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爱将搬出赵紫阳 暗批习近平“双循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27日讯】中共政权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危局,内斗也更为激烈。日前,针对习近平从供给侧改革经济双循环的布局,朱镕基的前秘书、前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罕见搬出前总理赵紫阳的经济决策,并暗批供给侧改革按经济双循环布局做不到。

综合陆媒报导,中共前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日前撰文,分析了历年的经济决策。他说,一个经济体对国内国际循环的依赖程度可以有不同的度量,这里用贸易依存度度量。

在经济学上,外贸依存度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发展对进出口贸易的依赖程度,也是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的国际市场开放程度的指标之一。

1978年以前,中国贸易依存度不足10%,是典型的封闭型经济体。1978年以后,早期通过补偿贸易和吸引外资,贸易依存度抬升,到1985年达到了23%。

文章说,中共国务院办公厅调研室观察到这一现象,分析认为中共整体改革还没有开始,基础设施也不完备,但应当抓机会,扩大开放,大力吸引外资,并在当年形成报告。

文中还罕见地提到,时任总理赵紫阳总理当时批示说,“我们应当实行沿海地区国际大循环战略”,加以肯定。这是一个重要节点,贸易依存度逐步提升到1993年的32%,此一时期多数年份处于贸易逆差。

赵紫阳因在1989年“六四”民主运动中支持示威的学生,被中共元老赶下台,被软禁多年后于2005年去世。目前,他的名字在中国仍是禁忌。

文章接着分析说,1994年是另一个重要节点。从中国外汇、外贸体制改革开始,贸易依存度逐年抬升,到2006年达到顶点为67%。再到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开始,中国劳动力成本快速上升,农民工红利逐步消失,贸易依存度逐年下降,到2019年为35%。

文章坦承,从国民经济角度看,积极参与国际大循环,增加国民收入,也会增加国内需求。重要的是解决好制约双循环的堵点: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进“依法治国”、降低基础设施和准公共设施的用户成本、维护和改进国际规则。

针对当局提出的经济双循环,文章强调真正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基于规则的对外开放和依法治国两个要点。

文章还不点名提醒当政者:“特别要提醒,既然是客观规律,政府有意按双循环优化产业链布局是做不到的,竞相动用公共资金抢占技术新高地是做不好的,得不偿失,还会引起国内外的误解。”

楼继伟多次炮轰中共政策

现年70岁的楼继伟被认为是中共前总理朱镕基的亲信,是中共体制内“改革派”官员之一,其仕途升迁轨迹与朱镕基的升迁轨迹重合。从上海跟随朱到国务院,楼曾在财政部任职多年,参与税制改革,是当时外汇管理体制改革的牵头人。

朱镕基于1998年3月出任总理后不久,楼继伟就出任财政部副部长。2013年3月楼出任财政部部长。2016年11月7日被免职财政部部长职务,10日,被任命为全国社保基金理事长。

楼继伟担任中共财政部副部长时,曾经脱口对与其争论的中共人大预算工作委员会的人说,“你不懂预算”。

在卸任中共财长后,楼继伟仍频繁出现在中国改革与公共政策辩论场,并多次炮轰中共的政策。他也多次在公开场合发表对财税改革、社保基金投资等方面的言论。

2019年2月16日,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上,楼继伟炮轰以“三去一降一补”为核心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缺乏市场化改革精神,已经沦落为“行政运动式”。

他还批评民企党建中的错误做法和过左言论,“党的作用代替公司的决策,对民营企业的信心影响很大”。“实际金融自己的加杠杆是2012年第四次金融工作会议以后综合经营造成的,我觉得这是失误的,现在造成了重大的金融风险。”

同年3月,楼继伟对记者说,“无论如何,中国制造2025战略不应该提出。我从一开始就反对它,我对它并不十分赞同。”他说:“中国制造2025的负面影响为浪费了纳税人的钱”,“且中国制造2025说的天花烂坠,但事实上几乎无所成。”

“中国制造2025”是由中共国务院推出,计划斥资3000亿美元,重点扶植新能源、机器人、半导体和纳米技术等10个高新技术产业。誓言到2025年,实现中国从“制造大国”变身“制造强国”的目标。

2019年4月,楼继伟突然提前卸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一职。

外媒当时报导,楼继伟因公开批评“中国制造2025”计划触怒了习近平而提前丢官。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曲铭)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