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純鉤:中共加速走上自毀之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許智峰與家人的匯豐銀行戶口被封之後,又被部分解封,解封之後,一夜之間又再被封,這件事顯示了中共港共內部的一種反常心理癥候。

許智峰與家人成功脫離虎口,對港共是一個沉重打擊,一則顯示駱惠寧林鄭以下一眾官員辦事不力,二則顯示中共內部上下溝通很有問題。許智峰持有效護照出境,這個可能性一直都存在,竟然沒有引起官員的警愓,證明有關官員嚴重失職。

其次,許智峰家人在他前赴歐洲之前先行離港,這已經意味著許智峰有舉家離港避秦的安排,竟也沒有引起相關官員的重視,證明這些官員嚴重怠政,疏忽職守。

這件事最大的後果是打擊中共的統治威信。一個政治「重犯」,就在中共眼皮底下成功脫離虎口,從今以後,他可以在外面興風作浪,而中共港共卻無可奈何。許智峰是前立法會議員,在國際上影響比一般市民來得高,他說的話更具份量,對中共來說,無端增加了一個破壞力量。

大錯鑄成,林鄭政府氣急敗壞,不問青黃皂白,先把他的銀行戶口凍結,為發洩憤怒情緒,連帶不放過他家人的戶口。

有人說是匯豐這一次做過頭了,其實匯豐根本不可能主動做這件事。匯豐難道不知道這件事對銀行本身的公信力有致命性的打擊?它會使大量客戶產生不安全感,也會導致西方國家政府和人民的質疑,甚至造成制裁擠提,後果很嚴重。

匯豐當然是在政府的強大壓力之下,不得不照辦,有苦說不出。銀行在香港,不得不看香港政府的臉色,政府有令,銀行豈敢不從?但匯豐這麼大一個銀行,它也有自己的內線,它也會運用自己的人脈去挽回損失,這就是戶口被封後又被部分解封的原因。

但部分解封又讓中共港共官員吃一記悶棍,證明他們不但無法在法理上自圓其說,甚且製造了一起前所未有的連坐冤案,使他們放生許智峰後,又多遭遇一次挫折。這幫共官港官心生不忿,又向更高層投訴,可能直達韓正,由韓正拍板,維持全面凍結。事情的經過大致如此,最終是加速自毀派得勝。

這一來匯豐就慘了,因為這件事,美國已經有金融界人士敦促美國政府制裁匯豐。匯豐在英美加等西方國家都有大生意,一旦被制裁後果不可設想。匯豐現在的處境就像老鼠鑽進風箱裡——兩頭受氣。

懲罰許智峰禍及家人,這種封建苛政遺毒,徹底暴露中共的本質,也證明中共為鞏固專制統治,只算政治帳,不算經濟帳,已經不在乎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也不在乎與西方世界徹底決裂了。

中共近來的表現,顯示習近平政府因為內外壓力山大,日夜神經緊張,精神與心理都在危機中,已陷入失智狀態,不斷做出一些違背本身利益﹑置長遠政治後果於不顧的決策。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在許智峰問題上,沒有人敢承擔臨陣退縮的政治責任,部分解封戶口,即是在內外壓力之下讓步的表現,因此有理冇理,都要頂住,避免上頭怪罪下來,自己要蒙受立場軟弱的指責。

如果林鄭政府在事件之初,稍微鎮定一點,查清楚許智峰眾籌款項的來龍去脈,並且依正常的法理,有理有據去作出部分銀行戶口的凍結,那就不會搞這麼大的風波出來。最敗林鄭政府又要卸責,又要表現立場堅定,結果把事情做過頭了,做過頭只好往回收,往回收又變成示弱,示弱後又再補鑊,總之顛三倒四,自掌嘴巴,顯示自己無能,又白白傷了香港的金融地位。

從這件事的處理,可見林鄭政府之笨拙可惡,不成氣候。連這麼小的事情都處理不好,既要洩憤,又要拿威,既乏法理,又失分寸,即使站在中共立場來看,整個都是一群蠢官,有破壞無建設。

美國政府已公布再制裁十四個人大副委員長,此外,美國眾議院又將通過新法案,支持香港抗爭者憑旅遊簽證申請留在美國就學和工作。有許智峰個案的提醒,相信會有更多香港年輕人和專業人士遵循孔夫子「道不行乘桴浮於海」的教誨,暫別香港,以圖長策。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