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花木蘭受爭議 好萊塢被赤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13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迪士尼耗資兩億美元製作的《花木蘭》真人版,從開拍以來就爭議不斷。剛開始因為「過度改編」而受到砲轟,等換了劇本確定劉亦菲飾演花木蘭之後,更是麻煩事不斷。

去年在香港反送中期間,劉亦菲在微博上公開表示支持香港警察,引起網友不滿,發起抵制劉亦菲的電影。劉亦菲沒有因此而反省,隔天又在社群網站上寫,「不是志同道合,那就好聚好散」。劉亦菲雖然出生在湖北武漢,但很小就到了美國,擁有美國國籍。觀眾批評劉亦菲享受著自由民主卻支持暴力鎮壓。

去年7月,《花木蘭》電影在韓國上映之前,韓國團體「世界市民宣言」在首爾迪士尼的總部發起示威活動,杯葛《花木蘭》。他們認為支持港警暴力執法的非正義演員「不具備出演正義角色的資格」。其實也有很多網友認為,一個支持警暴的人飾演忠義角色怎麼看都不像。

香港反送中運動還沒結束,緊接著疫情來了,《花木蘭》在北美的發行就一拖再拖,最後無限期擱置,不得不放棄在院線發行,改為9月4日開始在迪士尼串流平台點播放映。這也是第一部退檔退到在電視上播出的好萊塢大片了。

本來以為劉亦菲《花木蘭》風波就此消停了,沒想到,最近幾天,這部電影再次成為輿論的焦點,原因是在片尾的鳴謝名單中,出現「吐魯番公安局」、「新疆自治區黨委宣傳部」等8家新疆政府機構的名字,這一下就引發眾怒了。如果說劉亦菲只是代表她個人的立場,那《花木蘭》片尾的鳴謝名單就代表了影片製作方的態度。

中共一直對新疆維吾爾族實施「再教育」和集體監控,大約100萬新疆人被送進「再教育」集中營。雖然並不清楚迪士尼與新疆地方政府的合作細節,但是《花木蘭》導演尼基·卡羅(Niki Caro)2017年9月在社交媒體發布的圖片上,標註有亞洲/烏魯木齊字樣。說明這個時間點,他們正在新疆拍攝。

而2017年9月,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已上任一年多,他在新疆實施高壓政策和大建集中營的事實也已經曝光。聽說迪士尼在新疆的電影拍攝地就有多座集中營。影片片尾鳴謝的吐魯番公安局擁有至少14個關押少數民族的拘留設施。還有網友爆料說,花木蘭劇組抵達吐魯番機場後,開車走G312高速公路前往拍攝地的途中,他們至少可以看見7座「再教育集中營」。

有網友非常犀利地說,「當你在看這個電影的時候,還有很多人失去自由,被關押在集中營裡。迪士尼根本不管幕後有多少人是受害者,出賣了民主國家的價值理念,不只是給中共打開了大門,甚至是鋪了紅地毯。」

中共對新疆維吾爾族的人權迫害已經是美國政府關注的議題,昨天路透社報導,美國海關證實,將禁止新疆棉花和番茄以及相關製品的進口,包括棉紗、紡織品、服裝和番茄醬等。新疆的棉花產量占中國的80%,這也意味著中國大量的紡織品都含有新疆的棉花。那麼也就是說,美國對新疆的制裁,對中共的紡織業會是一個沉重打擊。這一邊,美國政府致力於打擊迫害人權的政府行為,那一邊,迪士尼、好萊塢卻在跟中共勾兌,對人權迫害視若無睹。

其實迪士尼和好萊塢向中共低頭由來已久。1997年,迪士尼製作了電影《達賴喇嘛的一生》(Kundun),引發中共當局對迪士尼的報復封殺,當時的迪士尼總裁艾斯拉(Michael Eisner)在中南海向朱鎔基致歉,說:「壞消息是,電影已經拍了;好消息是沒人看。我現在要道歉,以後會防止再讓這類侮辱朋友的事情發生。」

