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銘:作惡必遭報 蒼天放過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上海市是江澤民的大本營,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上海市一直緊隨其後作惡,致使不少人遭到了惡報。據明慧網近日報導,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一年來,上海至少有75人遭惡報,在歸納出的五類惡報形式中,死亡人數最多,有23人,在五類參與迫害的人員中公檢法司人員遭惡報人數最多,有38人,政法委「610」11人,政法系統合計49人,占惡報總數的百分之六十五。

據明慧網報導二十一年來,發生在這個大都市的對善良人的迫害一直不斷,經核實有名有姓遭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就有三十人,而致殘致傷、被開除公職學業、取消退休金、家庭破裂、流離失所的更難計其數。

在這裡列舉幾個惡人遭報的案例:

上海市公安局610頭目謝安,男,一九七二年出生,二零一三年五月在家突然死亡,剛滿40歲。謝安是上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元凶,上海各地區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案子都要經過他之手。

寶山區公安局國保科長魏志耘暴斃。魏志耘:女,二零零五年,自寶山區看守所調入寶山區公安局國保處,專司迫害法輪功,同年加入中共邪黨,因迫害法輪功得力,後提升為國保科長,年薪十多萬。二零零六年,上海開「六國峰會」期間,大肆迫害大法弟子,魏志耘獲邪黨獎勵一萬元。

二零零七年一月初,認識魏志耘的法輪功學員對她講真相,勸誡與救度她。魏志耘卻魔性大發,叫囂:「我不相信因果,共產黨給錢就為它辦事,人總要死的,無所謂。」並惡言詆毀法輪功創始人,認為自己年輕,口出狂言要和法輪功創始人比比「看誰活得過誰」。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也就是魏志耘口出狂言二十多天後,她正常開車到單位上班。上午開例會之前,她正撥打著手機,突然倒地不省人事,隨即瞳孔放大,大小便失禁,二目大睜,暴斃而亡,死狀慘不忍睹,其五官扭曲腫脹,屍體變形膨大。包括魏志耘在內的任何人都不會想到,惡報來得如此快,如此慘,當年魏志耘四十二歲。

上海市高級法院院長壯年猝死。鄒碧華,男,二零零八年七月任上海市長寧區法院院長,二零一二年十月任上海市高級法院副院長。鄒碧華因積極追隨江澤民利益集團迫害法輪功,非法審判多名法輪功學員,致使法輪功學員趙斌被迫害致死,何冰剛等被迫害致殘。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日,鄒碧華突發心臟病死亡,年僅四十七歲。

中共為了掩蓋鄒碧華因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事實,將鄒碧華追授為所謂的「全國模範法官」、「上海市優秀共產黨員」;利用廣播、電視、報紙等媒體,把鄒碧華捧為「公正為民的司法改革的擎旗者」,「銳意創新法治實踐的探索者」以矇騙世人,掩蓋遭惡報真相。

上海市原政法委副書記陳旭遭惡報。上海市原政法委副書記、市檢察院檢察長陳旭,二零一七年三月初,涉嫌「嚴重違紀」被審查。據報導,除了陳旭的妻子、兒子、弟弟被調查外,因涉陳旭案而接受調查的上海政法系統的人已超過百人。

上海市委委員、市公安局長張學兵被雙規。上海市委委員、市公安局長、黨委書記職務張學兵。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被撤銷職務,同日宣布張學兵涉嫌嚴重政治問題、經濟問題,實行「雙規」。

據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八日消息,上海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龔道安,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

上海市浦東新區黃樓派出所副所長徐海清車禍死亡。徐海清,三十九歲,上海市浦東新區黃樓派出所副所長。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四日,三位法輪功學員在他的派出所轄區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被綁架至黃樓派出所。當時是下午四點多鐘,只有徐海清和一個警察在派出所。三個學員跟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做好人的。還講了自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的實際情況,告訴警察,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沒有罪,是做好事,不要迫害法輪功學員,善待大法會得到福報的。幾個法輪功學員講了很長時間,徐海清也不聽,還叫來幾個警察,蠻橫的強迫法輪功學員拍照,做筆錄。兩個七十多歲的學員叫家屬接回家,後來保外就醫;另一個六十歲左右的學員被送往拘留所。僅僅六天後,徐海清就出車禍身亡,留下六十多歲的父母與兩個孩子(一個十三歲,一個四歲)。四位家人都痛不欲生。

丁雋是上海徐匯區看守所惡警,經常威脅、折磨、毒打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法輪功學員蔣業祥一進看守所,就遭到丁雋的毒打,在嚴寒的冬天裡,丁雋讓蔣業祥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然後拿來冷水,一遍又一遍的往蔣業祥身上澆水。又拿來手銬,反銬蔣業祥的雙手,用腳踹著蔣業祥的背,雙手反覆向上拉手銬,一邊拉還一邊說,「我就是魔鬼,你只要在我這兒,我就讓你的半條命死在我這兒。」二零零二年,丁雋把被關押人員打死,後被判刑六年。

原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前黨組書記、院長潘福仁被立案偵查。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五日,被以涉嫌受賄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潘福仁在任期間惡意冤判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三年的香港法輪功學員曾愛華一審上訴被上海市第一中級法院駁回,維持三年原判。整個審理過程祕密進行,未通知家屬或律師,也未開庭審理。曾愛華後被押往上海市女子監獄,潘福仁負有直接責任。

古人都講迫害修佛之人罪不可恕,法輪功是佛法修煉,法輪功學員都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迫害這樣的好人遭惡報是在兌現天理。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已有數萬人遭到惡報,他們中有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各級官員,有大量的中共政法委、610、公檢法司等司法人員,也有被中共利用的許多惡人等。他們為了眼前的一己私利毀掉了自己的生命和前程,還禍及家人,實乃可憐、可嘆、可悲,更值得他人引以為戒!

目前,中共仍然在極力打壓迫害法輪功,每天都有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抓捕、判刑,甚至被酷刑致死或活摘器官致死。據明慧網信息統計,僅在2019年就有近萬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綁架騷擾迫害。其中,綁架6,109人次(2709人已經回家),騷擾3,582人次,強制送洗腦班383人,抄家3,124人次。789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冤判,有96名法輪功學員在迫害中含冤離世。

這些數據主要是由中共的各級黨政官員、政法委、610、公檢法司等各級人員造成的,他們在忠實執行迫害政策的同時,也註定了自己可憐、可嘆、可悲的命運。

奉勸那些至今仍在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們,不要再存有僥倖心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人做了惡都得償還,這是天理,誰也躲不過,作惡必遭報 蒼天放過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