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秘密越多 越明白危险就在眼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他们不说话,只是静静地听我们讲。毕竟在中共的监控下,又是大陆公检法系统的人,电话和一举一动都是被监听、监控的。不过,听完真相后,对方会跟我们连连道谢,这一类人特别多。”洛杉矶电话劝三退的快速退党服务中心(RTC)的义工小霞表示,早期时,经常会遇到挂断电话不听真相或口出恶语的人,但如今的形势完全变了,很多中共高官都是想方设法躲避中共监控,耐心听真相。共产党的官员们,都感觉到了中共政权已经出现了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有多大?不同的人,说法也不同。越是接近中共政权中心的人,越是意识到问题有多大。

知道秘密最多的人,才明白危险已近在眼前。

东德法庭上的证词

1989年12月4日,就在柏林墙被推倒的一个月之后,东德埃尔福特市的一栋政府办公大楼楼顶冒出了阵阵黑烟。原来这里的秘密警察,已经预感到危险即将降临,因此急于销毁秘密档案。

火光引起一位女医生的注意,凭著勇气与正义感,她与赶来的市民们赤手空拳的冲进了秘密警察大楼,强行接管了正在被销毁的秘密档案。东德各地开始抢救秘密档案馆,180公里长的文件来不及销毁,被市民完整接手。

正是这些抢救回来的秘密档案,记录了东德共产党的罪行。

东德百姓从收到的电视信号、亲友传递的讯息中,获知了西德的真实情况,仅在1950年代就有270万东德居民越境到西德。1961年,东德修建柏林墙阻止居民逃向西方。

东德政府下令对越境者加以射杀。东德政府要焚烧的,就是这些下令打击、监视、屠杀普通民众的秘密文件。

这些被抢救回来的文件,成为判决东德共产党的重要证据。那么,有一个问题是,如果这些秘密档案当时被东德共产党完全烧掉了,那又怎么样呢?是不是就无法追究共产党屠戮人民的罪行了呢?

在判决东德共产党总书记克伦茨的法庭上,百姓纷纷出庭作证,证明他们的亲人在翻越柏林墙时,被东德士兵枪杀。

一位试图翻越柏林墙的东德市民,被东德卫兵击杀。死者的妹妹出庭时悲愤地指出,费希特在死以前忍受了五十分钟的剧痛,没有人(敢穿过无人地带)过来救他。她说了一句掷地有声,感人肺腑的话:“今天我来到这里,只是为了正义,而不是为了仇恨。”一个又一个证人出场,述说亲人在翻越柏林墙时被枪杀的证词。

即使没有东德的那些被抢救回来的秘案档案,东德共产党同样难逃法网,难逃普世价值天平上的善恶称量。

岁月静好的背后

在看起来一片岁月静好的中国大陆,在平静的水面下已是波涛汹涌。

所有的公务员,出国的护照被上缴,甚至到了乡长、村长的级别都要上缴。对于出国有公干者,严加审查,并以“互监”制度,让出国的人受其他人的牵制,让他无法单独投诚、脱逃。

在2019年,武汉肺炎疫情尚未爆发,世界与中共的关系表面上,因贸易等等因素还在维系。然而,危机四伏的中共已经令一些有良知的人无法坐等灾祸。

2019年11月22日,中共前特工王立强投诚澳洲。王是中共建政后第一个公开披露自己的中共特工身份。

中国问题专家横河表示,“这应该是中共70年来最严重的间谍叛逃事件,因为他是中共专业间谍在香港运作的一个枢纽,而他的上司则是在香港的中国情报机构的核心人物之一。此前唯一可比的是俞强生,但俞本人并非出身间谍,没有实际操作,除了暴露了金无怠,很少有情报可以提供。”王立强全面地揭露了中共控制香港、台湾的舆论及民意,是网络状、细密的渗透,几乎将中共的铁幕戳了一个大洞。

王立强对媒体披露他之所以站出来,是因为他亲眼看到反送中期间,中共把香港搞成那样坏,令他非常痛心,他不想让台湾也变成香港那样,才冒着生命危险站出来,曝光中共针对香港及台湾的间谍系统。

而在2019年11月16日,一位中共官员冒死向《纽约时报》提供了400多页关于中共在新疆,以教育转化和职业培训为名,大规模拘禁维族人士和其他少数族裔的文件后,11月24日,华盛顿非政府组织“国际调查记者同盟”曝光了又一批有关新疆百万集中营的中共内部文件,美媒称,文件内容令人不寒而栗。

