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蒐集大量海外個人數據 加國數千人被含在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3日訊】中共利用人工智能蒐集大量海外數據  加國數千人被含在内


中共在世界範圍内追蹤各地可滲透統戰的對象,使用的方式和手段可謂無所不及。加拿大媒體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一家中國公司正在建造軟件,追蹤世界各地的政客、科學家及其他有影響力的人,其中包括加拿大數千人在内。

這家名爲深圳市振華數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辦公室不大,但它一直在建造工具來蒐集和處理世界有影響力人物的推特、犯罪記錄、LinkedIn帖子、YouTube視頻等信息,並轉換為可供大學、公司、政府機構和中共軍隊使用的信息。

該公司一名職員稱,他們還建立了可在臉書、推特、WhatsApp及其它網上平台操縱內容的工具。 不過,該公司已被禁止使用臉書平台。

《環球郵報》報導,振華以不方便透露商業祕密為由,拒絕了採訪請求。之後,該公司的網站也無法訪問。不過,記者已經獲得該公司之前的海外關鍵信息數據庫的副本,為下面的分析提供了可靠的依據。

 振華公司由一名前IBM數據中心管理專家領導,該公司通過招聘公告、LinkedIn記錄、博客文章及軟件專利說明,在線描述了其業務性質。這樣的工作性質被内部員工描述為「挖掘軍事客戶對海外數據的業務需求」。

該公司的網站列出了一系列合作夥伴,其中包括重要的軍事承包商,並稱總共從超過20億條社交媒體文章中收集了超過240萬人、65萬個組織的信息。其中甚至包括了加拿大西部小鎮鎮長的記錄,而那些正好是中共外交官試圖討好的人群。

該公司的文件顯示,振華對先進的戰爭模式有濃厚興趣,比如美國情報機構的結構,以及如何利用社交媒體取得軍事勝利。該公司已獲得一個「社交媒體帳戶模擬系統」的軟件專利,這系統看起來就是可通過模仿人類特徵,來管理偽造的社交媒體用戶,從而使控制者更有效地傳播消息。

前加拿大國家安全分析師、卡爾頓大學國際關係學副教授卡文(Stephanie Carvin)對該數據庫做了分析。發現加拿大總理特魯多11歲的女兒埃拉-格蕾絲·特魯多(Ella-Grace Trudeau),和任職時間最長的加拿大國會議員弗萊(Hedy Fry)的成年兒子傑里米·弗萊(Jeremy Fry)也包括在其中。卡文表示,目前尚未確定該數據庫是中共情報部門使用的,還是普通一家公司希望出售給中共情報部門的。但明顯的是他們在收集中共感興趣的人的信息。對西方國家安全機構來說,更重要的是為什麼這些人在此數據庫中?他們打算用它來做什麼?

《環球郵報》稱,他們分析了振華數據庫的一個版本,其中包含了近16,000個涉及加拿大的條目。

該數據庫的文件是根據各種來源整理而成,比如新聞報導、美國總統川普關於貿易關稅的臉書帖文等。相關的信息對象,包括了從技術主管到大學教授,這些人中,大約70%是男性。

該數據庫的創建者將一個包含了3,767名加拿大人的列表分成3個等級。

被定為1級的對象,包括數十名現任及前任國會議員在内的,有直接影響力的人物;其中也包括保守黨新任領袖奧圖爾(Erin O’Toole),他的文檔與多數人一樣,僅包含一個7位數的識別號,以及一個去其國會官方簡介網頁的鏈接。該數據庫似乎特別關注加拿大西部城鎮的鎮長、專注於國際關係的學者及政府官員。其他被指定為1級的人,包括加拿大核安全委員會、食品檢驗局、財政委員會、運輸安全委員會、出口發展局等若干機構的高級官員,私隱專員辦公室的高官等。

被定為2級的人通常是當權者的親戚,例如特魯多的女兒和國會議員弗萊的兒子;加拿大的司法系統也是被關注的另一個重點,包含了法官的記錄,一直到加拿大最高法院的現任和前任法官。

被定為3級的人通常有犯罪記錄,主要是經濟犯罪。包括前電影和戲劇製作人德拉賓斯基(Garth Drabinsky),於2009年被判犯有欺詐罪;前SNC蘭萬靈(SNC Lavalin)高管愛莎(Riadh Ben Aissa),在瑞士對腐敗指控認罪,及前加拿大稅局稽核員艾恩麻林(Nicola Iammarrone),去年因受賄被定罪。

有關加拿大罪犯的條目非常突出,該數據庫列出了198名與毒品有關的人、178名與合謀有關的人、162名與欺詐有關的人及100名與洗錢有關的人。其中一些人被多次提到,包括前魁北克省拉瓦爾市市長瓦蘭科特(Gilles Vaillancourt)因欺詐罪於2016年入獄、在2006年多倫多反恐大掃蕩中被捕入獄的杜蘭尼(Amin Mohamed Durrani)、威騰(Michael Witen),因欺騙聯邦政府而被判有罪。

