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强推汉语授课 蒙古人罢课上街抗争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3日讯】继新疆和西藏后,中共当局在内蒙古等六省区的小学和初中强推汉语授课,使用全国统编的语文、政治和历史科教材,引发多地师生家长抗争。日籍蒙古裔文化人类学家杨海英表示,蒙古人这次和香港人一样,已经到了不能再忍耐下去的地步。

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上月底宣布,所有以民族语言授课的小学和初中,今秋从一年级起转用由教育部统编的全国通用语文科教材,政治(小学为道德与法治)和初中历史科则分别在2021和2022学年起转用统编教材,即在两年后所有年级的上述三科将全数转用汉语授课,弃用蒙古语版教科书。

在9月1日新学年开学第一天,多地有蒙古族师生罢课,有青年学生上街抗议,大声宣读“母语宣言”:“以我们的鲜血和勇毅,捍卫我们的母语。”

静冈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部教授杨海英,7月已知悉内蒙古当局将实施汉语为主的教学语言政策,当时已在网上发起联署反对,质疑当局的做法违反了民族教育的相关法例,收到海外内3,700多人签名交到中国教育部。

他接受《苹果》采访时说:“现在各地都在抵抗,国内外的蒙古人都在担心,内蒙古会不会变成第二个香港?已经有人被逮捕,当局要把孩子关在学校里当做人质。但是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和我们不一样,越年轻抵抗意识愈强。”

他指出,现在针对内蒙古的语言政策,跟文化大革命时期完全一样,当时明目张胆提出蒙古人不应用蒙古语讲话,要用中国话。

他表示自己小时也身受其害:“我在小三时用蒙古语授课,直到1974年突然有天终止用蒙古语授课,全部改用汉语。当时转用汉语后,学的第一课就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现在它想在内蒙古推动汉语教科书,打开以后第一页是‘我是中国人’。”

文革结束后,内蒙古在1977年恢复民族语言授课,中共人大也在1984年通过《民族区域自治法》,明确列明少数民族学校“有条件的应当采用少数民族文字的课本,并用少数民族语言讲课”。

法例看似已保障少数民族接受母语教育的权利,但杨海英指蒙古人近年开始担心教科书“洗脑”的问题。“譬如说,五十年代的蒙古语教科书,讲的都是蒙古人作家、诗人和文学家的作品,历史科讲蒙古帝国的历史等;但八十年代以后的蒙古语教科书,讲的是汉族作家的东西,用蒙古语讲汉人作家的文学作品,历史书是更多是讲汉朝、宋朝的皇帝,成吉思汗只是一笔带过。我们就担心孩子虽然会讲蒙古语,但是却没有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到了现在,它(中共)更连这也不允许了。”

8月26日内蒙古教育厅发布文件,从今年秋季起,小学一年级和初中一年级先使用中共教育部统编《语文》教材,用汉语授课,即所谓的“第二类双语教育”,引发强烈反弹,学生与家长们纷纷罢课及抗议。

9月2日,在中共下达行政命令,要求内蒙古公职人员的子女必须返校接受全面汉语教学后,内蒙古广播电视台三百多位蒙古族员工签字反对,他们在名字上摁上了自己的手印,还围成一个个太阳形状,因为太阳与月亮是蒙古族传统的象征物。网友发布他们集体签名的视频在网路热传,引发人们关注。

从视频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习近平要求的“党媒姓党”的牌匾赫然挂在墙上。内蒙古广播电台为中共省一级喉舌机构,直属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宣传部领导。

外界认为,作为中共喉舌机构的公职人员,能集体签字表态,此举的意义及其影响性不同寻常。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