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大火吞噬城市時,沒有人敢去救火」

文/聞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很多過來人注意到,目前共產邪靈在美國上演的手法與當年迫害法輪功的手法如出一轍。迫害法輪功:自焚造假,對公眾洗腦,煽動公眾對大法弟子的仇恨,把大法弟子抹黑成神神叨叨。美國大選:做局1月6日的暴力行動,又放出種種假消息混淆視聽,擾亂人心,封鎖講真相的媒體,讓一般民眾認為川普的支持者都是不理智的瘋子。

種種共產現象急不可耐的飛出潘多拉之匣,這裏不一而足,讓我們先來回顧一下歷史上著名的「地獄之火」。

「當大火吞噬城市時,沒有人敢去救火」

在中外歷史上的大火災中,公元64年的「尼祿之火」是史書上記錄、描述最多的「地獄之火」,甚至在20世紀,當科學家在尋找電子計算機高溫燒錄數據的軟體名稱時,唯一想到的就是尼祿放的這把烈火,並最終採用了這個名字──尼祿(NERO)。

公元64年7月,羅馬發生史上著名大火災,整整燒了七天,14個城區,3個完全燒光,7個嚴重損毀。羅馬城變為一片焦土。雖然火災發生後不在城中的尼祿趕回羅馬指揮救火,還開放私人花園收留難民,但一個消息卻在城中傳開──是尼祿在指使放火。

古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當時年僅九歲,正在羅馬城中,並經歷了這場聞名歷史的大事件。他在書中這樣寫道:「當大火吞噬城市時,沒有人敢去救火,因為有一些人不斷發出威脅,不許人們去救火;還有一些人公然到處投火把,他們說自己是奉命這樣做的。」

火災過後,尼祿迫不及待地開始興建宮殿「金宮」;另一方面,以最快的速度,對火燒羅馬事件做出定性,他宣布全國進入戒嚴狀態。

面對羅馬人的憤怒,尼祿將縱火的罪推到基督徒的身上。而藉這個「戒嚴」查實火災責任的同時,那些元老院敢於向尼祿提出意見的正直之士,被尼祿處以死刑,許多元老院議員、名人都被處死,甚至他的教師和顧問森尼卡也被砍下了雙手。

為了證明他的決策是正確的,尼祿指使一些屈從權勢的理論家編撰「莫須有」的罪狀:諸如基督徒在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還說基督徒狂飲、亂倫等等,所有古羅馬社會的惡行都被強加在基督徒身上。

尼祿曾命令將不少基督徒投進競技場中,羅馬權貴們在大笑中看著這些人被猛獸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與乾草捆在一起,製成火把並排列在花園中,然後在入夜時點燃,照亮皇帝的園遊會。

尼祿之火」並不僅僅指其焚燒劇烈,而是說這場大火被「設計及利用」到極致:

1、時機與地點:在一個聞名天下的場所,皇宮周圍起火,縱火者是在攻擊國家最高政權;

2、直接定性:原因尚未查明,施行全國「戒嚴」,並定性是基督徒縱火,其實放火之前早已謀劃完畢;

3、輿論造勢:理論家製造罪狀,並傳向全國,引導民眾仇恨基督徒;

4、鏟除受害者:對於尋找真相、敢言的基督徒酷刑處死。

稱「尼祿之火」為「地獄之火」,正是因為其具足魔鬼偽裝、殘暴、詭計多端的特點。

歷史有時像一個輪迴的劇本,相仿的情節與謀劃居然反覆上演。

國會事件 重演「尼祿之火」?

2021年1月6日,全世界矚目的美國總統選舉日,下午兩點半左右,正在將舉行問題選票的「質證」環節時,若干人闖入國會,打斷了問責假選票環節。這時一名國會保安人員,開槍打死一位退伍女兵,會議中斷。到晚間會議恢復時,基本成了對「恐怖衝擊國會」的聲討與表態,在巨大的壓力與緊張氣氛中,所有程序從簡,直接開票,而那些所謂的存在問題的事情,則在這一刻「休眠」。

「尼祿之火」所具有的元素,國會事件一一對應:

1、時機與地點:在總統選舉日,國會山廣場,選舉進行到真假辯論關鍵時刻,有人闖入國會破壞憲法制度。

2、直接定性:不查明闖入國會的人確切身份、動機時,在事發之後即定性「暴力衝擊國會」,並眾口譴責是總統煽動了暴亂。儘管隨後已有人指出闖入者有「安提法」(有著共產主義傾向的極端組織)成員,但就像羅馬城有人議論是尼祿放的火,來自民間的聲音,無法左右「廟堂」的動向。

3、輿論造勢:在事發第二天,主流媒體幾乎一致的聲音,指責國會事件為「散播恐懼」、「煽動叛亂」。而幾個西方國家首腦,同樣發表聲明稱該事件是給美國民主「抹黑」。

4、鏟除受害者:對於揭示國會事件真相的所有聲音、正義之士,或者關停社交賬號,或者施以各種威脅,逼迫他們停止質疑事件的真偽;永久取消總統的社交媒體賬號;在媒體上異口同聲的將7500萬人稱為暴徒、邪教徒,在學校裏向青少年宣講這些人都是「壞人」;出版社取消卸任官員的出書權益,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然而,勇敢的人不斷地站出來,平和而明確地指出了事件真相:

佛羅里達州共和黨眾議員馬特﹒蓋茨(Matt Gaetz)說,「川普總統面臨來自大媒體、大科技公司和國會兩黨領袖的仇恨和抵抗」,他說,「議長佩洛西就曾站在眾議院議事大廳的主席台撕毀總統的國情咨文演講稿,煽動憤怒、憎恨和分裂。」

