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就職當天「送禮」 中共「意在沛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2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月21號星期四,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美國大選才剛剛告一段落,中美之間的博弈立馬就風雲再起。今天我們就先來簡要說說中共制裁28位美國政府官員的消息。

這個消息的主要內容並不多,就是說因為一些被中共認定為是「反華政客」的美國官員,推動實施了一系列讓中共感到受傷害的政策,而且時間長達數年。所以中共現在「是可忍孰不可忍」了,絕不允許他們「傷害了中國人民的感情」還想一笑而過,所以必須實施制裁,給點顏色看看。

這個舉動當然並沒有凸顯中共一向喜歡掛在嘴上的幾個自信,相反,很多朋友都嗤之以鼻,覺得中共太怯懦,色厲內荏。人家川普制裁你都好幾輪了,你不過也就是口水還擊過過乾癮而已,幾年了都不敢硬碰硬一下。現在瞅著川普剛剛收兵離開了,你才跳出來大聲嚷嚷舞槍弄棒的,衝著人家背影喊幾句我就惹你了怎麼著?

這活脫脫就是一副街頭地痞的模樣做派對吧。這不代表強硬,只讓人看到中共一貫的滾刀肉式的流氓習氣。

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上講,我覺得這次的制裁其實還真不是針對川普政府來的,當然,解恨出氣找回點面子的確也是一方面,但不是主要的。中共主要的目的其實是針對拜登政府來的。

簡單點說,這是中共精心策劃的對拜登政府的一次投石問路,或者也可以說是一次敲山震虎式的警告。

箇中原因主要有兩點。

第一是中共發布制裁消息的時間。這條消息是由中共官媒新華社在北京時間1月21號凌晨1:25:39首發出來的。這個時間剛好是美國東部時間的1月20號中午12:25分。也就是說,剛剛在拜登宣誓就職完畢的第一時間,就隆重推出、閃亮登場了。

從這個時間點上看,這是故意在提醒全世界,這一波制裁就是衝著給拜登的就職典禮潑點冷水來的。意思就是雖然這是你大喜的日子,但我們也要給你一點顏色看看。

雖然制裁對象幾乎都是前任官員,看起來只是針對川普政府,但這只不過是稍留餘地而已,這實際上是針對了一個廣義上的美國政府來的。

第二點是制裁的文告中,中共明是「對在涉華問題上嚴重侵犯中國主權負有主要責任」的相關人員進行制裁。中共所謂的主權問題,當前就是指新疆、香港和台灣了。這不僅與川普政府一系列與這三個地方相關的制裁有關,顯然也與拜登政府的新任國務卿布林肯在前天的表態有關。

19號下午,布林肯在聯邦參議院的提名聽證會上公開表示,對蓬佩奧(Mike Pompeo)將中共新疆政策認定為「種族滅絕」表示「認同」。同時也在台灣議題上表示,拜登政府「絕對會持續這些承諾,確保台灣有自我防衛能力。」

新疆和台灣,都是中共最敏感的神經點,所以,中共也刻意選擇了拜登就職宣誓之後這個敏感點來敲打發警告。

而且,中共的警告的還附帶了具體內容,這就是新華社文告中「這些人及其家屬被禁止入境中國內地和香港、澳門,他們及其關聯企業、機構也已被限制與中國打交道、做生意」這句話。

誰、以及誰的家屬在與中共打交道做生意啊?是蓬佩奧、奧布萊恩這些人嗎?顯然不是。就像翟東升在他那段廣為流傳的視頻裡面說的,誰幫他建的基金啊?這裡面都有買賣。

所以,這個警告是衝著誰來的,我們基本上就一目了然了。拜登政府當然也不傻,他本人雖然不一定能反應過來,但他總有一幫常年混跡華府的手下,不會連這點弦外之音都聽不懂。所以我們就看到拜登政府很快就出面回應了。

昨天晚上,拜登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埃米利·荷恩(Emily Horne)在接受查詢時表態說:「在就職當日(中國)實施這些制裁看來是企圖利用(美國的)黨派分歧。美國兩大政黨都應該批評這項徒勞和刻薄的舉動。」

當然,中共在這些方面,從來都是軟硬兩手一起的。中共外交部的發言人華春瑩大媽,今天就回應了拜登政府的表態,攻擊是川普政府破壞了美中關係,期待拜登政府能讓兩國關係重回正軌。

