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王毅喊話歐洲聯合抗美 恐掀大風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華社報導,8月30日,正訪問歐洲王毅在法國國際關係研究院演講,公開向歐洲各國喊話,希望聯合抗美。王毅如此高調的表態,以及中共黨媒在醒目位置的報導,表明中共徹底放棄虛偽的低調放軟,準備與美國對抗到底。這樣的公開表態,加上中共發射東風導彈的動作,預示著美中之間的更大風暴即將來臨。

王毅的歐洲之行,顯然沒有達到目的,不但沒有得到任何國家的承諾,還被屢屢指責香港、新疆、宗教等人權迫害問題。王毅當然十分不甘心,不得不自導自演,在法國國際關係研究院演講。

中共外交部網站上介紹,法國國際關係研究院成立於1979年,胡錦濤曾參觀過該研究院,戴秉國多次與該院院長會面,稱其近年來積極開展對華合作,同中國學術機構保持良好合作關係。2017年6月29日,中共駐法使館與法國國際關係與戰略研究院(IRIS)就共建「一帶一路」巴黎論壇簽署合作協議。王毅找不到發聲的舞台,只能在合作單位表達想法,再出口轉內銷。

面對國際孤立 中共試圖掙扎

演講中,王毅重複了習近平的「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理論後,公開喊話說,「願與歐洲共同……反對分裂……反對倒退……反對衝突對抗」,「捍衛多邊主義,共同反對單邊霸淩」,「反對隔絕脫鉤」,「維護全球産業鏈供應鏈穩定」,「中歐應成為推動全球治理的典範……共同反對本國優先……攜手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王毅始終沒敢直接提及美國,但針對的恰恰是美國。

美國正在與中共政權脫鉤,歐洲各國當然都看得一清二楚。王毅訪問歐洲各國時,也主動提及此事,但目前沒有看到任何一國對此表態。

歐洲各國當然都會繼續搞好與美國的關係,美國正在軍事上保護歐洲,歐洲也當然最想要美國市場,歐洲與美國的意識形態、社會制度也最接近,又是長期盟友。歐洲各國正在考慮的是,要不要很快加入美國對抗中共的聯盟,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參與,即使暫時觀望的國家,至少也不會反對。

歐洲各國最棘手的,應該是如何處理與中共政權的關係。美國已經清晰地區分了中共政權與中國人民,並正在與中共政權脫鉤,歐洲各國當然也知道中共政權與中國人民是兩回事,也同樣被中共隱瞞疫情所害,一些國家還在權衡經貿關係,正在確定與中共政權疏遠的具體程度。

歐洲國家不可能與中共政權站在一起對抗美國,這是中共根本看不清楚的,或者說,中共根本不願意相信。但這樣的事實,王毅顯然已經感受到了,歐洲各國思考更多的是,如何重新調整與中共政權的關係。

中共高層多少知道這樣的現實,但仍然不甘心被孤立,王毅絕望之中,只能公開喊話,幻想與歐洲一起撐起所謂的多邊主義,對抗美國。中共病毒到來前,中共政權都不可能做到這一點,瘟疫之後,更是天方夜譚。

中共政權走投無路後的絕望

王毅還說,「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席捲了全球」,並指責「有甩鍋推責、單邊霸凌的逆流」,「將疫情政治化、標籤化,甚至將特定國家污名化」。

王毅當然知道,瘟疫率先禍害了歐洲,中共還曾甩鍋歐洲、大搞口罩外交、宣傳感謝等,引起了歐洲各國的進一步反感。歐洲也正在調查中共隱瞞疫情、甚至故意散布病毒,當然也會與美國共享各種證據。歐洲希望的理想狀態是,歐盟能夠整體上一起對中共追責。

6月初中共自曝,歐盟取消了原定9月的中歐峰會,習近平、李克強先後與德國總理默克爾、法國總統馬克龍通話,但並未獲得進展,還被質問了香港問題。

6月17日,楊潔篪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會談無果後,中共無奈再度轉向歐洲,急切地確定了6月22日的視頻峰會。習近平、李克強與歐洲理事會主席查爾斯‧米歇爾(Charles Michel)和歐洲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視頻會話後,雙方在主要問題上沒能取得共識,也沒有發表聯合聲明,歐盟領導層單獨召開了記者會。

歐盟的聲明說,「我們必須認識到,我們對多邊主義的價值觀、政治制度或方法並不相同。我們將以明朗和自信的方式參與進來,堅決捍衛歐盟利益,並堅定我們的價值觀」,「我們專注於四個重要領域。第一個是COVID-19(中共病毒)和經濟後果。第二個是中歐關係。第三個是香港,這是我們人權的重要問題。第四個主題與國際問題有關。」

2個多月前,中共也曾強迫歐洲表態,結果全非所願。時隔2個多月後,中共當然知道,一切問題不會自動消失了。於是王毅說,「中歐應進一步加強團結合作,按下對話合作的『重啟鍵』」。

