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不救任志強?蔡霞曝內情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4日訊】中共「紅二代任志強被重判18年,震驚各界,因為任志強與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是密友,一度傳出王會出手救助任。但前中央黨校教授蔡霞並不這樣認為,並曝背後的內情。

中國退休房地產大亨、綽號「任大炮」的任志強,因多次公開批評習近平,於9月22日被北京市中級法院以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等判處18年徒刑,並罰金420萬元人民幣。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說,任志強被重判18年,這猶如在中共「紅二代」圈中投下一枚震撼彈,激起千重浪。商界及知識界人士也擔心因「說錯話」被追究。

報導引述北京商人董文浩的分析表示,身分特殊的任志強因言獲罪,被重判18年,當局此舉既是警告「紅二代」、企業家,也警告中共黨員和學者,不得批評中央領導人。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祕書鮑彤說,當局指控任志強所謂的貪污受賄,這會讓很多人產生恐慌心理,問題是一判就是18年,弄得人心惶惶,人們都擔心突然被扣上一頂刑事犯罪的帽子。

報導說,任志強被重判18年,前中央黨校教授蔡霞不久前因為批評習近平被取消退休待遇,銀行帳戶被封。這些事件是否意味著充滿榮耀和權勢色彩的所謂「紅二代」,在習近平治下正出現普遍的危機?

因為上一輩在中共體制內的權勢和資歷,任志強和蔡霞都屬於傳統意義上的「紅二代。」任的父親是前商業部副部長任泉生;蔡霞的祖輩在國民革命時期就加入了共產黨,被外界視為中共元老之一。

但在習近平主政的體制下,「紅二代」的身分並沒有讓他們免於因言獲罪而遭到的嚴酷處罰。

輿論普遍認為,任志強被重判與3月初寫的一篇文章有關,文中批評習近平處置疫情不當,並說習是「一位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

任志強遭重判18年 抱著炸彈擊鼓傳花 。(天亮時分)

王岐山害怕成為任志強後台

因為任志強與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交好多年,曾一度有傳聞王岐山會出手救助。但熟悉任志強的蔡霞並不這樣認為。

蔡霞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說,因為王岐山之前就有顧忌,他不能和任志強捆得很緊。如果捆得很緊,就變成了任志強在前邊,他就成了任志強的後台。

她強調,任志強和王岐山的目標不同,任志強是想讓中國走向自由民主,要改變這個制度,但王岐山不是。

報導說,對於這個說法似乎並不讓人意外。3月份,任志強失蹤之後,就有人說,王岐山與習近平是命運共同體,如果習近平槍斃任志強,王岐山就是第二個補槍的人。

也有港媒引述北京消息說,任志強被捕後,觸怒習近平,以致北京下令「任何人不得插手,不能介入,不能求情」,王岐山某種程度上已經靠邊站了,對習沒有什麼制衡。

網上4月份曾流傳出一份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上的講話。習罕見的談到任志強案,並稱任背後肯定有人,紀委正在查。習還談到「反習勢力」並威脅:對反習疫情要像對病毒一樣,實施檢測和隔離。

德媒分析說,疫情初期,由於中共瞞報、輿論封鎖和封城而造成的災害,讓中國社會對習近平有太多憤怒,自由派借著這種民意,直接發起了對習的挑戰。任志強在此敏感時刻發文批習,習會認為任背後一定存在一個黨內反習勢力。

報導說,任志強與王岐山是密友,這一反習勢力指向了王。但報導認為,任志強寫批習文章,不太可能去徵詢王的意見,更不會在王的授意下寫該文,但反習勢力就是要讓習看到該文並聯想到王,以加重二人之間的芥蒂,進一步離間和分化。

任志強正式被查辦,對照四年前,習近平怕的原來是它。(合成圖片)

「紅二代」也沒力量幫任志強

任志強從失蹤到如今被重判,不僅沒聽說王岐山出面救助,似乎也不見其他紅二代為任案辯護或伸出援手。只有紅二代蔡霞在海外網上發聲。

有分析人士說,任志強真正遭到殘酷迫害的時候,「紅二代」是不會幫他的,也沒有力量幫助他。因為他們非常清楚,自保是在中共體制下生存的一個法寶。

4月7日,中共北京市紀委公告任志強被調查後,任在北京的一位朋友4月8日致信熱門博主「一劍飄塵」。信中說,任志強案子是中共大腦王滬寧挂帥成立專案組,這是學習當年江青林彪集團的做法,王滬寧已經成為黨內的康生,他要重判任志強,討好習近平,目的是在二十大做副主席。

(註:康生在毛時代負責中共的情報機關。受到毛的信任,成為毛的忠實跟隨者。他也是「文化大革命」中的關鍵人物,死後被列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

信中說,王滬寧傳達習近平對調查組的口頭指示,聲稱過去30年中共當局有成績也有錯誤,但是因為資產階級壟斷了國家經濟命脈,造成經濟日益困頓。很明顯,要把當局這幾年搞砸的經濟錯誤,嫁禍給資產階級。

信中還說,他們經歷了文革,都認為當局很可能利用這起事件發動一場殺富濟貧。任志強地產界好友私下就說,「再不行動,中國又來一次文革,我們死無葬身之地。」

「一劍飄塵」分析說,中國經濟下行,甚至非常大概率是斷崖下跌。習必須找替罪羊。還有比這所謂「中間人群」更好的肥羊?這些人是過去三十多年的既得利益者,個個腰纏億貫。國庫空虛之際,剪他們羊毛更是一舉兩得的美事:同時收買民心。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范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