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祕密越多 越明白危險就在眼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他們不說話,只是靜靜地聽我們講。畢竟在中共的監控下,又是大陸公檢法系統的人,電話和一舉一動都是被監聽、監控的。不過,聽完真相後,對方會跟我們連連道謝,這一類人特別多。」洛杉磯電話勸三退的快速退黨服務中心(RTC)的義工小霞表示,早期時,經常會遇到掛斷電話不聽真相或口出惡語的人,但如今的形勢完全變了,很多中共高官都是想方設法躲避中共監控,耐心聽真相。共產黨的官員們,都感覺到了中共政權已經出現了問題,但是這個問題有多大?不同的人,說法也不同。越是接近中共政權中心的人,越是意識到問題有多大。

知道祕密最多的人,才明白危險已近在眼前。

東德法庭上的證詞

1989年12月4日,就在柏林牆被推倒的一個月之後,東德埃爾福特市的一棟政府辦公大樓樓頂冒出了陣陣黑煙。原來這裡的祕密警察,已經預感到危險即將降臨,因此急於銷毀祕密檔案。

火光引起一位女醫生的注意,憑著勇氣與正義感,她與趕來的市民們赤手空拳的衝進了祕密警察大樓,強行接管了正在被銷毀的祕密檔案。東德各地開始搶救祕密檔案館,180公里長的文件來不及銷毀,被市民完整接手。

正是這些搶救回來的祕密檔案,記錄了東德共產黨的罪行。

東德百姓從收到的電視信號、親友傳遞的訊息中,獲知了西德的真實情況,僅在1950年代就有270萬東德居民越境到西德。1961年,東德修建柏林牆阻止居民逃向西方。

東德政府下令對越境者加以射殺。東德政府要焚燒的,就是這些下令打擊、監視、屠殺普通民眾的祕密文件。

這些被搶救回來的文件,成為判決東德共產黨的重要證據。那麼,有一個問題是,如果這些祕密檔案當時被東德共產黨完全燒掉了,那又怎麼樣呢?是不是就無法追究共產黨屠戮人民的罪行了呢?

在判決東德共產黨總書記克倫茨的法庭上,百姓紛紛出庭作證,證明他們的親人在翻越柏林牆時,被東德士兵槍殺。

一位試圖翻越柏林牆的東德市民,被東德衛兵擊殺。死者的妹妹出庭時悲憤地指出,費希特在死以前忍受了五十分鐘的劇痛,沒有人(敢穿過無人地帶)過來救他。她說了一句擲地有聲,感人肺腑的話:「今天我來到這裡,只是為了正義,而不是為了仇恨。」一個又一個證人出場,述說親人在翻越柏林牆時被槍殺的證詞。

即使沒有東德的那些被搶救回來的祕案檔案,東德共產黨同樣難逃法網,難逃普世價值天平上的善惡稱量。

歲月靜好的背後

在看起來一片歲月靜好的中國大陸,在平靜的水面下已是波濤洶湧。

所有的公務員,出國的護照被上繳,甚至到了鄉長、村長的級別都要上繳。對於出國有公幹者,嚴加審查,並以「互監」制度,讓出國的人受其他人的牽制,讓他無法單獨投誠、脫逃。

在2019年,武漢肺炎疫情尚未爆發,世界與中共的關係表面上,因貿易等等因素還在維繫。然而,危機四伏的中共已經令一些有良知的人無法坐等災禍。

2019年11月22日,中共前特工王立強投誠澳洲。王是中共建政後第一個公開披露自己的中共特工身分。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表示,「這應該是中共70年來最嚴重的間諜叛逃事件,因為他是中共專業間諜在香港運作的一個樞紐,而他的上司則是在香港的中國情報機構的核心人物之一。此前唯一可比的是俞強生,但俞本人並非出身間諜,沒有實際操作,除了暴露了金無怠,很少有情報可以提供。」王立強全面地揭露了中共控制香港、台灣的輿論及民意,是網絡狀、細密的滲透,幾乎將中共的鐵幕戳了一個大洞。

王立強對媒體披露他之所以站出來,是因為他親眼看到反送中期間,中共把香港搞成那樣壞,令他非常痛心,他不想讓台灣也變成香港那樣,才冒著生命危險站出來,曝光中共針對香港及台灣的間諜系統。

而在2019年11月16日,一位中共官員冒死向《紐約時報》提供了400多頁關於中共在新疆,以教育轉化和職業培訓為名,大規模拘禁維族人士和其他少數族裔的文件後,11月24日,華盛頓非政府組織「國際調查記者同盟」曝光了又一批有關新疆百萬集中營的中共內部文件,美媒稱,文件內容令人不寒而慄。