王毅不得不承認,他的歐洲之行勞而無功,沒能真正重啟中歐高層對話,被訪問的國家只是禮節性地接待、見面而已。王毅感受到了冷遇,不得不自說自話。

中共拉攏的招數再次失靈

王毅歐洲之行,實際沒有什麼能拿得出手的東西。王毅說,「中歐沒有根本利害衝突,合作遠大於競爭,共識遠大於分歧」,「中國始終重視歐盟的地位和作用,始終支持歐洲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

這些官話套話根本沒有任何意義,而且王毅說反了,歐盟已經明確提出與中共政權是競爭關係,分歧顯然也更多。中共根本拿不出什麼東西可以支持歐洲,相反,中共實際有求於歐洲。

王毅說,中國「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帶動世界共同復甦」。

正在快速失去美國市場的中共,實際也在失去歐洲市場,才不得不提出了內循環,但中共掩蓋不了大量失業,自身都難保,卻奢談帶動世界復甦。歐洲國家也正在回收供應鏈,全球化持續萎縮,中共千方百計地想拉住歐洲。

果然,王毅又說,希望中歐「強化投資夥伴關係」、「數字夥伴關係」,「加強在信息通信技術、人工智能、電子商務、大數據、雲計算等領域合作」。

這些都完全是中共的一廂情願了。美國封鎖了技術,中共只能轉向歐洲去偷竊,但歐洲顯然也提高了警覺,繼續向中國投資更會小心翼翼,歐洲也正在拒絕華為等,中共的算盤只能落空。

王毅還說,「中歐應加強疫苗、藥物、檢測試劑研發和生產合作」。

王毅應該清楚,歐洲不大可能冒風險使用中國的疫苗,所以,王毅沒敢說優先提供疫苗之類的話,疫苗外交對歐洲不管用。同時,王毅可能隱含的意思是,可否有機會獲得歐洲的疫苗技術,美國疫苗技術顯然不可能得到了。中共批准強制注射、試驗的疫苗,王毅應該也知道底細,歐洲疫苗技術可能再次被當作了中共竊取的捷徑,但歐洲至少現在不想透露給中共。

王毅的想法全部落空後,也只能說,「雙方完全可以通過平等對話增進信任,通過互利合作實現共贏,通過建設性溝通妥處分歧」。

王毅訪問歐洲,被各國冷處理,凸顯歐洲也不再信任中共政權,暫時也沒有深入對話的願望,合作就更要觀望了。

中共政權堅持不改變

王毅稱,「中華民族的血液裡,從來沒有侵略的基因」,但又稱「大力倡導人類命運共同體」。

這樣矛盾的話語,可能連王毅自己都覺得邏輯不通。果然王毅又說,「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當然要繼續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陷入國際孤立的中共政權,仍然不想做出任何改變,一切虛假的話語,都是為了暫時過關,更妄圖挑動歐洲與中共政權一起對抗美國。王毅這樣的真實表態,歐洲各國當然也會更加警醒。

王毅演講後,還故意安排了提前準備好的提問,「怎樣才能避免中美發生『新冷戰』?」

這樣的問題已經不再是問題,美中對抗正在發生,根本無法避免,只要中共不改變,歐洲很可能也要加入美國對抗中共政權的行列。

王毅的回答更加直白,他說,「世界不應該只由一兩個國家說了算」,「未來應該共同構建習近平主席所倡導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中共政權從未放棄全球爭霸,即使面對國際孤立,仍然不鬆口。

王毅還說,「中美之間的分歧或者矛盾,不是權力之爭,不是地位之爭,也不是社會制度之爭,而是堅持多邊主義還是單邊主義」。

王毅試圖轉移矛盾,把美中對抗演變成全世界對抗,並直接「歡迎包括法國在內的歐洲各國能為中美關係的緩和發揮建設性作用,樂見歐洲堅持戰略自主」。

王毅的歐洲之行,就是妄圖對美國打歐洲牌,但王毅和中共政權至今沒有明白,歐洲根本不是中共政權手中的牌,歐洲隨時可能成為下一個強有力的對抗者。王毅的公開喊話、對抗式的表態,很可能將加速推動歐中對抗的進程。

當然,走投無路的中共政權看不到這樣的結局,仍然不死心。王毅沒能得逞,楊潔篪馬上又被派出,即將訪問緬甸、西班牙、希臘。可以想見,楊潔篪將重複王毅的境遇。

中共高層一次又一次地從所謂的「不衝突、不對抗」,到一步步實質的全面對抗言行,美中對抗的螺旋正在快速上升。中共顯然已經等不到美國大選之後,中共內部的假和諧已經屢屢露餡,中共高層的危機感仍然在不斷加劇,迫使中共做出種種瘋狂之舉,也將引來更猛烈的對抗風暴。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