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间】花木兰受争议 好莱坞被赤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13日讯】大家好,这里是《薇羽看世间》,我是陈薇羽。

迪士尼耗资两亿美元制作的《花木兰》真人版,从开拍以来就争议不断。刚开始因为“过度改编”而受到炮轰,等换了剧本确定刘亦菲饰演花木兰之后,更是麻烦事不断。

去年在香港反送中期间,刘亦菲在微博上公开表示支持香港警察,引起网友不满,发起抵制刘亦菲的电影。刘亦菲没有因此而反省,隔天又在社群网站上写,“不是志同道合,那就好聚好散”。刘亦菲虽然出生在湖北武汉,但很小就到了美国,拥有美国国籍。观众批评刘亦菲享受着自由民主却支持暴力镇压。

去年7月,《花木兰》电影在韩国上映之前,韩国团体“世界市民宣言”在首尔迪士尼的总部发起示威活动,杯葛《花木兰》。他们认为支持港警暴力执法的非正义演员“不具备出演正义角色的资格”。其实也有很多网友认为,一个支持警暴的人饰演忠义角色怎么看都不像。

香港反送中运动还没结束,紧接着疫情来了,《花木兰》在北美的发行就一拖再拖,最后无限期搁置,不得不放弃在院线发行,改为9月4日开始在迪士尼串流平台点播放映。这也是第一部退档退到在电视上播出的好莱坞大片了。

本来以为刘亦菲《花木兰》风波就此消停了,没想到,最近几天,这部电影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原因是在片尾的鸣谢名单中,出现“吐鲁番公安局”、“新疆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等8家新疆政府机构的名字,这一下就引发众怒了。如果说刘亦菲只是代表她个人的立场,那《花木兰》片尾的鸣谢名单就代表了影片制作方的态度。

中共一直对新疆维吾尔族实施“再教育”和集体监控,大约100万新疆人被送进“再教育”集中营。虽然并不清楚迪士尼与新疆地方政府的合作细节,但是《花木兰》导演尼基·卡罗(Niki Caro)2017年9月在社交媒体发布的图片上,标注有亚洲/乌鲁木齐字样。说明这个时间点,他们正在新疆拍摄。

而2017年9月,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已上任一年多,他在新疆实施高压政策和大建集中营的事实也已经曝光。听说迪士尼在新疆的电影拍摄地就有多座集中营。影片片尾鸣谢的吐鲁番公安局拥有至少14个关押少数民族的拘留设施。还有网友爆料说,花木兰剧组抵达吐鲁番机场后,开车走G312高速公路前往拍摄地的途中,他们至少可以看见7座“再教育集中营”。

有网友非常犀利地说,“当你在看这个电影的时候,还有很多人失去自由,被关押在集中营里。迪士尼根本不管幕后有多少人是受害者,出卖了民主国家的价值理念,不只是给中共打开了大门,甚至是铺了红地毯。”

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的人权迫害已经是美国政府关注的议题,昨天路透社报导,美国海关证实,将禁止新疆棉花和番茄以及相关制品的进口,包括棉纱、纺织品、服装和番茄酱等。新疆的棉花产量占中国的80%,这也意味着中国大量的纺织品都含有新疆的棉花。那么也就是说,美国对新疆的制裁,对中共的纺织业会是一个沉重打击。这一边,美国政府致力于打击迫害人权的政府行为,那一边,迪士尼、好莱坞却在跟中共勾兑,对人权迫害视若无睹。

其实迪士尼和好莱坞向中共低头由来已久。1997年,迪士尼制作了电影《达赖喇嘛的一生》(Kundun),引发中共当局对迪士尼的报复封杀,当时的迪士尼总裁艾斯拉(Michael Eisner)在中南海向朱镕基致歉,说:“坏消息是,电影已经拍了;好消息是没人看。我现在要道歉,以后会防止再让这类侮辱朋友的事情发生。”

那一年,好莱坞一共发行了三部让中共敏感的片子。除迪士尼出品的《达赖喇嘛的一生》,还有曼德勒出品的《西藏七年》(Seven Years in Tibet),以及米高梅出品的《红角落》(Red Corner)。

