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身前線記錄真相 港攝影師親述九死一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9月28日訊】香港的新聞自由正在被打壓,但每一個來自抗爭現場的新聞畫面,都是有一群人流下血汗,甚至遭受生命威脅,經歷九死一生所記錄下來的真相。香港媒體《癲狗日報》的前線攝影記者鄭凱帆,分享他的故事。

前線攝影記者 鄭凱帆:「(今年1月18日晚)有一些不知名的人士,在我走一條很長的樓梯,在看手機的時候,突然有人用腳把我踢下樓梯,那個樓梯有50多階,我滾了下去,導致我的肩、手現在都要用金屬來接駁。」

露出手術傷疤,曾是前線攝影師的鄭凱帆說,當時他正調查一宗離奇的「墜樓案」,也被不明人士跟蹤,儘管沒有證據證明他被襲擊與調查案有關,但這難以解釋的巧合,讓他的手,只剩下三成工作能力。而這並不是他,第一次遭遇暴力對待。回想去年底,他在旺角直播警方抓捕抗爭者,突然被近距離噴胡椒水,再被推到一旁被警棍一陣狂歐。

前線攝影記者 鄭凱帆:「我想超過了二、三十棍,就是這樣一直打,後來我看回那個直播,幸好我有一個背囊頂著,因為你可以聽到他們(警察)砰砰的聲音,我想可能他們也意會到,他們打的那個背囊裡面是有腳架的,所以可以說是那個腳架救了我一命,不然我應該後面的肋骨可能全裂了或斷了。」

鄭凱帆原是一名資深商業攝影師,2014年起,他受聘為一家報社當特約記者,投身新聞前線,同時也在社區教攝影,對象多半是年輕學生。去年七一,原本打算勸學生離開立法會抗爭的他,反而被在場學生的理念感動,讓他決定用直播記錄真相,更經常目睹,港警執法的荒謬。

前線攝影記者 鄭凱帆:「他們一走過來就說,關掉你們的直播,我問他直播為什麼要關掉?他說,我們要搜查,就要把直播關掉,你關不關?我們只有把它關了。有一次我們把直播關掉了,關了直播,他們就說了一句都很離譜的話。我說我們有採訪的自由,他說「新聞自由,我給你們的你們就有,我不給你們的你們就沒有」。(這個是傳媒聯絡隊的人說的還是警察說的) 一個防暴警察說的,我們全都是關了機的,他才有膽說這句話。」

去年11月港警圍攻理工大學期間,鄭凱帆在校園連續直播長達8小時,他一邊直播一邊哭,不僅僅因為這是他的母校,他怎樣也沒想過香港,有一天,會是這樣。

前線攝影記者 鄭凱帆:「我在想,為什麼要逼到這些人(學生)去到這麼盡(拼命)?有一句話就是,為什麼要去解決一些提出問題的人,而不是解決這件事情,而是去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到最後我就想起這一句話,提出問題,是因為這個社會有問題,他才會提出問題,但是你去解決這個提出問題的人,這是不是本末倒置?」

目睹以往美麗的城市逐漸變成一座監獄,新聞自由越收越緊,鄭凱帆把自己拍攝過的直播片全部備份,他希望留下紀錄,讓下一代知道,香港曾經經歷過的這段歷史。

新唐人記者梁珍、張芃香港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