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茂春受訪 解讀川普抗共大戰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9日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首席中國政策和規劃顧問余茂春表示,對華政策在川普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中占居頭號地位。余茂春指出,美國對華政策理念已發生根本改變,川普把握大政方針,對抗中共有一套完整的戰略。

據美國之音週二(17日)的採訪報導,余茂春表示,川普政府對華政策最大的成就是在政策理念上有了根本改變。他指出了三大理念:拋棄打中國牌,拋棄以接觸為中心,認清中共不等於中國人民。

第一,拋棄了自尼克松政府以來幾十年實行的打中國牌策略,明確指出中共是美國國家安全的最大威脅,美國不是通過打中國牌去獲取另外一種戰略目標,而就是針對中共來制定美國的對華政策。所以中共再也不會是美國戰略中的一個過客。

第二,放棄了以接觸為中心的對華政策。余茂春說,接觸政策沒有改變中共,卻讓「中共通過接觸政策想來改變美國甚至全世界」,而過去的接觸政策中所謂「求同存異」是非常危險的,往往為了經濟利益而犧牲了「像人權、社會制度、政治制度等方面所謂的『異』」,即普世價值觀。

第三,余茂春說,「本屆政府劃清了中共和中國人民不是一回事,中共不等於中國人民那麼一個概念。」

余茂春表示,川普政府的對華政策並非不跟中共接觸,而是以不同於以往的方式接觸。那就是,前提是對中共不表示信任,而且雙方要對等,行事以結果為導向,還要坦誠透明。

「我們以不相信中共的承諾為基礎,但要求中共自己根據實際情況來核實,也就是所謂的Distrust And Verify(不信任,要核實)。」余茂春說,「因為中共在香港問題上、國內的人權問題上、南中國海問題上等等一系列問題上,基本上是不誠實的。」

幾十年來,中共利用美國自由開放的體制,從政治、經濟、文化各方面對美國社會進行滲透,竊取美國的高科技知識產權,造成雙邊關係嚴重不平衡。採取對等原則早已成為美國兩黨的共識。余茂春說,這是本屆政府對華政策的不同接觸方式之二。

與中共接觸還必須「以結果為導向」,而這也是對過去不平衡雙邊關係的檢討中得出的結論,那些成果甚微的所謂戰略對話、高層互動,徒為中共推進自己的議程提供了機會,而對美方來說,「實際上根本問題什麼都沒解決」。余茂春說這是第三。

接觸還必須強調坦誠透明,這是第四。他說,這就宣告了「以前所謂閉門交談、通過中介人做幕後的祕密交易的做法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當中共在新疆、香港和國內鎮壓人權時,美國國會兩黨一致通過的制裁法案一個接一個,「我們都採取了毫不留情的制裁措施,尤其是對直接參與的這些高官。」

余茂春讚揚川普政府秉持原則性的現實主義,指責歷屆美國政府對華政策制定中受到特殊利益集團和外國代理人的影響。他說,比如對華政策制定過程中,「華爾街,還有美國以前的高官和政客現在投身做中共代理人的這些人」,對美國對華政策的制定有非常巨大的影響。

他表示,川普政府基本上杜絕了這些特殊利益集團和外國代理人制定和影響對華政策;無私才能無畏,才能看到像蓬佩奧國務卿所做的非常有前沿性的,而且非常大膽的對華政策,因為沒有受到特殊利益集團的控制和操作。

「本屆政府是一個說到做到的政府。」余茂春說,這是川普總統執政的特色之一,具體體現在對華政策上就是,「我們說要維護香港的自由、維護台灣的自由和民主,國會通過什麼法案川普總統毫不猶豫全部簽署了。這就是信用。這在美國歷史上是很少有的。」

余茂春還表示,無論財政部、國防部,還是國務院,在對華戰略問題上,沒有任何分歧。

他說,川普總統有一個政策底線,他保持了一種戰略溝通,使得兩國之間不直接對抗起來,他和習近平有一種通話的渠道。在對華政策的大的共同意識下,他讓國務院、財政部和國防部長等下屬部門各行其事,但在對華戰略問題上,是有一個總體把握的。

余茂春說,只是在做法上,政府各個職能部門分工不一樣。美國對華政策主要的制定者是美國國務院,「但是每一項重大政策都是通過總統認可的,都是反映出美國政府的意願,而不是每個個人的意願。」

當被問及川普政府對抗中共的強硬政策的最終目標是什麼時,余茂春說:「就是保護民主自由在全世界繼續存在,反對威權和專制。」

余茂春認為,中共的行為不會有根本改變,因此川普政府對華政策的這些理念和方式也不應該改變,不管將來誰當總統,必須要按照美國人民的利益來考慮。

余茂春並向美國之音記者特別強調,他到現在還不知道下一屆是誰繼續在白宮做主,「所以我不完全同意你剛才講的下一屆總統就一定是民主黨人。」

他說,川普政府雖然在對華政策理念上很成功,但是任務還未完成,「如果川普政府再有四年的話,當然會更好。」

(責任編輯:鐘景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