那一年,好萊塢一共發行了三部讓中共敏感的片子。除迪士尼出品的《達賴喇嘛的一生》,還有曼德勒出品的《西藏七年》(Seven Years in Tibet),以及米高梅出品的《紅角落》(Red Corner)。

這幾部好萊塢的年度大片都沒能進入中國。中共把這幾部影片的所有明星和導演打入黑名單。幾家製片廠五年內被禁止在中國做生意。報復對象甚至包括製片廠的母公司。好萊塢片商多數都是龐大企業集團的子公司。例如,迪士尼就擁有上海迪士尼樂園47%的股份,上海迪士尼樂園的建造成本超過55億美元。

根據美國筆會(Pen America)的報告《好萊塢製造,北京審查》(Made in Hollywood, Censored by Beijing),北京的目標不僅僅是要阻止中國大眾接受政府認為對其不利的信息,更重要的是,中共要先發制人地影響好萊塢講故事的方式,就是讓它講一些吹捧中共、利於中共政治利益的故事。簡單說,就是要讓他們「講好中國故事」。

過去好萊塢在美國國內一直保持著「不為政府所懼」的形象,因為好萊塢電影從來都不忌諱批評美國政府和美國的政治領袖。所以有時候看美國電影,覺得怎麼是在跟美國政府對著幹呢?

不過,好萊塢這個正義形象因為中共政府而改變。英國《獨立報》評論:「好萊塢患上了中國綜合症。」中國14億韭菜的市場對好萊塢是有巨大吸引力的。2018年第一季度,中國電影季度票房首次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根據疫情之前的預估,到2023年,中國票房將達到155億美元,超過美國2019年的114億美元。

要進入中國電影市場,他們必須和中共保持「立場一致」,才能獲准在中國6萬家影院上映。這就意味著,好萊塢的首席執行官、製片、編劇,都在越來越多地按照中共的需要來寫作、拍攝和製片,甚至他們的相關企業也都自動站隊,以便在那個有利可圖而且日益壯大的市場中保住一席之地。票房成了套在了好萊塢大腕頭上繩索,另一頭握在中共手中。

中共隨時可能叫停一部影片。電影《被解救的姜戈》(Django Unchained)2013年在中國放映,只在影院上映了一天就接到停映通知,沒有給出任何理由。

著名影星理查德·基爾(Richard Gere)1997年主演了描述中國司法系統腐敗的好萊塢大片《紅色角落》。之後,他因為這部影片,並且支持西藏,被中共劃入黑名單,以至於他被雪藏很多年,因為害怕得罪中共,沒有人敢找他拍戲。

就這樣,在中國龐大市場的誘惑下,好萊塢一天天放棄良知。通過自我審查來取悅中共,已經成為好萊塢通行的生意模式。就算是疫情當道,好萊塢也自我審查不怠。

布賴特巴特新聞網(Breitbart News Network)刊登過一篇評論文章,題目是「好萊塢有90億美元的理由,在病毒大流行上不批評中國」。文章說,在好萊塢,不論是電影明星還是製片廠高管都傾向抨擊美國總統川普「抗疫不力」,卻對中共隱瞞導致全球疫情失控保持沉默。

大多數好萊塢的影片工作室都由媒體集團所擁有,這些媒體集團下面還擁有新聞機構。比如,華納媒體集團擁有美國有線電視網(CNN),在有關疫情的報導中他們引用的是中共官方的數據。ABC新聞由迪士尼公司擁有。ABC報導川普總統決定停止為世界衛生組織提供資金,但是卻不向觀眾報導世衛的全部真實情況,包括世衛一再幫助中國(中共)隱瞞疫情,以及無視台灣在早期發出「病毒可能會人傳人」的警告。迪士尼還禁止報導有關香港示威遊行的新聞。迪士尼首席執行官鮑勃·伊格(Bob Iger)說,他不想採取會「損害公司」的政治立場。

還有大家喜歡看的熱門電影,復仇者聯盟系列中,在《銀河護衛隊》(Guardians of the Galaxy)中飾演毀滅者德拉克斯的影星包蒂斯塔(Dave Bautista),是好萊塢中有名的反川普影星,經常在推特上以粗言穢語謾罵川普。武漢肺炎在美國蔓延,包蒂斯塔更是多次炮轟川普的抗疫政策,卻對導致疫情全球失控的中共不曾發出過一句批評的聲音。還有出演美國隊長的埃文斯(Chris Evans)也發推批評川普的抗疫工作,面對中國的嚴重過失,卻保持沉默。