該數據庫中的文件內容,大多數只是來自推特、臉書及LinkedIn等社交網站的相關信息積累。 在某些情況下,相關人員有警方記錄時,他們的文檔包含了媒體報導的鏈接。

臉書發言人布爾喬瓦(Liz Bourgeois)和LinkedIn發言人比利·黃(Billy Huang)均表示,大規模抓取或複制信息違反了他們的政策,因此振華被禁止使用臉書等社交平台。

可能用途

上次我們説到加拿大有數千名政客,學者,研究人員等被列為中共追蹤的對象,這次我們接著講,到底還有什麽機構被追蹤,以及這些信息都去了哪裏?

《代碼戰爭黎明》(Dawn of the Code War)的作者之一格拉夫(Garrett Graff)說,一個人單獨的數據可能價值有限,但是,將相關數據相互疊加之後,將會呈現一個目標對象更完善的印象,包括這個人的背景、個人動機、和弱點等;同時,也提供了去影響相關人物的路線圖。

振華數據庫的結構,有點類似於道瓊斯(Dow Jones)的研究工具Factiva,它對來自世界各地的有影響力人物進行了分類。

《環球郵報》報導,振華辦公室的一名員工,將其公司的產品比作道瓊斯和中國供應商Wind Information的產品。她說,一些外國軟件公司能夠從社交媒體帖子中獲取諸如視頻、文本和音樂之類的內容,而振華能做到一次把這些内容全部拿到。

振華公司將其OKIDB數據庫描述為可以跟蹤人、機構、對象之間的聯繫及關係。這些人包括在軍事、政治、商業、科技、媒體、民間組織等領域的全球領袖和核心人物。振華的客戶來自政府、軍隊、大學和學術機構,他們可以使用振華公司的技術,對某教授進行更詳細的分析。

前美國情報高級官員兼中國問題專家埃夫蒂米亞德斯(Nicholas Eftimiades)最近出版了《中國間諜活動:作戰與戰術》一書。他說,據西方情報服務部門的估計,中共已收集了80%美國人口的個人身分信息。像振華這樣的公司,將人工智能工具應用於收集大量社交媒體數據,可以幫助他們的客戶收集當地、區域、國家或商業目標的信息。這是關於影響學術人員,影響從市長到政府高級領導人的能力,中共就是要影響他們,以服務中國共產黨的願望和目標。

在網上發表的信息中,振華強調其與軍隊的聯繫,其2名員工在他們LinkedIn網頁上公布的信息,提到與軍事有關的任務:一名高級研發工程師描述了其在「社交媒體培養系統及軍事部署模擬演示系統」的工作;一名產品銷售經理則討論了「挖掘軍事客戶對海外數據的業務需求」;該公司的一則招聘公告稱,候選人需能管理銷售並致力於「按黨、政府和軍方的要求管理系統」。

振華還列出了與安全機構有聯繫的一系列公司合作夥伴,包括Wenge Group使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來協助「智能執法」;LSSEC Tech為國家安全和軍事客戶提供加密工具和IT設備;GTCOM通過篩選社交媒體,找到公共辯論的熱點,為當局提供工具,減少群體事件發生的可能性;TRS將警察和黨列為其軟件服務客戶,這些軟件服務包括在線關係調查、「民意管理系統」和「水晶球情報分析平台」;CHRTC向政府安全機構提供「城市治理」產品。

在中國的記錄顯示,振華已獲得10項軟件專利,相關系統包括搜索全球智囊團、監視全球人員任免、收集實時電子通訊內容,以及社交媒體帳戶模擬。

社交媒體帳戶模擬是教電腦系統更好地模仿社交媒體上的人類用戶。振華在其網站上表示,其系統可以管理多個屬於虛擬人(機器人)的社交媒體帳戶,並在線管理其互動。當「收到分配的任務時,用戶可以選擇所有社交媒體帳戶或其中的一部分,去執行分配的指令。」

此類工具對推廣產品的公司會很有用,但振華解釋了其系統如何具有軍事價值。

振華在其微信公眾號「99號研究所」(Number 99 Institute)上發布了很多文章。其文章顯示了對美國情報機構的結構和等級關係,以及未來衝突形式的興趣。其中一篇也在振華網站上發布了,該文將社交媒體描述為「混合戰爭」的重要工具,描述了通過社交媒體操縱輿論是一種在戰場上爭取優勢的、經濟、有效的強大方式。

他們表示,「社交媒體可以操縱現實,削弱一個國家的行政、社會、軍事或經濟實力。」「它也可能導致一個國家產生內部衝突、社會兩極分化及激進化。」

聽到以上這些信息和分析,您對此有何感想呢?歡迎您在下面留言,和我們分享。

新唐人加拿大記者站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