2020年:觉醒的一年

苏联的倒塌在西方的意料之外,东欧共产国家也是一样,当东德领导人昂纳克听到西方有人说东德政权还可以支撑下去时,“忍不住捧腹大笑”,时任法国总统的密特朗访问东德时,曾拍著当时的国务委员会秘书长克伦茨的肩膀说:“东德得继续存在下去。”这自然也是昂纳克等人大笑的原因之一。

中共政权也一样,自诩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共自认为至少还可以维系几十年的政权。然而,2020年的一场大瘟疫,一场已导致全球3500万人确诊,超过100万死亡的武汉肺炎,把中共谎言成性,漠视生命,自私狂妄的本性完完全全地展现出来。

一位从美国回来的人称,美国所有的普通人都知道是中共隐瞒了疫情,他们自己封城自救,却让500万人流向世界各地,他们为什么不同时管住飞往世界各地的航班?连这位归国人士的美国房东都知道,有一位医师李文亮,因为说了实话而被警察传唤。

2020年的中共疫情,与2019年中共在香港反送中的数万枚催泪弹,两千多具“被自杀”尸体的暴力恶行,构成了一幅“谎言与暴力”的全息图像,中共的邪恶内核已一览无余。

有知情者,冒着生命危险将中共2020年1月3日下发的3号文发送到海外,早在1月初中共就勒令病毒真相的公开。国家卫健委的“3号文”,“武汉悲剧的源头之一”被海外公开。

谎言仍在继续,真相已在路上。

一位中共高层幕僚坦率地对美国研究中国问题专家说林蔚说,“林蔚,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每个人都清楚这个体制已经完了,我们进了死胡同。我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因为这里处处是雷,踏错一步就可能会粉身碎骨。”

香港《争鸣》杂志日前撰文披露,在2015年中纪委第52次常委会上,王岐山公开承认中共体制已经濒临崩溃的临界点。王说,党内腐败堕落状况、规模、深度已经到了变质、崩溃的临界点,“这不是你承认不承认、接受不接受的严峻事实。”

而中共红二代罗援,在2015年更是罕见地预言中共亡党之日,恐“共产党人骨灰难留”。

其实,早在1960年大饥荒时期,曾任民盟中央副主席的罗隆基就说过:“他们知道出了毛病,但到现在还不知道毛病出在哪里,检查纠正没有触及到基本问题,订的措施没有抓住要点,只会把事情愈搞愈糟,毛病愈出愈多……共产党讲唯物,实际上最唯心,说的是客观规律,实际上最不尊重客观规律。他们现在拿着1848年的资本论,解决1958年的问题。这是一个什么制度?平心而论,我要对人类负责,就不能同意这个制度。”

半个世纪以后,人们才知道,罗隆基的这些当时被打为“反动”的言论,却说出了共产党的真相。

世界从共产噩梦中醒来

国际权威机构皮尤中心的一份调查显示,全世界一百余国家平均70%的人,反感中共。这是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一幕,全世界投票,表决当今唯一的共产政权到底是什么底色。

美国国务院于2020年10月14日正式公布将制裁10名中港高官,并警告国际金融机构,不要与被制裁人士有业务往来,否则将会受到二级制裁。而在此前,受到这样的制裁仅有伊朗、北朝鲜等政权。

与苏联、东欧共产国家的突然倒塌不同,中共是在全世界的注目下,一步一步地滑向深渊。这是不是上天在给予听信中共那些堂而皇之的陈词滥调者,更多的选择机会呢?世人是不是应该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呢?

美国移民局于10月2日,将禁止共产党员入境写入《移民手册》,其涉及面超过中国大陆与共产党组织相关联的两亿人。

任何一个理智的人都知道,这个时候该做什么。“与中共脱钩”,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个更重要了——据海外退党中心统计,在美国不许中共党员及附属组织成员移民的政策出台后,到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办理“三退”证书的人数激增。据不完全统计,激增的人数大约一半来自中国大陆,一半来自海外各国。

或许还有在观望的华人:我是共产党员,入过党,我可以不说,我可以隐瞒,我也许就可以蒙混过关了。然而,对于加入共产党是可以追溯的,即使是入了籍,或者已经是绿卡持有者,一旦发现隐瞒共产党员的身份,绿卡可能被吊销,或被遣返,是非常严重的后果。

世界正在围堵中共,所有的党、团、队员,只要是它的一分子,都会面临被清算的危险,及早“三退”是明智的选择。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