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美盯上新疆棉花 品牌服飾背後故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6日訊】2021年1月13日,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宣布,禁止從中國新疆進口棉花和番茄,以及所有用這些原料製造的相關產品,原因是新疆地區存在著廣泛的人權侵犯和強迫勞動。這項禁令將會對相關行業產生深遠影響,包括不少歐美服飾品牌。

這是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迄今頒布的第43個暫扣令,也是川普政府在執政最後一週所頒布的禁令。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U.S. 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表示,有證據顯示新疆存在許多強迫勞動跡象,包括行動限制、扣留工資、以及虐待性的生活和工作條件等。這之前的多個暫扣令,已經涵蓋了服裝、玩具、茶葉、頭髮製品等等多種產品。

然而,中共的這種黑暗產業鏈,何止限於這些產業,又何止發生在新疆呢?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來聊聊
中共強權統治下所打造的黑暗產業鏈。

黑暗產業的幌子——「再教育」和「脫貧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ers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 CSIS),曾經在發布的報告中記錄了一位從新疆「再教育營」逃脫出來的A女士經歷。

A女士曾經在「再教育營」被監禁和強迫勞動了一年3個月,她和18位女子擠在一個房間中,攝像頭無處不在,連浴室裡都有。每天燈一亮就要起床,每個人只能使用浴室2分鍾,如果超時,就會有人用木棒打她們的頭。起床後被關押的人要先唱歌,歌唱共產黨,然後是7分鐘的早飯時間,接下來要學45分鐘的普通話。

A女士從再教育營出來了,又被叫去在一個伊寧縣的工業園區裡勞作,主要為伊犁卓萬服飾製品有限公司生產手套。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研究員表示,當地政府打著「脫貧」的旗號強迫少數族裔來這裡工作。A女士被安排在一個距離工廠3公里的「宿舍」裡居住,每天坐車來往宿舍和工廠,但有武裝的保安隨時跟隨,這些保安其實來自於中共的軍隊。每天A女士從早上8點工作到下午6點,結束勞動後,她被要求說「感謝習近平給予她這份工作」。在返回宿舍的途中,武裝保安會檢查她的手機。A女士一共工作了3個月,前一個半月她收到了共270元的報酬,後一個半月她一分錢都沒有收到。

A女士的經歷只是當地的一個縮影,除了A女士提到的製作手套,還有人被要求製作服裝,或是頭髮產品,還有的被強制要求手工採摘棉花。

每5件棉製衣服 就有一件含有新疆棉

2021年1月,美國智囊機構「全球政策中心」曾披露,新疆維吾爾等少數民族被強迫手工採摘棉花。僅是2018年,被強迫採摘棉花的人數就達到了57萬之多。

針對新疆的強制勞動,美國近年來陸續出台了不少暫扣令,制裁不同的企業和團體,比如和田泰達服飾有限公司(Hetian Taida Apparel Co., Ltd)、伊犁卓萬服飾製品有限公司(Yili Zhuowan Garment Manufacturing Co)、新疆準噶爾棉麻有限公司(Xinjiang Junggar Cotton and Linen Co., Ltd)、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等等。

然而,制裁個別企業和機構還不能堵住新疆棉花流向美國。索性,美國在1月13日的有關棉花的禁令中,將所有在新疆生產棉花製成的原纖維、服裝和紡織品都禁止了。

但是,對於國際服裝品牌來講,要在供應鏈中完全剔除新疆棉花非常不易,新疆棉花已經大量根植在很多品牌的供應鏈中。中國是世界棉花生產大國,中國超過80%的棉花都來自新疆,而中國也是最大的棉花供應國,供應了全球五分之一的棉花,這也讓歐美許多產品都仰賴中國棉花,包括不少歐美服飾品牌。

2020年7月,「結束維吾爾地區強制勞動聯盟」成立,這個聯盟呼籲所有服飾品牌和零售商,停止使用涉及新疆強迫勞動的原料及產品,並停止成為中國迫害維吾爾人的「共犯」。聯盟說,全球每5件棉製衣服中,就有一件使用了新疆棉花。

2019年11月,BBC在一份報導中說,無印良品(Muji)和優衣庫(Uniqlo)曾以「品質著稱」的新疆棉花為賣點,而且在H&M、Esprit和Adidas等國際服裝品牌供應鏈中也涉及到新疆棉花。

但是,新疆棉花的背後還只是中共「黑暗」產業鏈的冰山一角,在中國大陸,幾乎處處都充斥著中共的「黑暗」產業鏈,涉及到的產品也各種各樣,有去皮大蒜、萬聖節玩具,還有錢包、蛋糕盒等等。而每一件產品背後都是一個個奴工網絡、巨大的利潤以及奴工鮮為人知的艱辛。

