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強推漢語授課 蒙古人罷課上街抗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03日訊】繼新疆和西藏後,中共當局在內蒙古等六省區的小學和初中強推漢語授課,使用全國統編的語文、政治和歷史科教材,引發多地師生家長抗爭。日籍蒙古裔文化人類學家楊海英表示,蒙古人這次和香港人一樣,已經到了不能再忍耐下去的地步。

內蒙古自治區教育廳上月底宣布,所有以民族語言授課的小學和初中,今秋從一年級起轉用由教育部統編的全國通用語文科教材,政治(小學為道德與法治)和初中歷史科則分別在2021和2022學年起轉用統編教材,即在兩年後所有年級的上述三科將全數轉用漢語授課,棄用蒙古語版教科書。

在9月1日新學年開學第一天,多地有蒙古族師生罷課,有青年學生上街抗議,大聲宣讀「母語宣言」:「以我們的鮮血和勇毅,捍衛我們的母語。」

靜岡大學人文社會科學部教授楊海英,7月已知悉內蒙古當局將實施漢語為主的教學語言政策,當時已在網上發起聯署反對,質疑當局的做法違反了民族教育的相關法例,收到海外內3,700多人簽名交到中國教育部。

他接受《蘋果》採訪時說:「現在各地都在抵抗,國內外的蒙古人都在擔心,內蒙古會不會變成第二個香港?已經有人被逮捕,當局要把孩子關在學校裡當做人質。但是我覺得現在的年輕人和我們不一樣,越年輕抵抗意識愈強。」

他指出,現在針對內蒙古的語言政策,跟文化大革命時期完全一樣,當時明目張膽提出蒙古人不應用蒙古語講話,要用中國話。

他表示自己小時也身受其害:「我在小三時用蒙古語授課,直到1974年突然有天終止用蒙古語授課,全部改用漢語。當時轉用漢語後,學的第一課就是『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現在它想在內蒙古推動漢語教科書,打開以後第一頁是『我是中國人』。」

文革結束後,內蒙古在1977年恢復民族語言授課,中共人大也在1984年通過《民族區域自治法》,明確列明少數民族學校「有條件的應當採用少數民族文字的課本,並用少數民族語言講課」。

法例看似已保障少數民族接受母語教育的權利,但楊海英指蒙古人近年開始擔心教科書「洗腦」的問題。「譬如說,五十年代的蒙古語教科書,講的都是蒙古人作家、詩人和文學家的作品,歷史科講蒙古帝國的歷史等;但八十年代以後的蒙古語教科書,講的是漢族作家的東西,用蒙古語講漢人作家的文學作品,歷史書是更多是講漢朝、宋朝的皇帝,成吉思汗只是一筆帶過。我們就擔心孩子雖然會講蒙古語,但是卻沒有自己的歷史和文化。到了現在,它(中共)更連這也不允許了。」

8月26日內蒙古教育廳發布文件,從今年秋季起,小學一年級和初中一年級先使用中共教育部統編《語文》教材,用漢語授課,即所謂的「第二類雙語教育」,引發強烈反彈,學生與家長們紛紛罷課及抗議。

9月2日,在中共下達行政命令,要求內蒙古公職人員的子女必須返校接受全面漢語教學後,內蒙古廣播電視臺三百多位蒙古族員工簽字反對,他們在名字上摁上了自己的手印,還圍成一個個太陽形狀,因為太陽與月亮是蒙古族傳統的象徵物。網友發布他們集體簽名的視頻在網路熱傳,引發人們關注。

從視頻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習近平要求的「黨媒姓黨」的牌匾赫然掛在牆上。內蒙古廣播電臺為中共省一級喉舌機構,直屬中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宣傳部領導。

外界認為,作為中共喉舌機構的公職人員,能集體簽字表態,此舉的意義及其影響性不同尋常。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