她甚至不無煽情的來了一句:「中美關係中善良的天使能夠戰勝邪惡的力量。」

很顯然,這裡「善良的天使」指的是拜登,邪惡力量當然就是指川普和蓬佩奧了。這是中共的慣技了,一手打,一手拉,給了一個耳光後再餵一顆糖。

拜登是否願意充當中共心目中的這個所謂「天使」呢?我想就算他想當,也已經是一個年近80雞皮鶴髮的老「天使」了,也不一定就能招人待見。

反正對拜登政府是否會延續川普政府那樣對中共強硬的政策,我是不樂觀的,但我們都知道,很多人是到哪一山唱哪知歌的,尤其很多政客都是非常善於兩副面孔。就像人們常說的,有的人沒有坐到那個位置上的時候,我們很難看出他真正的表現是什麼。當他真正坐到那個位置了,地位處境完全不同了,他的想法和做法可能也會不一樣了。

現在我們看到拜登推翻川普的政策,主要是集中在內政方面,在外交領域多少還有點蕭規曹隨的味道,畢竟這關係到美國的國家臉面,好歹現在他也是第一強國的總統了,習近平要指望他再像幾年前那樣對自己唯唯諾諾滿臉堆歡,恐怕也不一定現實對吧。

下面我們要和大家討論與疫情有關的一些信息,這些信息既關乎大眾的生命健康,也關乎政治。在美國大選告一段落之際,全世界疫情的迅猛發展,已經成為最大的政治。

就在拜登就職典禮當天,世衛組織正式更新了他們關於在使用PCR檢測中共病毒的指導意見,這份指導意見原本是去年5月正式公布的官方標準程序,其標題就是「利用聚合酶鏈反應(PCR)檢測SARS-CoV-2的核酸檢測(NAT)技術」。

在這份更新的指導意見中,WHO提醒體外診斷醫療器械(IVD)的使用者,疾病流行率會改變檢測結果的預測價值;隨著疾病流行率的降低,假陽性的風險會增加。這意味著,無論聲稱的檢測特異性如何,隨著流行率的降低,一個檢測結果呈陽性的人真正感染SARS-CoV-2的概率會降低。

與此同時,大多數PCR檢測是作為診斷的輔助手段,因此,醫護人員必須將任何結果與取樣時間、標本類型、檢測具體情況、臨床觀察、患者病史、任何接觸者的確診狀態以及流行病學信息結合起來考慮。

這一大堆比較拗口難懂的專業性描述其實就說了一件事,就是當前普遍使用的PCR核酸檢測呈陽性結果本身,並不表明你感染了中共病毒,而是需要進行第二次檢測以及結合臨床診斷才能下結論。

也就是說,世衛組織公開證實了PCR核酸檢測實際上存在缺陷,可能使得很多檢測結果出現假陽性,從而導致官方公布的病毒感染數據被誇大。而最近幾個月來,一直都有很多科學家在質疑美國感染數據被誇大的問題。

如果世衛組織這個新的指導意見被嚴格執行,那麼我們可能很快就會看到,在美國官方公布的中共病毒檢測陽性的病例數,甚至包括與此相關的死亡病例數,會開始出現神奇的大幅下降的畫面。

一個堪稱很巧合的信息是,昨天,在就職典禮僅數小時後,拜登就致信聯合國祕書長古特雷斯,表示美國撤銷了退出世衛組織的計劃。該計劃原定2021年7月生效。

然後拜登的首席疫情顧問福奇(Anthony Fauci),在今天美東時間凌晨4點10分參加世衛組織的一次網絡會議上表示,美國將繼續是世衛組織的一個成員,拜登政府將恢復對世衛組織的「常規參與」,並將「完全履行對該組織的財務責任」。

如果朋友們還有印象的話,在去年11月9號的時候,美國製藥巨頭輝瑞(Pfizer)及德國生物技術公司BioNTech全球首發公布,兩家公司合作研發的核酸RNA疫苗,在大規模試驗中,阻止了90%的感染。

這個讓全球都感到振奮人心的好消息,碰巧也是在左媒集體認證拜登勝選的同時,被釋放出來的。這個巧合在當時就引起眾多輿論的猜測,質疑輝瑞是故意壓下了這個消息,目的是避免在大選前給一直為疫苗奔走的川普帶來助力。

不管這些質疑是不是真的,但我們的確看到這麼巧合的大好事,一再出現在拜登身上,這也太玄乎了點對吧,就說拜登的運氣咋就這麼好,他剛被媒體認證勝選,疫苗就立即成功了;他剛宣誓就職,診斷標準就立即被修改了,感染數據立馬就下降了。

當然,輝瑞公司是否從美國版的「獻禮工程」中獲得了好處,我沒看到證據不好斷言,但世衛組織立馬從拜登政府拿到了大筆銀子,這是無可辯駁的公開的事實。

過去我們曾經討論過一個概念。就是共產主義的終極目標,就是要成立一個單一意識形態的掌控全世界的紅色世界政府。這聽起來有點像個妄想症,但實際上共產主義分子從來都沒有放棄過往這方面努力,尤其是接過了共產主義老大哥地位的中共,更是如此。

