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螞蟻搶蛋糕 北京下狠手

石山:股市擴容防通脹惡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3日訊】《有冇搞錯》。11月12日。

這些天,除了美國大選之外,還有另外一個新聞,其實也非常重要。不過大家焦點都在美國大選,所以我們一直沒有談。今天,趁著都在等美國大選進展,我們就來談一下這個議題,就是螞蟻金服上市被叫停的事。

螞蟻金服原本計劃11月5日在香港和上海兩地一起上市,上市後的市值接近2.3萬億港幣,香港H股招股凍結的資金就有1.2萬多億港幣。結果3日突然被叫停,幾十萬去抽籤買股票的投資者空歡喜一場。

螞蟻金服,核心資產是支付寶和消費結算系統。它這個業務,可能是未來中國經濟繼續增長的核心,這個餅太大了,中國政府不可能讓一個自己不能完全控制的企業,去主導這樣一個業務。

為什麼說這個業務太大了呢?我們簡單說一下這個經濟。

經濟活動,其實和我們用數據衡量的經濟其實不是一個東西。比如我自己在地裡面種糧食,自己吃了,自己建房子住,這都是經濟活動,但因為沒有交換,所以不涉及貨幣,就是不用錢去買賣,所以很難計算到貨幣經濟體系中。變成了自己和自己的內循環。

所以,一般來說,現代經濟體系有另外一個衡量的辦法,叫做經濟貨幣化程度。

我們用中國大陸來說明一下。改革開放之前,城市居民如果是國有企業或者政府部門工作的人,房屋、醫療、教育這些,都不用錢,但他們是中國大陸最有錢的人。改革以後,住的房子賣給你了,變成了個人金融資產,工資大幅度增加,但醫療和教育,都要花錢了,是吧。這個過程,其實是把原來不用錢的經濟活動,變成了貨幣化的經濟活動。

也就是說,原來房屋、教育、醫療都不花錢,一個月幾十人民幣工資,現在工資幾千塊錢,但房屋、醫療和教育,都要自己花錢了。看起來只是政府把原來補貼給個人的錢,直接放到他的工資裡面去了,但實質上卻是一個經濟貨幣化的過程。就像我原來自己種糧食養豬,自己吃,現在用錢去買了,房子也去買了,錢哪裡來呢?就是把那個地租出去,或者從事別的收入更高的用途了。所有經濟活動都變成了貨幣化了。

所以,發展中國家經濟現代化的過程,很大程度是所謂經濟貨幣化的問題。

但這只是其中一個階段。下一個階段,就是貨幣信用化,信用經濟。

信用經濟的大頭是資本信用,銀行貸款給企業,不管是投資還是營運,企業借錢,貸款經營。但消費方面也是如此。比如說香港很多人用信用卡,外國更是如此。信用消費,就是借錢消費,是現代經濟重要部分。大家去買東西,銀行裡沒有錢,但可以用信用卡,下個月再還,這就刺激了消費。

我們回到中國大陸的情況。中國大陸資本信用有了,個人金融資產方面,比如買房子這種大宗商品,也有了信用,但日常信用消費卻幾乎沒有。

因為中國大陸有信用卡的人很少,大部分人的銀行卡,都是現金卡,就是先存錢在銀行,然後再拿那個卡去購物。中國大陸這種所謂扣帳卡,也就是現金卡有17億張。信用卡的數量,只有1.6億張,而且信用額通常都不高。這個當然就限制了日常消費的比例。中國信用卡數量不多,原因一是壟斷,不讓外國信用卡進去,二是無法控制個人的信用風險。

大家知道中國大陸居民儲蓄率一直很高,原因就是信用消費不發達。

螞蟻金服,最大的突破其實是在這裡。就是他們利用大數據衡量,然後向個人借錢消費,然後大家還錢。整個過程,都是電子形式的。等於是用了一個新的方法,去填補中國大陸信用卡這個市場。

大家都知道中國大陸現在搞雙循環,雙循環其實是廢話,因為過去30年,中國從來沒有單循環過,都是又要出口,又要內銷的,兩個市場是並行的。所以,北京說雙循環,意思是更加注重內循環,而內循環的一個關鍵,就是要刺激內部市場的消費力。這時候,信用消費,就變得極為重要了。尤其是市場上,這部分業務是增長中的增量,是商家必爭之地。

有關螞蟻上市被叫停,有很多內幕消息,和政治派別有關,和各派利益分贓不均有關。這個肯定有,但從大的層面看,螞蟻搶了國有金融機構一塊未來的大蛋糕,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比如大家都知道的VISA卡,一年淨賺幾十億到上百億美元,就是幾百億人民幣,這個市場當然是巨大的。

