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中的「十月革命」陰影:利用媒體 製造仇恨

文:未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中國有一句大家耳熟能詳的話:「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列主義」。在中共的教科書中「十月革命」被描述為: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勝利的社會主義革命……第一次嘗試建設公平正義共同富裕的美好社會。然而,在蘇聯解體之後,俄羅斯史學界還原了真相:「十月革命」實際上是一場「政變」,目前這一觀點已寫進了課本。

歷史在某一個階段,或許會黑白顛倒,但是眾目睽睽之下的惡行,終究像紙包不住火,總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十月革命」真相:媒體製造仇恨 藉機發動「政變

1917年,俄國沙皇退位,政權轉移到由國家杜馬(國會),依據憲法組建了臨時政府。俄國或許可以從此走向一個正常的憲政國家。

在安·鮑·祖波夫主編的《二十世紀俄國史(1894—2007)》指出:列寧從德國獲得5000萬金馬克的支持,回到俄國祕密策動政變。

當火車開進彼得堡的芬蘭站,車門從外面打開後,列寧驚喜地發現外面竟然有一大群歡迎的人。他當即發表了演講,提出了「和平與麵包」的口號。

列寧充分利用了俄國人民剛剛得到的自由,用德國人源源送來的金錢,一下子就辦了四十多種刊物報紙,大肆鼓吹平等、自由,聲稱打爛舊秩序,鼓吹階級仇恨。而發行量最大的《真理報》,成為主要的輿論工具,影響了大量的工人、士兵和市民。其他任何一個黨派沒有這樣的資助,沒有發行量巨大的報紙,根本不可能產生重大的影響。

臨時政府察覺正在發生的變化,通過調查拿到了過硬的證據,於是以德國間諜的名義下令通緝列寧。正是這種情形下,列寧不得不發動政變。

所謂的「十月革命」,並不是後來電影中進攻冬宮的浩大場面,實際情況是一支不到兩千人的布爾什維克武裝人員占領了彼得格勒全市的戰略據點,部分武裝人員採取了逼宮行動,阿芙樂爾巡洋艦當時並沒有實彈炮擊,而是發射了一發禮花炮彈。由於主張民主自由的臨時政府軍備羸弱,所以沒有進行任何抵抗。

被列寧掌握的媒體,左右了社會的輿論,用結束戰爭、給民眾以和平與麵包的口號,給列寧共產黨帶來了巨大的影響力。俄羅斯社會當時沒有任何免疫力能抵制那場革命。這就是「十月革命」的真相。

學者安菲爾吉耶夫說:「布爾什維克奪權之前承諾給人們自由,以及土地屬於農民,工廠屬於工人等各式各樣口號,但根本就沒有兌現。民眾在十月革命後的1918年就立刻感到被欺騙了。」

到1921年上半年,任何出版自由、集會自由、言論自由,都被認為是「致人死命的藥」和「自殺」的行為。1922年,列寧還在黨的十一大上表示:「凡是公開宣傳孟什維克主義者,我們的法庭應一律予以槍決。」

那些用德國金馬克創辦的媒體,替列寧製造輿論、操弄民意,但是最終這些媒體的「鼓吹手」卻被列寧流放的流放,屠殺的屠殺。獨裁者最不放心的就是曾經用來鎮壓民眾的工具,因為它最怕這些工具反噬其身。

1918年—1922年2月,祕密警察「契卡」殺害了近200萬人。「契卡」得到的指示是:「審問被告時不用找什麼證據,只讓被捕者回答他是什麼出身,受什麼教育或職業。就能決定此人的死活。這就是紅色恐怖的實質。」

另一面,列寧的蘇聯迅速成為同性戀合法化的國家,女權運動、包括廣泛的裸體運動者在早期蘇聯大行其道,大量城市遊民、流氓無產者被吸引進了所謂革命隊伍中來,布爾什維克擁有了可以與傳統政治力量、與圍繞在傳統東正教信仰者周圍的力量較量的資本。

2016年1月21日,在列寧死去92週年之際,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列寧的思想最終導致了蘇聯解體,它像是被安放在「俄羅斯」大廈下的核彈,後來這枚核彈爆炸了。