而我們在美國的極左勢力中看到出現了大量的全球主義分子,這些人同樣是推崇在超越國家概念的範疇去成立一個國際性的全球大政府,以此實現全球的精英階層對全球各個領域資源的長久壟斷與統治,這就是大眾經常聽到的所謂「大重啟」或「大重置」的那個說法。

這些全球主義分子與紅色極權的全球稱霸慾望,我們可以看到二者是高度相似甚至是重合的。

從這個角度來看,大家想一想,目前我們看到被全球主義所滲透並控制的這些各種各樣的國際組織,是不是已經隱隱有了某種全球政府的各個職能部門的架子或雛形?

在這樣的背景下,疫情從一個單純的公共衛生領域的命題,演變成為一個重大的政治問題,是不可避免的。而一旦疫情被政治化,其帶來的一個嚴重後果就是:相關的國際組織也好,科技巨頭也好,它們說的話的可信度就需要打個問號了。

說到疫情,我們就順便聊聊最新的一些重要信息。

朋友們都知道,現在全世界已經出現了多種變異毒株,比較受關注的是英國、南非和巴西的新毒株。其實中國大陸也有,而且更為凶猛,不過官方嚴厲封殺了相關的信息而已。

對已經公開的英國等新毒株,大眾最擔心的是當前的疫苗是否依然有效,因為這是人類最後的一道防線,如果疫苗的武功被廢,那麼不堪設想的局面將很快來臨。

輝瑞及其德國合作夥伴BioNTech公司日前公布了一項最新研究成果,聲稱其合作研發的疫苗對英國的高傳染性變異毒株(B.1.1.7)可以起到免疫作用。

這項研究成果已發布在預印本網站,尚未經過同行評審。但該研究顯示,接種過疫苗的16名參與者血液中的抗體都成功中和了B117變種病毒。其中一半參與者年齡在18歲到55歲之間,另一半的年齡在56歲到85歲之間。

但另一些頂尖科學家的研究顯示,輝瑞的說法可能多少有些王婆賣瓜的味道。

美國洛克菲勒大學的免疫學家米歇爾·努森茨韋格帶領的一個團隊前天在預印本網站也發表了一篇論文。他們針對在英國、南非和巴西發現的變異毒株進行了研究,並獲取了20名已接種Moderna公司或輝瑞公司疫苗者的血液樣本。

研究結果發現,對於一些已接種疫苗者來說,抗體對變異病毒的作用並沒有宣傳的那麼好——根據突變的不同,抗體活性降低了1到3倍不等。

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免疫學專家約翰·惠裡傾向於支持米歇爾團隊的研究,他表示,洛克菲勒的研究人員是「世界上研究這項工作最優秀的科學家之一」。

但約翰和米歇爾同時也都表示,疫苗抗體活性降低和疫苗作廢過時還不是一回事,所以他們仍然建議要繼續推廣注射疫苗。

關於疫苗對變異毒株是否有效的問題,可以說是從新毒株一出現就一直伴隨著這方面的巨大爭議。

當然,在口水大戰與實際行動之間,大眾更願意相信的是某些行動釋放的信息而不是某些政府或居於信息壟斷地位的科技寡頭。

據英國《每日電訊報》報導,牛津大學團隊正準備研究新版本的中共病毒疫苗,用於防範分別在英國、南非及巴西發現的變種病毒株。

牛津大學與阿斯利康製藥的團隊正在評估變種病毒株對現有疫苗的影響,以及研究量產新版本疫苗的可行性 。英國首相約翰遜已經在20號、也就是昨天公布,英國藥品和保健產品監管局已經準備就緒,可以快速批准使用能夠應對變種新毒株的疫苗。

所以,這就是一個簡單的邏輯問題。作為英國新毒株B117的發源地,英國衛生部門肯定第一時間就對輝瑞等疫苗是否能夠防範新毒株進行了研究和評估。

雖然英國官方沒有公布評估的結果,但我們看到的事實是牛津大學在開始研究新版疫苗的量產——尋求量產意味著舊版疫苗無效的比例恐怕是不低的;同時另一個事實是英國首相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安排了使用新版疫苗的綠色通道。

這些行動釋放的信號是前後一致的,都顯示至少英國政府對當前已有的舊版疫苗並不完全信任,他們要率先加入疫苗和病毒之間正在進行的一場賽跑。推出新疫苗的速度越慢,留給病毒逃跑和變異的機會就越大。

客觀的說,現在中共病毒在這場比賽中,已經居於遙遙領先的地位,人類可能需要做好徹底輸掉這場比賽的準備。如果我沒判斷錯,今年之內,可能就會見個分曉了。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明天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