我們說中國股票市場正在面臨一個高速擴容的時期。今年以來,中國經濟和世界經濟一樣,因為疫情的原因,都不太好。但大批企業上市,創下了歷史紀錄。

今年前三季,上海證券交易所(上交所)與深圳證券交易所(深交所)預計共錄得294宗新上市項目,新股適量較去年同期上升131%,募資總額達到人民幣3,557億元,比上年同期上升154%,從數據中可以看到,IPO步伐明顯加快。

另外,還有證監會的數據顯示,目前大陸企業從IPO受理申請,再到完成註冊,平均時間大約在5個月左右,而過去的審批時間,則至少一年以上,兩到三年的也不在少數。所以,只看這個註冊時間來說,那比以前是快了不少。或許在這一點上可以解讀為中國資本市場在蓬勃發展。

而事實是,在目前的大疫情下,中國經濟受重創是無法迴避的現實。根據中共當局資本市場官方統計數據顯示,第三季度,中國經濟同比增長4.9%,低於預期。原本預計全年GDP將增長2%左右,這是在過去30年來,中國經濟數據最為疲弱的一年。

經濟最不好的時候,卻是股票市場大擴容的時候,這裡面的矛盾很清楚。

有位資深的中國金融專家麥先生分析說,原因之一,就是中國近幾年發行貨幣太多,資金沒有投資出路。必須找到一個蓄水池。

中國人說水為財,錢就和水一樣,太少不行,太多了,也會出問題。

前十年,中國也是大量發行貨幣。超高發行的貨幣,大部分沒有幫助實體經濟,而是跑到房地產市場去了,2015年以來,大陸房地產價格,在那些大城市上升了兩三倍,原因就是大量資金湧進去了。在這裡,房地產變成了資金沉澱的一個蓄水池,把錢關在裡面,像是水庫一樣。這樣就不會發洪水了,因為洪水出來,直接影響的就是物價,就是超高的通脹。

但今年的情況顯然不一樣了。房地產市場滯銷了,房子賣不出去了,用我們粗淺的話說,就是蓄水池裝滿了,水庫滿了。所以當局的策略,是把錢引進新的水庫裡面去,這個新水庫,就是股票市場,或者說是資本市場吧。

從安撫過量的資金來說,資本市場比房地產市場好多了,房地產市場還有房子,是個實物,看得見摸得到,所以總有個價格的上限,而資本市場就難說了,完全是概念,是預期,換句話說,就是想像力了,可以裝進去的量,肯定大得多。

2019年6月,作為中共資本市場改革的「試驗田」的科創板正式開板,算是拉開了中國進行註冊制的改革序幕。一年後,就是今年的6月,創業板註冊制相關業務規則等披露,10月31日,中共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定調,要全面實行股票發行註冊制。緊接著,在11月3日,上市倒計時讀秒的螞蟻集團上市暫緩,新華網給出的消息是,依據「註冊制」相關規定,要求擬上市企業在增加信披透明度方面作出實際行動。

這感覺就像是請君入甕,然後再給你來個甕中捉鱉。

中共全面實施股市註冊制,這意味著未來將有大量企業進入股市直接融資,也意味著資本市場進一步放開和做大。

然而在中共當局計劃大力為中國資本市場擴容的當下,兩間重量級公司,卻被中國的股市排除在外。

首先是恆大。11月8日,中國恆大與深深房均發布公告指,中國恆大決議終止與深深房重組計劃。這意味著恆大地產借殼回A股市場上市的計劃失敗。

中國恆大在9月29日公告中表示,已經和戰略投資者簽訂了補充協議,戰略資金在恆大股權比例不變,從2016年到2017年,恆大相繼引入的1,300億人民幣戰略資金將轉為普通股。

對恆大的情況,多方評論人士表示,從恆大崛起到近期恆大的債務事件,見證了中國監管層對超發貨幣的策略變化。

麥先生也分析說,在過去幾年,中國超發印刷大量鈔票,但物價指數並沒有太大的提升,這是因為超發貨幣大多都流入了房地產業,壯大了房地產行業,特別是在2016年的時候,北京就把超量發行貨幣沉澱在房地產業。但是在房地產泡沫瘋狂發展幾十年之後,現在中共開始控制它的發展了,各類限購措施相繼出籠。並且房地產這個蓄水池也已經滿了,水要溢出來了。

而從中共目前的一系列動作來看,這一次呢,中共是想要把資金沉澱在股市裡。麥先生說,只有這樣,才能把通貨膨脹這隻老虎控制住,穩定社會。

第二間公司,就是螞蟻集團。螞蟻A+H股同步上市被緊急叫停。

但後面,會有大批中資企業「不約而同」地選擇中、港股市上市,這一連串的動作來看,中共要通過中資企業在中港兩地資本市場撈錢的實質,已經清晰顯現。從這個角度看,上海和深圳要想替代香港,目前還根本不可能,那必須等到人民幣成為國際化貨幣,就是必須資本項目徹底開放之後一段時間,粗略估計,最少也要20年。

石山簡介。(香港大紀元)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