这几部好莱坞的年度大片都没能进入中国。中共把这几部影片的所有明星和导演打入黑名单。几家制片厂五年内被禁止在中国做生意。报复对象甚至包括制片厂的母公司。好莱坞片商多数都是庞大企业集团的子公司。例如,迪士尼就拥有上海迪士尼乐园47%的股份,上海迪士尼乐园的建造成本超过55亿美元。

根据美国笔会(Pen America)的报告《好莱坞制造,北京审查》(Made in Hollywood, Censored by Beijing),北京的目标不仅仅是要阻止中国大众接受政府认为对其不利的信息,更重要的是,中共要先发制人地影响好莱坞讲故事的方式,就是让它讲一些吹捧中共、利于中共政治利益的故事。简单说,就是要让他们“讲好中国故事”。

过去好莱坞在美国国内一直保持着“不为政府所惧”的形象,因为好莱坞电影从来都不忌讳批评美国政府和美国的政治领袖。所以有时候看美国电影,觉得怎么是在跟美国政府对着干呢?

不过,好莱坞这个正义形象因为中共政府而改变。英国《独立报》评论:“好莱坞患上了中国综合症。”中国14亿韭菜的市场对好莱坞是有巨大吸引力的。2018年第一季度,中国电影季度票房首次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根据疫情之前的预估,到2023年,中国票房将达到155亿美元,超过美国2019年的114亿美元。

要进入中国电影市场,他们必须和中共保持“立场一致”,才能获准在中国6万家影院上映。这就意味着,好莱坞的首席执行官、制片、编剧,都在越来越多地按照中共的需要来写作、拍摄和制片,甚至他们的相关企业也都自动站队,以便在那个有利可图而且日益壮大的市场中保住一席之地。票房成了套在了好莱坞大腕头上绳索,另一头握在中共手中。

中共随时可能叫停一部影片。电影《被解救的姜戈》(Django Unchained)2013年在中国放映,只在影院上映了一天就接到停映通知,没有给出任何理由。

著名影星理查德·基尔(Richard Gere)1997年主演了描述中国司法系统腐败的好莱坞大片《红色角落》。之后,他因为这部影片,并且支持西藏,被中共划入黑名单,以至于他被雪藏很多年,因为害怕得罪中共,没有人敢找他拍戏。

就这样,在中国庞大市场的诱惑下,好莱坞一天天放弃良知。通过自我审查来取悦中共,已经成为好莱坞通行的生意模式。就算是疫情当道,好莱坞也自我审查不怠。

布赖特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 Network)刊登过一篇评论文章,题目是“好莱坞有90亿美元的理由,在病毒大流行上不批评中国”。文章说,在好莱坞,不论是电影明星还是制片厂高管都倾向抨击美国总统川普“抗疫不力”,却对中共隐瞒导致全球疫情失控保持沉默。

大多数好莱坞的影片工作室都由媒体集团所拥有,这些媒体集团下面还拥有新闻机构。比如,华纳媒体集团拥有美国有线电视网(CNN),在有关疫情的报导中他们引用的是中共官方的数据。ABC新闻由迪士尼公司拥有。ABC报导川普总统决定停止为世界卫生组织提供资金,但是却不向观众报导世卫的全部真实情况,包括世卫一再帮助中国(中共)隐瞒疫情,以及无视台湾在早期发出“病毒可能会人传人”的警告。迪士尼还禁止报导有关香港示威游行的新闻。迪士尼首席执行官鲍勃·伊格(Bob Iger)说,他不想采取会“损害公司”的政治立场。

还有大家喜欢看的热门电影,复仇者联盟系列中,在《银河护卫队》(Guardians of the Galaxy)中饰演毁灭者德拉克斯的影星包蒂斯塔(Dave Bautista),是好莱坞中有名的反川普影星,经常在推特上以粗言秽语谩骂川普。武汉肺炎在美国蔓延,包蒂斯塔更是多次炮轰川普的抗疫政策,却对导致疫情全球失控的中共不曾发出过一句批评的声音。还有出演美国队长的埃文斯(Chris Evans)也发推批评川普的抗疫工作,面对中国的严重过失,却保持沉默。

