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鎔基愛將搬出趙紫陽 暗批習近平「雙循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7日訊】中共政權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峻危局,內鬥也更為激烈。日前,針對習近平從供給側改革經濟雙循環的布局,朱鎔基的前祕書、前財政部部長樓繼偉,罕見搬出前總理趙紫陽的經濟決策,並暗批供給側改革按經濟雙循環布局做不到。

綜合陸媒報導,中共前財政部部長樓繼偉日前撰文,分析了歷年的經濟決策。他說,一個經濟體對國內國際循環的依賴程度可以有不同的度量,這裡用貿易依存度度量。

在經濟學上,外貿依存度是衡量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經濟發展對進出口貿易的依賴程度,也是衡量一個國家或地區的國際市場開放程度的指標之一。

1978年以前,中國貿易依存度不足10%,是典型的封閉型經濟體。1978年以後,早期通過補償貿易和吸引外資,貿易依存度抬升,到1985年達到了23%。

文章說,中共國務院辦公廳調研室觀察到這一現象,分析認為中共整體改革還沒有開始,基礎設施也不完備,但應當抓機會,擴大開放,大力吸引外資,並在當年形成報告。

文中還罕見地提到,時任總理趙紫陽總理當時批示說,「我們應當實行沿海地區國際大循環戰略」,加以肯定。這是一個重要節點,貿易依存度逐步提升到1993年的32%,此一時期多數年份處於貿易逆差。

趙紫陽因在1989年「六四」民主運動中支持示威的學生,被中共元老趕下台,被軟禁多年後於2005年去世。目前,他的名字在中國仍是禁忌。

文章接著分析說,1994年是另一個重要節點。從中國外匯、外貿體制改革開始,貿易依存度逐年抬升,到2006年達到頂點為67%。再到2007年全球金融危機開始,中國勞動力成本快速上升,農民工紅利逐步消失,貿易依存度逐年下降,到2019年為35%。

文章坦承,從國民經濟角度看,積極參與國際大循環,增加國民收入,也會增加國內需求。重要的是解決好制約雙循環的堵點: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依法治國」、降低基礎設施和准公共設施的用戶成本、維護和改進國際規則。

針對當局提出的經濟雙循環,文章強調真正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基於規則的對外開放和依法治國兩個要點。

文章還不點名提醒當政者:「特別要提醒,既然是客觀規律,政府有意按雙循環優化產業鏈布局是做不到的,競相動用公共資金搶占技術新高地是做不好的,得不償失,還會引起國內外的誤解。」

樓繼偉多次炮轟中共政策

現年70歲的樓繼偉被認為是中共前總理朱鎔基的親信,是中共體制內「改革派」官員之一,其仕途升遷軌跡與朱鎔基的升遷軌跡重合。從上海跟隨朱到國務院,樓曾在財政部任職多年,參與稅制改革,是當時外匯管理體制改革的牽頭人。

朱鎔基於1998年3月出任總理後不久,樓繼偉就出任財政部副部長。2013年3月樓出任財政部部長。2016年11月7日被免職財政部部長職務,10日,被任命為全國社保基金理事長。

樓繼偉擔任中共財政部副部長時,曾經脫口對與其爭論的中共人大預算工作委員會的人說,「你不懂預算」。

在卸任中共財長後,樓繼偉仍頻繁出現在中國改革與公共政策辯論場,並多次炮轟中共的政策。他也多次在公開場合發表對財稅改革、社保基金投資等方面的言論。

2019年2月16日,中國經濟50人論壇2019年年會上,樓繼偉炮轟以「三去一降一補」為核心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缺乏市場化改革精神,已經淪落為「行政運動式」。

他還批評民企黨建中的錯誤做法和過左言論,「黨的作用代替公司的決策,對民營企業的信心影響很大」。「實際金融自己的加槓桿是2012年第四次金融工作會議以後綜合經營造成的,我覺得這是失誤的,現在造成了重大的金融風險。」

同年3月,樓繼偉對記者說,「無論如何,中國製造2025戰略不應該提出。我從一開始就反對它,我對它並不十分贊同。」他說:「中國製造2025的負面影響為浪費了納稅人的錢」,「且中國製造2025說的天花爛墜,但事實上幾乎無所成。」

「中國製造2025」是由中共國務院推出,計劃斥資3000億美元,重點扶植新能源、機器人、半導體和納米技術等10個高新技術產業。誓言到2025年,實現中國從「製造大國」變身「製造強國」的目標。

2019年4月,樓繼偉突然提前卸任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理事長一職。

外媒當時報導,樓繼偉因公開批評「中國製造2025」計劃觸怒了習近平而提前丟官。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曲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