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權貴劫掠經濟」剝削壓迫百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0月21日訊】中共權貴劫掠經濟」剝削壓迫百姓,在今年疫情爆發之後,更為變本加厲,因為全國百業蕭條,中共權貴們「撈錢」的路子減少,於是在交通、教育等民生方面下手,各種公開的勒索和罰款大行其道,導致中國老百姓苦不堪言。

中共官方數據計算,2019年大陸人均一年的違章罰款大約500元人民幣,全年的交通違章罰款總額超過2000億元。以瀋海高速3374公里攝像頭為例,每年僅拍攝的交通違規就超過12萬起,僅1年就獲取罰款金額2,500萬元,盈利能力遠超過許多上市公司。

近日有大陸車主披露,大陸車輛年檢也成為盤剝車主的方式,他有一輛皮卡,找黃牛去年檢要一百元,如果自行去年檢,不向檢測站人員行賄送禮就通過不了。

大陸車主 譚先生:「每一輛車去年檢要交幾百塊錢,全中國大陸每年要交幾百億去給檢測站,你沒有官方背景的人,你去開個檢測站,基本上審批你是過不了關。他們有他們的套路,年檢過不了,你自然會去找他行賄,僅僅就是送了兩包菸,尾氣檢驗過關,也就是說這些工作人員,他們有利用他們的權限索賄。」

近日還有大陸家長揭露,大陸小孩上學都要給老師好處費,他的小孩上的是公立學校的學前班,沒給老師好處費受到百般刁難,最後不得不給錢。

大陸家長 彭先生:「上學都得給老師好處費,五百塊錢,還有給一千的,一千多的,俺們家小孩就是沒給,在學校受氣,老師找你的彆扭,你不屈從你小孩總點名批評你啊,上後座坐著去,給你罰站,沒辦法了,給老師五百塊錢,老師沒有客氣一下,直接揣兜裡了。」

據《民生觀察》報導,大陸許多學校都以封閉教育為藉口,將大批學生圈禁於校內,每天吃,住生活費固定,外加飲水,洗衣,用電用水等等名目繁多的費用,家長普遍感到不勝重負。中國教育這種權力壟斷的行業,卻引入這種事關學生日常的消費,實際上就是借用教育來綁架勒索,使整個國民教育變成了權貴劫掠場。

彭先生:「現在中國老百姓的生活太苦了,你沒權沒勢的,你就得受剝削,受壓迫,有權的人他們生財,貪污索賄,剝削壓迫你老百姓,老百姓反正就是當一茬一茬韭菜,不是說治不了,就是不治,你要想治的話,你就得實行民主。」

另據大陸媒體報導,「罰款經濟」在交通部門表現突出,河北、山東、河南等許多省市在國省幹線違規限高、違規設卡,許多司機因此被開罰單,司機們叫苦連天,還嚴重影響貨車的通行與道路安全。

新唐人記者熊斌、鐘元採訪報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