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女主播被監視居住 美媒:每天20人這樣被失蹤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3日訊】央視澳大利亞籍華裔女主播成蕾被中共政府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消息傳出後,中共當局的刑事訴訟制度再度引起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近日,國際人權組織保護衛士最新報告指出,2020年在中國每天有20人因為這一制度被失蹤。

澳洲政府在8月14日從中共政府得知,成蕾被中共政府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消息後,澳大利亞政府8月31日通過聲明傳出該消息。

澳洲政府也僅是表明,8月27日澳方通過視頻探訪了正在北京的某處居所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成蕾。但成蕾何時被抓,又是何時開始所謂的「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目前居所具體在什麼地方,至今外界不得而知。

澳大利亞外長佩恩9月1日下午向媒體表示,澳大利亞政府正在爭取了解成蕾被捕的原因。

「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被外界理解為中共政府讓人「被失蹤」的手段之一。

國際人權組織保護衛士」在8月30日發布的專題研究報告指出,根據官方數據,從2012年《中國刑事訴訟法》修改引入了「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規定後,到2019年底,已經有三萬人左右在這一制度下被拘禁、被失蹤;而2020年平均每天有20人受到這一制度的迫害。

這個報告說,根據中共最高人民法院的資料庫,這一制度的執法規模還在繼續擴大。

報告還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實際就是國家許可的綁架。

報告最後提到,在官方數據之外,還有大量沒有正式審判文書的,同樣遭到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制度迫害的案例。也就是說,從2012年到2019年底,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案例遠遠超過三萬例。

所謂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是指涉嫌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動犯罪、特別重大賄賂犯罪等三大罪名的嫌疑人,偵查機關對他們在指定居所單獨關押審訊,六個月不能見家人、不能見律師;必要時,還可以延長,總計關押時間可以超過一年。之後,才押往看守所。

中國律師斯偉江上週在「北大法律信息網」的微信公號上發表文章指出,對於那些從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被轉移到看守所的嫌疑人來說,看守所簡直就是天堂。

目前身居華盛頓地區的前中國維權律師陳建剛向自由亞洲電台表示:「變成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是要比關押在看守所、關押在監獄要痛苦一萬倍。」

因為代理中國敏感性案件而被迫逃亡美國的陳建剛,此前曾代理過人權律師李和平、王全璋和江天勇等人被羈押的案件。他指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就是為辦案機關提供了一個不受任何監督制約的,對當事人進行殘酷折磨的方式。這就是『合法』的酷刑,『合法』的失蹤。」

陳建剛說,最經常受到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案件就是政治敏感案件,也就是當今新的「黑五類」,地下宗教、維權律師、異議人士等等。

陳建剛表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和中共紀檢委的「雙規」的手法是一樣的,「中國共產黨實施雙規,所謂的到紀委來交代問題,其實對於家屬來說,這個人就是失蹤了,而且是被任意的折磨,這種案例我手中有好多個。」

作為2015年709律師大抓捕案中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維權律師之一隋牧青至今還能清晰回憶起,當時他所受到的酷刑,「就是剝奪睡眠,特別的難受,我記得我當時意識模糊地說,我是第一次感覺到要死。」

斯偉江在文章中也說,「紀委對黨員可以雙規,警察對非黨員也可以類似雙規,可謂全民雙規時代,已經來臨,法律上毫無障礙。」

美國退休外交官高大偉(David Cowhig)在推特上用中文表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與綁架之間的區別很模糊,用這個方法,中國可以忽略國際協定中有關被逮捕的外籍人士的權利。

現年45歲的成蕾出生於湖南,早年隨父母移居澳大利亞,曾在中共央視英文頻道主持過一檔商業節目,是英語節目高知名度的主持人。目前她的節目已經被拿下。

澳大利亞前駐華大使傑夫.拉比(Geoff Raby)說,成蕾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記者,他多次在成蕾主持的商業節目中接受過採訪。拉比說,商業報導一般並不具有政治敏感性,他對成蕾的被捕感到震驚。

傑夫表示,他不排除,成蕾被捕與她在臉書的言論有關。臉書、微信,和其他社交媒體被認為高度敏感,受到中共政府嚴密監控。

澳大利亞和英媒1日相繼披露,3月份,中共病毒疫情處於高峰期間,成蕾曾在臉書轉載相關消息,提到率先公布疫情的武漢眼科醫生李文亮,以及提倡開展「感恩教育」的武漢市委書記王忠林,並發表個人看法。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