喬治亞州國會女眾議員瑪喬麗﹒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說:「川普總統在過去4年舉行過六百多場群眾集會,沒有一次攻擊警察,毀壞商鋪,縱火燒城。反而是民主黨支持幫助暴力騷亂,造成幾十億美元的財產損失,47人死亡。」

事實看起來一目了然,然而,彈劾川普卻仍未終止,即便川普離任也要彈劾,這是「殺一儆百」的策略,正像尼祿在大火災之後仍然迫害基督徒,在說出一個「謊言」之後,要用千萬個「謊言」與「屠殺」去圓謊。

天安門自焚」偽火

2021年1月6日的國會事件,第二天《華盛頓時報》即指出闖入者有「安指法」成員,並且這個過程中,每天都有社交媒體發出正義之聲。

然而,在二十年前的一場「自焚」事件中,所表現出的暗黑勢力的操控手段,卻令今年的國會事件,甚或尼祿之火都遜色三分。

1、時機與地點:

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全國矚目。天安門廣場發生震驚世界的5人「自焚」案。中共喉舌媒體第一時間報導法輪功學員往身上洒汽油自焚。

2、直接定性:

新華社、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及全國各地各種宣傳工具,一反掩蓋惡性事件的常態,在第一時間,迫不及待地,不厭其煩密集報導,稱這是一起法輪功學員組織的「自焚」事件。令人揪心的畫面、當事人的現身說法、警察活靈活現的證詞,根本容不得任何人質疑事件的真假。新華社在事件發生的2小時後,向外國媒體發布錄像。

資深媒體人、《動向》雜誌總編張偉國曾撰文指:「如此重大的命案,本該由司法部門偵查,甚至在法庭審判之後才有定論,北京的官方喉舌卻搶先進行『輿論定罪』,使人感到其中的案情並不單純。」

3、輿論造勢:

天安門自焚」之後,中共指令2000多家報紙、1000多家雜誌、數百家電台與電視台,一起全力開動,把全國人民置於旨在用謊言煽動仇恨法輪功的疾風暴雨之中。在這種「集束謊言炸彈」的轟炸之下,人們開始相信謊言。

正像尼祿栽贓基督徒一樣,江澤民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同樣發動了諸多良心泯滅的專家、學者,編造「剖腹找法輪」、「不讓吃藥」、「斂財」、「反華」、「自焚升天」等等,正是利用公眾對政府的信任兜售謊言,同時用恐怖手段掩蓋真相,迫使公眾參與迫害或默許迫害的發生。

4、鏟除受害者:

法輪功學員期望還原真相,講清事實,然而,「天安門自焚」卻成為中共及江澤民集團推動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由,江澤民提出了對法輪功「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在過去的二十年中,數十萬的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關押、洗腦、監視或非法判刑,酷刑和虐殺手段幾乎窮盡了歷史上已有的上百種記錄。

如果說「尼祿之火」是暴君行為,而「天安門自焚」則是一個龐大而精密的極權體系在運作,尼祿之下的民眾尚擁有自己的土地、私產,而在共產中國的百姓卻所有生產、生活資源,盡被共產黨把控,百姓被中共封閉在黑箱之中,隨意灌輸謊言,而因中共牢獄般的控制,講不了任何道理。

共產黨,已經超越了正常人類社會的善惡標準,有如一個巨大的附體,無處不在地控制了社會的方方面面。

歷史這一刻:最黑暗之時,即黎明來臨之際

1848年《共產黨宣言》出台,馬克思把仇視神的無神論和鬥爭哲學奉為共產主義的核心教條。《共產黨宣言》公開宣稱:「共產黨人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馬克思的搭檔恩格斯則說:「用非常權威的手段強迫另一部份人接受自己的意志。」

1918年夏天,俄國因內戰而斷糧。列寧在1918年6月間把斯大林派到伏爾加流域的察裏津,因為那裏是俄國的傳統糧倉。列寧命令斯大林在察裏津搞集體大屠殺。斯大林到那兒後立即開始大規模處決農民。斯大林給列寧的電報中說:「放心好了,我們的手不會顫抖。」不久後,大批糧食便被押運至莫斯科。

列寧早就寫道:「對那些反對我們的人,我們應當而且必須通過語言在大眾心目中播撒仇恨、反叛和蔑視。」

1949年初,北平剛和平解放不久,國民政府仍控制部份地區,毛澤東稱:「如果要使革命進行到底,那就是用革命的方法,堅決徹底乾淨全部地消滅一切反動勢力。」因為用暴力搶來的東西,終究不是自己的,必須把所有置疑者、有獨立思考的人全部消聲,強盜才放心享用搶來的東西。

在美國白宮不遠處,是芮效儉(J. Stapleton Roy)辦公室,這位曾任美國駐華大使辦公室的門上貼著一張白紙,上面中英文對照寫著「天下大亂,形勢大好──毛主席」。

自1990年代,蘇聯及東歐解體之後,國際社會認為共產黨大勢已去,美國對中共採取綏靖政策,中共加入WTO,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當中共放棄韜光養晦,開始紅色滲透,以大外宣、一帶一路、孔子學院橫掃世界之時,西方世界默然接受了這一切。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遊民,數萬顆催淚彈,兩千餘人「被自殺」,令西方驚出一身冷汗;2020年武漢肺炎爆發,中共隱瞞疫情,推脫責任,令西方社會擺脫了對於中共的幻想。

共產幽靈已走到了歷史的最後一刻,居然在世界正義燈塔的舞台上,肆意橫行,魔鬼真的要統治世界了嗎?在《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寫到:「共產邪靈毀滅人類的陰謀幾乎得逞了。」然而,正所謂物極必反,否極泰來,最黑暗的時刻,也就是黎明即將到來之時。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明慧網/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