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权贵劫掠经济”剥削压迫百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21日讯】中共权贵劫掠经济”剥削压迫百姓,在今年疫情爆发之后,更为变本加厉,因为全国百业萧条,中共权贵们“捞钱”的路子减少,于是在交通、教育等民生方面下手,各种公开的勒索和罚款大行其道,导致中国老百姓苦不堪言。

中共官方数据计算,2019年大陆人均一年的违章罚款大约500元人民币,全年的交通违章罚款总额超过2000亿元。以沈海高速3374公里摄像头为例,每年仅拍摄的交通违规就超过12万起,仅1年就获取罚款金额2,500万元,盈利能力远超过许多上市公司。

近日有大陆车主披露,大陆车辆年检也成为盘剥车主的方式,他有一辆皮卡,找黄牛去年检要一百元,如果自行去年检,不向检测站人员行贿送礼就通过不了。

大陆车主 谭先生:“每一辆车去年检要交几百块钱,全中国大陆每年要交几百亿去给检测站,你没有官方背景的人,你去开个检测站,基本上审批你是过不了关。他们有他们的套路,年检过不了,你自然会去找他行贿,仅仅就是送了两包烟,尾气检验过关,也就是说这些工作人员,他们有利用他们的权限索贿。”

近日还有大陆家长揭露,大陆小孩上学都要给老师好处费,他的小孩上的是公立学校的学前班,没给老师好处费受到百般刁难,最后不得不给钱。

大陆家长 彭先生:“上学都得给老师好处费,五百块钱,还有给一千的,一千多的,俺们家小孩就是没给,在学校受气,老师找你的别扭,你不屈从你小孩总点名批评你啊,上后座坐着去,给你罚站,没办法了,给老师五百块钱,老师没有客气一下,直接揣兜里了。”

据《民生观察》报导,大陆许多学校都以封闭教育为借口,将大批学生圈禁于校内,每天吃,住生活费固定,外加饮水,洗衣,用电用水等等名目繁多的费用,家长普遍感到不胜重负。中国教育这种权力垄断的行业,却引入这种事关学生日常的消费,实际上就是借用教育来绑架勒索,使整个国民教育变成了权贵劫掠场。

彭先生:“现在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太苦了,你没权没势的,你就得受剥削,受压迫,有权的人他们生财,贪污索贿,剥削压迫你老百姓,老百姓反正就是当一茬一茬韭菜,不是说治不了,就是不治,你要想治的话,你就得实行民主。”

另据大陆媒体报导,“罚款经济”在交通部门表现突出,河北、山东、河南等许多省市在国省干线违规限高、违规设卡,许多司机因此被开罚单,司机们叫苦连天,还严重影响货车的通行与道路安全。

新唐人记者熊斌、钟元采访报导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