十月驚奇」:在這裡看到了「十月革命」的影子

2020年10月,被稱為是給世界帶來驚奇的一個月,全世界舉世矚目美國大選。然而,在「十月驚奇」之後,卻看到了「十月革命」的影子。

拜登及其背後的勢力與當年列寧發動所謂「十月革命」並建立蘇聯的手法高度一致:注重宣傳,占領輿論陣地,製造仇恨。

早在2016年川普總統就任開始,自他說出:「我們信神,不信任政府。」於是,對於鼎力恢復傳統、抽乾沼澤的川普,深層政府(利益集團)開始了在媒體上不停地攻擊和謾罵,撕裂輿論與民意,子虛烏有的「通俄門」、憑空而出的彈劾,製造族群分化。今年以來,媒體不停地把疫情責任推給川普,事實上川普以最快的時間停止了通航。

這些帶有顯著色彩的「宣傳」,激發了相當一部分民眾對於川普的不滿。

在11月3日大選以來,層出不窮的選票舞弊,川普的選票被倒垃圾桶、計數造假、小黑屋點票,明目張胆,毫不避諱,就是這些民眾被媒體的聲音左右,以為扔掉川普的選票是對的!

製造仇恨的步伐並未停止。11月14日華盛頓的遊行中,數十萬川普支持者現身美國首都華盛頓,維護美國大選的公正。但是在美國主流媒體的塗抹與描繪中,川普的支持者卻被描摹成了一群可能使用暴力的社會不安定分子。在夜幕降臨的時候, 「安提法」(支持社會主義者),卻衝上街頭,襲擊單獨行走的川普支持者,主流媒體卻一言不發。

對於輿論的引導出現空前的協同與一致:

在川普總統首度召開新聞發布會呼籲選舉公正時,美國三家大媒體ABC、CBS、MSNBC竟使出了「中共的慣用伎倆」——直接切斷了直播。

11月11日,美國《紐約時報》頭版發表文章,題目是「大選官員發現:全國都沒有欺詐」。面對全美俯拾即是的廣泛作弊行動,視而不見。

臉書、推特則更加肆無忌憚地揮舞著「中共式言論審查」的大棒,將川普總統的幾乎所有帖子都打上了特殊標籤。更甚者,民眾的帖子中只要提到拜登、川普、大選這樣的字眼,就會被打上標籤。

大選還未結束,拜登被媒體封為當選總統。還僅在自我宣布的過渡政府期間,民主黨極左翼就已經開始羅列黑名單,準備懲罰川普團隊和支持他的百姓了。

拜登的支持者直接打出了橫幅,上書:「資本主義正在殺死我們。為社會主義選項而奮鬥。」

如果拜登當選會怎樣?「安提法」、「黑命貴」等街頭暴力者,是否會在仇恨的鼓動之下轉化成暴力武裝?——共產主義運動的起源:法國巴黎公社革命,不就是一幫流氓無產者把巴黎砸了個稀巴爛嗎?

上個世紀東歐共產主義陣營的全面崩塌,已經向人類展示了共產主義終將破產。而當今世界僅存的幾個共產黨國家,北朝鮮、古巴,中國大陸,「十月革命」中列寧式的謊言與暴力無時不在,人民像住在大籠子裡,祕密警察如影隨形,無論是財富階層,還是普通百姓都毫無安全感。

這就是為什麼在中國大陸,億萬人關注美國大選的原因:只有川普帶領政府,才敢向中共叫板,才敢說出「我們拒絕社會主義」,美國大選在微博上的點擊量超過一百億次,已經說明了這個問題。

這也是「十月驚奇」與「十月革命」截然不同之處,世界的各個角落都有民眾呼喚著正義,澳大利亞一位支持川普用飛機的噴霧在天空中划下了:「川普2020」。

大選看人心,善惡自己定。在這看似混亂的局勢中,人人都在善惡當中盡情地表現自己。表面上看是黨派之爭,而本質上卻是正邪大戰。每一個人都在選擇,每一個人也都在奠定定著自己的未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