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輪到巴林?川普該獲諾貝爾和平獎

Roger L. Simon撰寫/孟曉聞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對正在成為我們這個時代令人驚奇的事件(如果不是最令人驚奇的話),你不必通過西蒙和加芬克爾的經典歌曲 「沉默之聲」來喚起主流媒體的反應。這就是:唐納德·川普(在傑瑞德·庫什納和邁克·蓬佩奧的大力幫助下)似乎正在做著自從幾十年奧斯陸協議失敗後,很少有人認為可能的事情–給中東帶來和平。

就在前幾天,在某些人的驚愕中,總統被提名為諾貝爾和平獎的候選人,因為他幫助策劃了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以色列之間的新和平協定。

現在,又加入了巴林,顯然也正在與以色列達成協議。

據《耶路撒冷郵報》報導,為了鞏固這些關係,巴林王儲薩勒曼·本·哈馬德·阿勒哈利法將於週一抵達華盛頓,出席週二舉行的以色列和阿聯酋正式建立關係的儀式。

眾所周知,沙特和以色列共用情報已有一段時間,現在沙特允許以色列航空公司(El Al)飛越其領土,這似乎表明沙特也準備採取類似承認以色列的行動。

這是怎麼發生的呢?再明顯不過了,川普退出伊朗協議——這個有個尷尬名字的《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PCOA)時,這一切就開始有了結果。幹的漂亮!

巴拉克·奧巴馬為什麼要和最大的恐怖主義國家贊助者達成這樣一個詭異而無效的半拉子協議(它從未真正正式化),這仍是我們這個時代的謎團之一。

理論上是存在的,但可以說,此協議的結果是毛拉們的金庫裡有了數十億資金,他們可以用這些資金資助他們的殺人代理人(真主黨、胡塞武裝、哈馬斯等),製造導彈和其它先進武器,擴大敘利亞內戰,再死25萬人,更不用說數百萬難民了。

喬·拜登希望回到這種瘋狂的情形,這足以讓他永遠被禁止擔任所有公職。

巴勒斯坦領導層當然對所發生的事情感到憤怒,已經在抱怨他們被阿拉伯同胞出賣了,但正如以色列前外交部長阿巴·埃班幾十年前告訴我們的那樣,巴勒斯坦 「從來不會錯過機會去錯過機會」。而這裡有一個真正的機會,讓他們省下他們喜愛的薩維爾街針條紋西裝。

長期以來任何以巴協議的一塊絆腳石就是,法塔赫拒絕讓猶太定居者生活在他們中間,生活在一個公認的巴勒斯坦國的土地上。儘管有近200萬阿拉伯人在以色列土地上生活、工作和學習,儘管數百萬猶太人在被驅逐前一直生活在阿拉伯國家,但情況依然如此。

正如有句說所說,這不過是遠古以來的部落主義。如果巴勒斯坦人能夠放棄這一點,哪怕是一點點,承認(如果不是歡迎)猶太人,無論如何,猶太人在他們中間都是少數。這樣他們就可以占據人權高地,從一個新發現力量的位置上進行邊界談判,而且毫無疑問,會得到他們現在視為敵人的海灣國家的堅定支持。

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沒有,甚至沒有接近做到這一點。不幸的是,在當今世界潮流中,這樣的決定變得更加困難,部落主義正在成為一種新宗教,群體和群體成為對立。顯然,我們自己的國家和世界幾乎所有的地方也都是如此。

然而,海灣國家看來正在與這股有害的全球趨勢決裂,這種決裂證明很多人是錯誤的,其中包括許多所謂的 「中東專家」。

如果巴勒斯坦人也能從這種全球趨勢中脫離開來,這該有多好?更奇怪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雖然不是很多。

同時,有一點是明確的,川普和許多以前的人不同,他確實應該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這是他在當地取得了實際成就後應得的。

他的前任巴拉克·奧巴馬,還沒做任何事情就獲得了一個和平獎,只是因為 「很酷」。

他們應該把這個獎,追授給邁爾斯·大衛斯(酷派爵士樂創始人)。

川普獲得的諾貝爾和平獎可能很快就會比羅傑·費德勒獲得的網球獎盃還多。

原文Now Bahrain? Trump Really Does Deserve the Nobel Peace Priz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羅傑·西蒙(Roger L. Simon)是一位屢獲殊榮的作家。他曾獲得奧斯卡編劇獎提名,是PJ媒體(PJ Media)的共同創始人。他現在是The Epoch Times的專欄作家。可以在社交媒體Parler和Twitter上找到他@rogerlsimon。他也有書在Amazon出售。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