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用債務陷阱掌控美國「後院」

北京貸款給拉丁美洲所附帶的條件 張雨霏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大流行之前,拉丁美洲的負債過高和公共支出失控一如往常。幾十年來,該地區發展項目所獲得的外國資金主要來自世界銀行等多邊貸款機構,直到中國(中共)介入後,情況發生了改變。

委內瑞拉、阿根廷、巴西、厄瓜多爾、玻利維亞以及其它一些國家禁不住中方慷慨貸款條件的誘惑,開始向北京當局示好。數年後,由於疫情大流行,這些國家的財政收入縮水,現在它們面臨落入中共「債務陷阱」的風險。

例如,8月份,陷入絕境的厄瓜多爾財政部與中國(中共)達成了一項救濟協議,將其付款延期一年並保持相同的利率。

2005到2018年間,中國(中共)向15個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國家(PDF)放貸約1410億美元,這個數字超過世界銀行、美洲開發銀行和拉丁美洲開發銀行的貸款總額。中國最大的債權人是國有的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

甚至那些追蹤中國(中共)貸款外交蹤跡的人也無法跟上步伐,因為相關政府經常瞞報這些貸款事宜。

據經濟學家卡門‧萊因哈特(Carmen M. Reinhart)、塞巴斯蒂安‧霍恩(Sebastian Horn)和克里斯多夫‧特雷比施(Christoph Trebesch)的研究發現,中國(中共)「已向全球150多個國家提供約1.5萬億美元的直接貸款和貿易信貸,使中國(中共)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官方債權國。」

非洲和亞洲的十幾個國家欠中共國有及其下屬企業的貸款數額,至少占其名義國內生產總值的20%。如果他們不提高警惕,拉美國家有一天可能會發現他們都處於類似的處境,即不得不在石油、能源、採礦和電信等多個關鍵領域竭力維護自己的主權。

基礎設施債務陷阱

假設拉丁美洲官員不是出於疏忽,而是在充分意識到風險因素的前提下(與中共)簽署了貸款協議。他們也許更關心那些可以提供更多就業機會的宏偉公共工程,從而為自己累積更多選票,即使這些工程最終成為「白象」。(譯者按,在現代用法中,「白象」指那些消耗龐大資源卻無用或無價值的物體、計劃、商業風險或公共設施等。一些造價昂貴但沒有實際效用,或成本過高但回報少的工程項目都可能被形容為「白象工程」。)

然而,貸款協議的細節要素往往不易察覺,也可能是人為設計使然。眾所周知,中國貸款的條款和條件缺乏透明度。他們經常隱藏一些條款,包括以債務人的自然資源作為抵押資產,以及迫使當地公司在基礎設施項目中僱用中國工人和公司等。這些條件有助於中國企業進行間諜活動,並使北京有權決定哪些行業可以獲得資金。其它交易還涉及共享管理協議,例如中國(中共)向巴西基礎設施投資超過200億美元。

其中有些交易是非常糟糕的。厄瓜多爾的官員們同意優先出售石油給中國。一直到2024年,這個南美國家不僅要向中國交付3億桶石油,還必須向中國公司支付約30億美元的相關費用。根據前能源部長費爾南多‧桑托斯‧阿爾維特(Fernando Santos Alvite)的說法,如果厄瓜多爾在公開市場出售這些石油,每桶則可以多獲益3或4美元。

資金大出血還不止於此。銷售的預付金需要通過中國銀行轉至厄瓜多爾,而這些銀行還要從中收取更多的費用。

上述條款僅對急需最後貸款人(lender of last resort)的國家有意義。從歷史上看,拉美政府已經為自己挖掘了墳墓,揹負了更多的債務,卻沒有精簡公共支出以及保持收支平衡。

中共的圍牆花園

這些唾手可得的貸款項目是中共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倡議的一部分,該倡議始於2013年,旨在增強其在世界範圍內的政治影響力。最重要的是,中共領導人希望在他們可以審視並最終稱霸的新市場獲得立足。

巴中工商總會會長唐凱千(Charles Tang)解釋說:「中國(中共)不是聖誕老人:它需要幫助國內企業拓展業務,也希望與大多數國家發展政治聯盟。」

這種戰略可能導致支持那些非民主政權。例如,中共的投資使尼古拉‧馬杜羅(Nicolás Maduro)政權在委內瑞拉得以延續多年。委內瑞拉欠中國(中共)約200億美元,但其社會主義經濟體制破壞了國內的石油生產,同時使該國越來越沒有償還能力。

中共政權很清楚,委內瑞拉的經濟沒有出路,但中共的長期目標是與這個全球最大的石油儲備國保持利害關係。

通往繁榮的黑暗之路

中國(中共)有意識地選擇向財務狀況風險高的發展中國家放貸。美洲委員會副主席埃里克‧法恩斯沃思(Eric Farnsworth)認為,北京試圖積累足夠的議價能力去強取利益,並推動全球治理脫離美國。

在主要發達國家中,通常將外國援助用作軟實力工具,但中共貸款條款的保密性表明,對於那些在經濟上不可行的項目而言,這是更邪惡的策略。

例如,當斯里蘭卡在2017年無力償還虧欠中國公司的債務時,該國不得不將其戰略港口移交給中共。

全球風險諮詢公司Verisk Maplecroft的亞洲高級分析師余家豪(Kaho Yu,音譯)表示,項目初期可能會看到來自中國的強勁初始投資,但從長期來看,因為承諾的回報未能兌現,赤字會不斷擴大。

負債纍纍的拉丁美洲國家幾乎失去了一切。除了抵押上戰略性產業外,他們還將地緣政治利益放在首位,更不用說工人的安全了。中國承包商提供惡劣的勞動條件,而無視環境法規。

不透明的貸款合同表明,中國(中共)唯一尋求的是它自己的發展。在與美國的貿易戰中,尋求進行債務重組的負債國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厄瓜多爾、阿根廷和委內瑞拉當前面臨的金融危機向其它國家表明哪些事情是不該做的,其中包括向中共借錢。中共是一個極權主義政權,它在國內外從來不支持民主和人權,它是一個不值得絲毫尊重的,通過債務協定來引進的體制。

不過,一旦上述國家意識到這個日益嚴重的問題,對美國來說,就有了開展外交政策的機會。如果這些陷入財務困境的國家承諾規範其財政紀律、遵守法治,以及遏制北京當局在該地區的影響力,川普(特朗普)政府就可以與其結盟並給予支持。

駐厄瓜多爾的《美洲經濟》(Econ Americas)政策分析師帕茲‧戈麥斯(Paz Gómez)對本文有貢獻。

原文Chinese Debt Subjugation on America’s Backdoo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費格斯‧霍奇森(Fergus Hodgson)是拉丁美洲情報刊物《美洲經濟》(Econ Americas)的創建人和執行編輯,黃金時事通訊(Gold Newsletter)的流動編輯,還是國際智庫公共政策前衛中心(Frontier Centre for Public Policy)的助理研究員。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敏)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