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總統辯論再生變故 川普團隊:主題偏向拜登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20日訊】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和前副總統拜登的第三場電視辯論會再生變故。川普連任競選團隊19日說,總統辯論委員會試圖改變22日總統辯論會的焦點,主題偏向拜登

11月3日是美國總統大選開票日。第一場總統大選辯論之後,因川普感染中共病毒,拜登競選班子以川普存在傳染病毒風險為由,要求取消第二場辯論。

總統辯論委員會經過幾番磋商,10月15日的第二場辯論,改為市民大會的方式讓兩位候選人與公眾交流。

第三場總統辯論安排在10月22日,也是最後一場辯論,地點是田納西州的納什維爾市。

10月19日,川普競選顧問賈森‧米勒(Jason Miller)在電話會議上對傳媒說,原定22日舉行的最後辯論是關於外交政策的,但委員會在試圖擴大討論的話題範圍。

米勒說:「我們相信,這是拜登競選團隊的要求,他們不想談論拜登支持無休止的戰爭,以及給伊朗送去成捆的現金;不想談論事實——當我們看到錢流入亨特(Hunter Biden,拜登的兒子)口袋後,拜登對中共妥協了。」

他表示:「拜登競選團隊不想談論外交政策。很明顯,辯論委員會也在向後傾斜,試圖幫助拜登競選團隊……他們正像往常一樣努力移動門柱。」

米勒補充說:「我們還聽到辯論委員會可能再次嘗試更改規則,試圖讓一名操縱人員、身處控制卡車中的某個位置,隨時關閉總統的麥克風,這將會再次完全違反我們最初達成的協議。」

他表示,總統川普很可能會在辯論中指明,拜登捲入其子的國際業務往來。

米勒說,無論哪種方式,總統川普對最後辯論非常有信心,他期待著有機會回答有關「主席」或「大佬」的問題(影射拜登父子收取外國公司酬勞),或者他們從外國實體拿走何種現金,以及聽到拜登談論他對戰爭的不斷支持。

川普競選團隊還公開了寫給總統辯論委員會的信函,要求他們堅持外交政策的主題。

川普的競選經理比爾·斯蒂芬(Bill Stepien)說:「我們寫這封信是因為我們對宣布的辯論主題深表關切,因為幾個月前川普競選團隊和拜登競選團隊均同意的系列活動被統稱為『外交政策辯論』。」

他說,「辯論主持人克里斯汀·韋爾克(Kristen Welker)宣布的主題(抗擊冠狀病毒、美國家庭、美國種族、氣候變化、國家安全和領導力)是非常嚴肅和值得討論,但其中只有少數幾個涉及外交政策。」

斯蒂芬還提到《紐約郵報》最近的爆料說,「我們知道拜登迫切希望避免談論他自己的外交政策紀錄……最新信息揭示,拜登本人被指從他的兒子亨特安排的、和一家跟共產中國有關的能源公司的交易中獲利。」

斯蒂芬表示,如果一位主要大黨的總統候選人向中國共產黨妥協,這是美國人應該聽到的事。拜登想避開這一點也不足為奇。在辯論前幾天,委員會徹底改變最後辯論的重點,這是完全不負責任,是想割裂拜登的歷史紀錄。

美國保守派媒體《國家脈動》(The National Pulse)此前也曾披露,與辯論委員會關係密切的兩個組織都明顯偏向民主黨。

報導說,這兩個組織分別是總部位於加州洛杉磯的智庫「博古睿研究院」(The Berggruen Institute);另一個則是「過渡完整計劃」(Transition Integrity Project,TIP)。

博古睿研究院與中共關係密切。博古睿中國中心向北京大學等中國大學挹注數千萬美元,合作機構有許多是在中共直接控制之下,例如中國科學院、中國社會科學院等。

而「過渡完整計畫」則由金融大亨索羅斯(George Soros)資助,反川普立場鮮明。

據悉,博古睿研究院與「過渡完整計畫」的聯繫,在於博古睿共同創辦人吉爾曼(Nils Gilman),他擔任博古睿研究院的專案副總裁,並兼任Noema雜誌的副主編。

「過渡完整計畫」網羅政治工作者、學者和前政府官員,分成川普隊、拜登隊、媒體隊與公務員隊,推演川普大勝、拜登大勝、拜登險勝和類似2000年大選僵局等情境,反川普色彩強烈。

(記者李芸綜合報導/責任編輯:祝馨睿)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