監獄——奴工產品重要來源

這裡,我們還要提到另一個奴工產品的重要來源地,中國各地監獄。

目前居住在紐約的法輪功學員李殿琴女士,曾被中共政府判刑3年,關押在遼寧省女子監獄。在3年的時間裡,李殿琴每天要被迫工作大約17個小時,勞動內容是製作廉價服裝,像是女士內衣褲等。李殿琴沒有薪水,但是每天有定量的生產任務,如果完成不了,就要面臨獄警的懲罰。她說,監獄裡的人吃的不如豬食,但是卻像牲畜一樣的幹活。

像這種監獄強迫超負荷勞動的情況,在大陸監獄中普遍存在。根據明慧網站的報導,號稱遠東第一看守所的上海寶山區看守所,生產的奴工產品包括隱形眼鏡、名牌月餅盒以及出口到日本的遊樂園介紹手冊等等。

而這些產品都是在封閉狹小的監室內生產出來的。這些紙盒類產品的黏貼使用的都是散發強烈異味的有毒膠水,一天十幾小時的連續工作,吃飯喝水上廁所都在奴工產品堆中,空氣裡到處是有毒的氣體和灰塵。

2012年10月,美國俄勒岡州的一位居民,在萬聖節的裝飾品中發現了一封手寫的英文求救信,上面寫著「如果您碰巧購買了這個產品,請幫忙轉送這封信給世界人權組織。這裡正處於中共政權迫害下的數千人將永遠感謝並記住您……」

發出這封求救信的是北京某公司工程師孫毅,因為修煉法輪功,孫毅先後8次被非法關押在中共的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在被關押在臭名昭著的遼寧「馬三家」勞教所時,孫毅每天需要工作15個小時,重複製作出口的萬聖節產品,孫毅描述,有些犯人甚至在睡夢中,手都會無意識地重複著相同的動作。

「馬三家」勞教所,是中共仿效前蘇聯勞改營建立的,曾關押「反革命」、「六四動亂分子」和「嚴打」中被逮捕的「犯罪分子」。1999年以後,「馬三家」關押了大量的法輪功學員,之所以臭名昭著,不僅是因為馬三家關押眾多信仰人士,而且使用的酷刑手段極其殘酷瘋狂。讓人驚訝的是,馬三家的警察們自稱是「地獄裡的小鬼兒」,因為馬三家勞教所的舊址是一片荒塚、墓園。

就是在這樣的人間煉獄裡,被關押的孫毅寄出了二十多封「求救信」。孫毅這一段經歷,還被加拿大導演拍攝成了紀錄片,片名就叫《求救信》(Letter from Masanjia),這個片子曾名列在第91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候選名單中。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找來看。

不只是孫毅發出過求救信,近幾年來,陸續有西方人在購買的「中國製造」的商品中,發現了奴工的「求救信」。

2017年初,一位住在紐約州的女孩,在買來的杯子蛋糕盒包裝紙背面看到幾個字:「在中國監獄製造。我想要自由。」(Made in China prison. I want freedom.)

2017年3月,亞利桑那的一位女子,在從沃爾瑪購買的錢包裡發現了一張紙條,上面用中文寫著:「中國廣西英山監獄囚犯每天工作14小時,中午不得休息,晚上加班到12點,誰做不完就挨打……飯菜沒有油鹽……每月老闆給囚犯2,000元加菜被警察吃完……犯人有病吃藥要扣錢……在中國監獄不如美國的牛羊豬狗。」

2019年聖誕節,英國倫敦,一位6歲女孩在聖誕卡上發現了來自上海監獄的求救信息:「我們是在中國上海青浦監獄裡的外國囚犯。我們被強制勞動。請幫助我們,並通知人權組織。」
「中國製造」是一種警示標籤

中共的「黑暗」產業鏈生產出的廉價物品輸出外國,一方面給中共帶來了不菲的利潤,另一方面還擠壓了尊重人權的外國企業的市場,也讓外國消費者在無意中產生不道德的購買行為。

對全球消費者來說,「中國製造」不僅是原產國的標識,同時還是一種警示標籤。2020年初,美國阿肯色州國會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曾在推文中說:「如果商品上寫著『中國製造』,它可能是(中國)政治犯在槍口下製造出來的。」

2019年,「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在發布的一份報告中,披露了中國30個省和地區的681家公司使用監獄奴工。他們所生產的產品種類繁多,並銷售到海外。這些公司很多是國企,有的由中共軍方控制。調查還發現,432家監獄企業中,大約三分之二的企業法人代表,也是當地省級監獄管理部門的負責人。

正當我們要錄製這期節目時,《紐約時報》前攝影記者、獨立作家記者杜斌獲釋的消息傳出。杜斌曾因為製作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在去年12月16日被北京警方抓捕。

在2013年4月時,杜斌發布紀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披露了馬三家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及上訪者的酷刑迫害,當時引起社會廣泛反響,而這也觸動了中共最怕、最敏感的神經,也因此,這些揭露黑暗內幕的勇士們成為了中共迫害的對象。

策劃:許巧茹、宇文銘
主播:尉然
撰文:蔣天明、財商經濟研究所
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