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茂春受访 解读川普抗共大战略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9日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首席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余茂春表示,对华政策在川普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中占居头号地位。余茂春指出,美国对华政策理念已发生根本改变,川普把握大政方针,对抗中共有一套完整的战略。

据美国之音周二(17日)的采访报导,余茂春表示,川普政府对华政策最大的成就是在政策理念上有了根本改变。他指出了三大理念:抛弃打中国牌,抛弃以接触为中心,认清中共不等于中国人民。

第一,抛弃了自尼克松政府以来几十年实行的打中国牌策略,明确指出中共是美国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美国不是通过打中国牌去获取另外一种战略目标,而就是针对中共来制定美国的对华政策。所以中共再也不会是美国战略中的一个过客。

第二,放弃了以接触为中心的对华政策。余茂春说,接触政策没有改变中共,却让“中共通过接触政策想来改变美国甚至全世界”,而过去的接触政策中所谓“求同存异”是非常危险的,往往为了经济利益而牺牲了“像人权、社会制度、政治制度等方面所谓的‘异’”,即普世价值观。

第三,余茂春说,“本届政府划清了中共和中国人民不是一回事,中共不等于中国人民那么一个概念。”

余茂春表示,川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并非不跟中共接触,而是以不同于以往的方式接触。那就是,前提是对中共不表示信任,而且双方要对等,行事以结果为导向,还要坦诚透明。

“我们以不相信中共的承诺为基础,但要求中共自己根据实际情况来核实,也就是所谓的Distrust And Verify(不信任,要核实)。”余茂春说,“因为中共在香港问题上、国内的人权问题上、南中国海问题上等等一系列问题上,基本上是不诚实的。”

几十年来,中共利用美国自由开放的体制,从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对美国社会进行渗透,窃取美国的高科技知识产权,造成双边关系严重不平衡。采取对等原则早已成为美国两党的共识。余茂春说,这是本届政府对华政策的不同接触方式之二。

与中共接触还必须“以结果为导向”,而这也是对过去不平衡双边关系的检讨中得出的结论,那些成果甚微的所谓战略对话、高层互动,徒为中共推进自己的议程提供了机会,而对美方来说,“实际上根本问题什么都没解决”。余茂春说这是第三。

接触还必须强调坦诚透明,这是第四。他说,这就宣告了“以前所谓闭门交谈、通过中介人做幕后的秘密交易的做法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当中共在新疆、香港和国内镇压人权时,美国国会两党一致通过的制裁法案一个接一个,“我们都采取了毫不留情的制裁措施,尤其是对直接参与的这些高官。”

余茂春赞扬川普政府秉持原则性的现实主义,指责历届美国政府对华政策制定中受到特殊利益集团和外国代理人的影响。他说,比如对华政策制定过程中,“华尔街,还有美国以前的高官和政客现在投身做中共代理人的这些人”,对美国对华政策的制定有非常巨大的影响。

他表示,川普政府基本上杜绝了这些特殊利益集团和外国代理人制定和影响对华政策;无私才能无畏,才能看到像蓬佩奥国务卿所做的非常有前沿性的,而且非常大胆的对华政策,因为没有受到特殊利益集团的控制和操作。

“本届政府是一个说到做到的政府。”余茂春说,这是川普总统执政的特色之一,具体体现在对华政策上就是,“我们说要维护香港的自由、维护台湾的自由和民主,国会通过什么法案川普总统毫不犹豫全部签署了。这就是信用。这在美国历史上是很少有的。”

余茂春还表示,无论财政部、国防部,还是国务院,在对华战略问题上,没有任何分歧。

他说,川普总统有一个政策底线,他保持了一种战略沟通,使得两国之间不直接对抗起来,他和习近平有一种通话的渠道。在对华政策的大的共同意识下,他让国务院、财政部和国防部长等下属部门各行其事,但在对华战略问题上,是有一个总体把握的。

余茂春说,只是在做法上,政府各个职能部门分工不一样。美国对华政策主要的制定者是美国国务院,“但是每一项重大政策都是通过总统认可的,都是反映出美国政府的意愿,而不是每个个人的意愿。”

当被问及川普政府对抗中共的强硬政策的最终目标是什么时,余茂春说:“就是保护民主自由在全世界继续存在,反对威权和专制。”

余茂春认为,中共的行为不会有根本改变,因此川普政府对华政策的这些理念和方式也不应该改变,不管将来谁当总统,必须要按照美国人民的利益来考虑。

余茂春并向美国之音记者特别强调,他到现在还不知道下一届是谁继续在白宫做主,“所以我不完全同意你刚才讲的下一届总统就一定是民主党人。”

他说,川普政府虽然在对华政策理念上很成功,但是任务还未完成,“如果川普政府再有四年的话,当然会更好。”

(责任编辑:钟景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