2020年:覺醒的一年

蘇聯的倒塌在西方的意料之外,東歐共產國家也是一樣,當東德領導人昂納克聽到西方有人說東德政權還可以支撐下去時,「忍不住捧腹大笑」,時任法國總統的密特朗訪問東德時,曾拍著當時的國務委員會祕書長克倫茨的肩膀說:「東德得繼續存在下去。」這自然也是昂納克等人大笑的原因之一。

中共政權也一樣,自詡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共自認為至少還可以維繫幾十年的政權。然而,2020年的一場大瘟疫,一場已導致全球3500萬人確診,超過100萬死亡的武漢肺炎,把中共謊言成性,漠視生命,自私狂妄的本性完完全全地展現出來。

一位從美國回來的人稱,美國所有的普通人都知道是中共隱瞞了疫情,他們自己封城自救,卻讓500萬人流向世界各地,他們為什麼不同時管住飛往世界各地的航班?連這位歸國人士的美國房東都知道,有一位醫師李文亮,因為說了實話而被警察傳喚。

2020年的中共疫情,與2019年中共在香港反送中的數萬枚催淚彈,兩千多具「被自殺」屍體的暴力惡行,構成了一幅「謊言與暴力」的全息圖像,中共的邪惡內核已一覽無餘。

有知情者,冒著生命危險將中共2020年1月3日下發的3號文發送到海外,早在1月初中共就勒令病毒真相的公開。國家衛健委的「3號文」,「武漢悲劇的源頭之一」被海外公開。

謊言仍在繼續,真相已在路上。

一位中共高層幕僚坦率地對美國研究中國問題專家說林蔚說,「林蔚,我們已經走投無路了,每個人都清楚這個體制已經完了,我們進了死胡同。我們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因為這裡處處是雷,踏錯一步就可能會粉身碎骨。」

香港《爭鳴》雜誌日前撰文披露,在2015年中紀委第52次常委會上,王岐山公開承認中共體制已經瀕臨崩潰的臨界點。王說,黨內腐敗墮落狀況、規模、深度已經到了變質、崩潰的臨界點,「這不是你承認不承認、接受不接受的嚴峻事實。」

而中共紅二代羅援,在2015年更是罕見地預言中共亡黨之日,恐「共產黨人骨灰難留」。

其實,早在1960年大饑荒時期,曾任民盟中央副主席的羅隆基就說過:「他們知道出了毛病,但到現在還不知道毛病出在哪裡,檢查糾正沒有觸及到基本問題,訂的措施沒有抓住要點,只會把事情愈搞愈糟,毛病癒出愈多……共產黨講唯物,實際上最唯心,說的是客觀規律,實際上最不尊重客觀規律。他們現在拿著1848年的資本論,解決1958年的問題。這是一個什麼制度?平心而論,我要對人類負責,就不能同意這個制度。」

半個世紀以後,人們才知道,羅隆基的這些當時被打為「反動」的言論,卻說出了共產黨的真相。

世界從共產噩夢中醒來

國際權威機構皮尤中心的一份調查顯示,全世界一百餘國家平均70%的人,反感中共。這是有史以來,從未有過的一幕,全世界投票,表決當今唯一的共產政權到底是什麼底色。

美國國務院於2020年10月14日正式公布將制裁10名中港高官,並警告國際金融機構,不要與被制裁人士有業務往來,否則將會受到二級制裁。而在此前,受到這樣的制裁僅有伊朗、北朝鮮等政權。

與蘇聯、東歐共產國家的突然倒塌不同,中共是在全世界的注目下,一步一步地滑向深淵。這是不是上天在給予聽信中共那些堂而皇之的陳詞濫調者,更多的選擇機會呢?世人是不是應該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會呢?

美國移民局於10月2日,將禁止共產黨員入境寫入《移民手冊》,其涉及面超過中國大陸與共產黨組織相關聯的兩億人。

任何一個理智的人都知道,這個時候該做什麼。「與中共脫鉤」,沒有什麼事情比這個更重要了——據海外退黨中心統計,在美國不許中共黨員及附屬組織成員移民的政策出台後,到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辦理「三退」證書的人數激增。據不完全統計,激增的人數大約一半來自中國大陸,一半來自海外各國。

或許還有在觀望的華人:我是共產黨員,入過黨,我可以不說,我可以隱瞞,我也許就可以矇混過關了。然而,對於加入共產黨是可以追溯的,即使是入了籍,或者已經是綠卡持有者,一旦發現隱瞞共產黨員的身分,綠卡可能被吊銷,或被遣返,是非常嚴重的後果。

世界正在圍堵中共,所有的黨、團、隊員,只要是它的一分子,都會面臨被清算的危險,及早「三退」是明智的選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