探索未能掩盖一个由命运决定一切的社会的绝对僵化,无论这种命运是涉及一时性错误,还是更多时候源于家庭出身问题。同样不人道和不可调和的矛盾,将导致被称为“文化大革命”的社会内爆(societal implosion)和其无法解决的失败。

这份就地处决报告可以给劳改做个总结:



在人群中,那名理发师被铁链和脚镣捆锁著。一根绳子绕在他的脖子上,并在腰部收紧,使他保持低头的姿势。他的双手被绑在背后。看守们直接将他猛推到我们面前。当蒸汽在他的脚部周围缕缕上升时,他默默地站在那里,像个被捆绑的忏悔者。颜(Yen)准备了一次发言。

“我有糟糕的事要说。我不乐意这么做,这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但这是我的责任,对你来说应当成为一个教训。这儿这个讨厌的家伙因道德指控──与一名男孩的同性恋关系而被监禁。他因这项罪行只被判刑7年。后来,在造纸厂工作时,他的行为一直很糟糕,他一再偷窃。他的刑期增加了一倍。现在我们已经确定,他在这里时,诱奸了一名19岁的年轻囚犯──一名智障囚犯。如果这发生在社会中,他将受到严厉惩罚。但通过做他在这里所做的,他不仅在道德上犯了罪,而且还玷污了监狱的声誉和劳改的伟大政策。因此,考虑到他一再犯罪,最高人民法院的代表现在将把对他的判决读给你们听。”

身着蓝色制服的男子大步上前,宣读了那份严肃的文件──对那些罪行的一份概述,这些罪行以人民法院的裁决即立即执行死刑而告终。

当时,一切都发生得如此突然,以至于我甚至没有时间感到震惊或恐惧。穿蓝色制服的男子甚至还没来得及宣读完最后一个字,那名理发师就死了。站在他身后的看守掏出一把巨大的手枪,把他的脑袋打开了花。一阵鲜血和脑花流出,泼溅到前排我们中的那些人身上。我把目光从这个可怕的颤动身影上移开,并呕吐。颜走上前来又发话了。

“让这作为对你们的一种警告吧。我获授权告诉你们,在这座营地再也不会显示宽大了。从现在起,所有道德犯罪都将以同样方式受到惩罚。现在回你们的牢房并讨论这个。”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