美国笔会在报告中说,好莱坞跟中共早已经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好莱坞的明星们装出一副同情弱者、主持正义的样子,其实好莱坞很多制片公司、电影院已经被中共持有股权或收购,而好莱坞也在中国多地有办公室。为了在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赚钞票,好莱坞自我审查,删去中共不喜欢的人物、服装、标记和修改故事情节。还有,封杀那些敢说中共不好的演员,让他们长年接不到剧本。

好莱坞影视业和美国文化产业被中资大举并购。比如,中国的万达集团就拥有美国的Legendary Pictures(传奇影业)公司,以及美国首屈一指的AMC连锁影院。

不过,中共的野心已经在最近几年川普总统治下,越来越受到全球的关注和美国社会的抵制。

前众议员库尔伯森(John Culberson)曾经要求司法部调查中国对好莱坞的投资,他说数十亿美元的收购“允许中国公司对美国媒体的资金和内容获得更多的管理权力,以将其用于舆论宣传运动”。

今年7月,美国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发表中国政策讲话,罕见地公开批评了好莱坞和迪士尼因利益向中共屈服,警告他们这样做后果严重。因为美国公司关注的是下一季度的财务报表,但中共考虑的是几十年,甚至几个世纪后的长期利益。

巴尔还例举了热门电影《末日之战》(World War Z)、漫威影业(Marvel Studios)的大片《奇异博士》(Dr. Strange),说美国电影制片人为了迎合中共,删除或换掉其中的中国人物角色。

《末日之战》讲述一种虚构的僵尸病毒扩散全球,其中有个片段是“病毒源自中国”,而中国封锁消息,导致病毒大流行。电影公司删除了这个片段。

《奇异博士》的修改更荒唐,原著里有一位“至尊魔法师”是西藏人,在电影中却变成了凯尔特人。

巴尔说,“中共审查者无需开口,因为好莱坞已经做了他们的自我审查工作。这是中共宣传的巨大胜利。”

巴尔还警告,中共要求好莱坞与中国公司合作,盗取技术和专长,最终目的是取而代之。因为中共可能不是那么感兴趣和好莱坞合作,而是对利用好莱坞更感兴趣,并最终用中国的国产电影取而代之。

他举了一个例子,迪士尼为了讨好中共,在上海建了迪士尼乐园,并同意让中共官员参与管理。但上海迪士尼开业后,山寨版的中国主题公园就在附近开始营业了。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多次提到好莱坞被中共渗透的事情。他说,因为中共设置了每年在中国市场播出的外国影片数量,使得外国电影公司必须为拿到在中国的有限上映授权,而自我审查、互相竞争。美国电影界应该停止向中共审查机构叩头。因为好莱坞竭力规避中共当局的禁忌话题,也意味着美国观众看的美国电影内容都被中共审查。

电影对人的意识形态的影响是巨大的,我们看一部影片,常常会自我替代影片中的主角,跟里面的角色同喜同悲,情绪会被角色的命运影响。如果中共通过审查和影响好莱坞影片的内容、意识形态,有意识地植入共产主义理念,那西方社会的自由民主不知不觉中就会被蚕食,或许若干年以后,美国的孩子们就已经对独裁、对人权问题都见怪不怪了,那时候,魔鬼就会统治整个世界,人类社会就没有希望了。

所以,灭共,其实不是为中国人民而已,灭共是全世界的大方向,我相信,川普总统和他的团队已经看到了这个后果,有人问我川普灭共的决心来自哪里?相信,你已经有答案了。川普团队跟民主党的理念已经走在两条路上,他们对中共的认识也已经有天壤之别。11月美国总统大选,是全世界最重要的一次选举。就是这个原因。

好,我们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我们下次见。

薇羽看世间》节目组

本视频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王晓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