美國筆會在報告中說,好萊塢跟中共早已經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好萊塢的明星們裝出一副同情弱者、主持正義的樣子,其實好萊塢很多製片公司、電影院已經被中共持有股權或收購,而好萊塢也在中國多地有辦公室。為了在中國這個龐大的市場賺鈔票,好萊塢自我審查,刪去中共不喜歡的人物、服裝、標記和修改故事情節。還有,封殺那些敢說中共不好的演員,讓他們長年接不到劇本。

好萊塢影視業和美國文化產業被中資大舉併購。比如,中國的萬達集團就擁有美國的Legendary Pictures(傳奇影業)公司,以及美國首屈一指的AMC連鎖影院。

不過,中共的野心已經在最近幾年川普總統治下,越來越受到全球的關注和美國社會的抵制。

前眾議員庫爾伯森(John Culberson)曾經要求司法部調查中國對好萊塢的投資,他說數十億美元的收購「允許中國公司對美國媒體的資金和內容獲得更多的管理權力,以將其用於輿論宣傳運動」。

今年7月,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發表中國政策講話,罕見地公開批評了好萊塢和迪士尼因利益向中共屈服,警告他們這樣做後果嚴重。因為美國公司關注的是下一季度的財務報表,但中共考慮的是幾十年,甚至幾個世紀後的長期利益。

巴爾還例舉了熱門電影《末日之戰》(World War Z)、漫威影業(Marvel Studios)的大片《奇異博士》(Dr. Strange),說美國電影製片人為了迎合中共,刪除或換掉其中的中國人物角色。

《末日之戰》講述一種虛構的殭屍病毒擴散全球,其中有個片段是「病毒源自中國」,而中國封鎖消息,導致病毒大流行。電影公司刪除了這個片段。

《奇異博士》的修改更荒唐,原著裡有一位「至尊魔法師」是西藏人,在電影中卻變成了凱爾特人。

巴爾說,「中共審查者無需開口,因為好萊塢已經做了他們的自我審查工作。這是中共宣傳的巨大勝利。」

巴爾還警告,中共要求好萊塢與中國公司合作,盜取技術和專長,最終目的是取而代之。因為中共可能不是那麼感興趣和好萊塢合作,而是對利用好萊塢更感興趣,並最終用中國的國產電影取而代之。

他舉了一個例子,迪士尼為了討好中共,在上海建了迪士尼樂園,並同意讓中共官員參與管理。但上海迪士尼開業後,山寨版的中國主題公園就在附近開始營業了。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多次提到好萊塢被中共滲透的事情。他說,因為中共設置了每年在中國市場播出的外國影片數量,使得外國電影公司必須為拿到在中國的有限上映授權,而自我審查、互相競爭。美國電影界應該停止向中共審查機構叩頭。因為好萊塢竭力規避中共當局的禁忌話題,也意味著美國觀眾看的美國電影內容都被中共審查。

電影對人的意識形態的影響是巨大的,我們看一部影片,常常會自我替代影片中的主角,跟裡面的角色同喜同悲,情緒會被角色的命運影響。如果中共通過審查和影響好萊塢影片的內容、意識形態,有意識地植入共產主義理念,那西方社會的自由民主不知不覺中就會被蠶食,或許若干年以後,美國的孩子們就已經對獨裁、對人權問題都見怪不怪了,那時候,魔鬼就會統治整個世界,人類社會就沒有希望了。

所以,滅共,其實不是為中國人民而已,滅共是全世界的大方向,我相信,川普總統和他的團隊已經看到了這個後果,有人問我川普滅共的決心來自哪裡?相信,你已經有答案了。川普團隊跟民主黨的理念已經走在兩條路上,他們對中共的認識也已經有天壤之別。11月美國總統大選,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一次選舉。就是這個原因。

好,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我們下次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