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中共頻頻挑釁 拜登耐心政策遭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1月27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1月26日,星期二。

拜登上任不到一週,中共連番入侵台灣西南空域,測試拜登政府的壓力表。今天中共軍機再度入侵,並與美軍偵察機擦肩而過。中共方面宣布,明天開始將在南海海域軍演,繼續試水溫。而美方的回應雖然有些模糊,但有學者認為,美中對抗的情緒跟二戰前非常相似。

美中軍機擦肩過

今天,中共一架運8電子干擾機5度入侵了台灣西南空域。根據台灣空軍的廣播記錄顯示,分別在上午9點56分、10點17分、10點26分、10點49分和下午1點30分進入台灣西南空域。

專門追蹤飛機動態的「飛機點」在推文中披露,在中共軍機10點49分入侵的那一次,美國海軍1架EP-3E白羊偵察機也從巴士海峽現身。經過西南空域朝向中國方向飛行,恰好與中共軍方的偵察機擦肩而過、平行飛行。

這是美中軍機在台灣海峽距離較近的一次照面。「飛機點」沒有披露兩架軍機的相距距離,但是這次照面,讓人想到了2001年的美中撞機事件。

當年4月1日,美軍EP-3偵察機在南海專屬經濟區執行偵察任務。隨後中共派出兩家戰鬥機監視攔截,其中一架與美軍偵察機在空中發生碰撞後墜毀。這次事件演變成了一場外交危機,影響了美中關係。
而現在美中軍機在台灣海峽上空擦肩而過,如果哪一方「不慎」而發生碰撞,很可能會重演2001年美中撞機引發的外交風波。

與此同時,央視發布了一段影片,中共兩棲合成旅在閩南山地練兵。中共宣稱,裝甲部隊儘管是在夜間,仍能有效作戰。

另外中共方面還宣布,從明天開始,持續到30日,連續4天,在南海雷州半島西部海域進行軍事訓練。

自從拜登上任,中共就接二連三地發起各方面的挑釁。這種做法,顯然是在測試拜登對台灣的支持程度。但是中共卻喊話,希望美方採取建設性對話政策。

戰狼趙立堅出擊 習喊話拜登

在今天的例行記者會上,中共外交部新派戰狼趙立堅表示,希望美國新一屆政府採取積極建設性的對話政策。

他表示,川普(特朗普)政府在過去幾年犯下方向性錯誤,將中共視為戰略性競爭對手,甚至是威脅。導致美中關係出現「從未有過的異常嚴峻局面」。他說美中「合作是唯一正確的選擇」,管控分歧,推動美中關係恢復正常。

昨天,習近平也藉助達沃斯論壇,隔空向美國喊話。他表示不能搞「封閉排他」,不能在國際上搞「小圈子」、「新冷戰」,人為造成相互隔離甚至隔絕等等。

如果只看中方的這些喊話,人們可能會覺得中共「熱愛和平」。但如果看看中共的一系列做法,特別是在拜登上台之後的種種做法,就會發現中共是「嘴甜心苦」。中共一方面在向美方示好,一方面卻採取強硬的姿態,破壞台海局勢的穩定。這會讓人們認為,中共說得越動聽,人們越能看到它的陰險邪惡。

外界會自然不自然的,把問題的焦點都歸結到習近平的身上,因為他是中共的黨魁。

我在昨天節目中提到,中共不斷挑釁台灣的做法,存在著兩種可能性。一個是習近平在故意這麼做,以此來測試拜登的壓力表。我說了,在中共體制內,中共官員做出什麼,都不應該覺得奇怪。否則也就不能說中共是絞肉機、殺人惡魔了。

另一個是有人可能在給習近平出難題,用這樣的方式攪渾水,使美中關係更壞。我覺得第二種可能性更大一些,因為中共越這麼折騰,美中關係越不會好。習近平如果不是愚蠢到家,這個簡單道理他是應該明白的。

但是大家知道,不管是哪一種情況,外界可能都會認為,這是習近平的問題,是他力主這麼做的。

中國有句話叫「子不教父之過」。孩子犯了錯,人們不會說孩子,人們都會說孩子的家長有問題。假如有人故意給習近平製造麻煩,外界也不會說那些製造麻煩的人,因為人們看不到。人們都會說是習近平在這麼幹,都會認為是習近平的責任。道理就這麼簡單。

所以中共軍機不斷騷擾台灣,外界就會認為是習近平的野心驅使,甚至可能認為他是一個不穩定的恐怖分子。拜登政府也會這麼想。

白宮:需新方法應對 前國家情報總監:綏靖政策沒有出路

昨天,白宮發言人莎琪表示,習近平的呼籲不會改變拜登政府的戰略方法。她指出,中共「對國內越來越專制,對外則野心勃勃」,美國正在與中國(中共)展開激烈競爭。而與中共的戰略競爭,「是21世紀的標誌性特徵」。

莎琪表示,中共的行為傷害了美國工人,削弱了美國的技術優勢,威脅了美國的同盟關係,以及美國在國際組織中的影響力。「北京正在以重大方式挑戰美國的安全、繁榮和價值觀」,美國需要採取新方法應對美中關係。

不過莎琪也表示,拜登政府正在與盟國和夥伴,包括國會兩黨共同努力,進行跨部門評估,採取多邊主義的手法,以「戰略耐心」對待美中關係。

綜合來看莎琪的發言,前半部分還算比較強硬。其中她指出了美中之間正在「激烈競爭」,中共在向美國挑戰等等。但是後邊的表態,卻出現了模糊,她表示以「戰略耐心」對待美中關係。

對於拜登政府正在尋求「戰略忍耐」因應。前國家情報總監約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反駁說,情報機構不是建議美國對中共要有忍耐,而是建議應該積極行動。

他強調,在對待中共問題上,綏靖政策是沒有出路的。「讓我從這個獨特角度向美國人民傳達一件事,那就是中國(中共)對當今的美國構成最大的威脅,也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對全世界民主與自由的最大威脅。」

我昨天節目中還在說中共是欺軟怕硬,越對中共忍讓,中共就會變本加厲,不斷升級挑釁。事實也的確如此,從拜登上台後,中共的挑釁一直沒斷過。

相比較政界的含糊不清,美國軍界明顯比較強硬。昨天,美軍羅斯福號航母不僅進入了南中國海,甚至一度航行到了中菲雙方有爭議的黃岩島附近海域。

據有中共背景的「南海戰略態勢感知」在微博中透露,羅斯福號進入南中國海後,美軍1架U-2S高空偵察機從韓國烏山空軍基地起飛,進入南海偵查,最近時距離台灣海岸線只有22.55海里。昨天羅斯福號進入了黃岩島25海里海域。

學者:美中對抗恰似二戰

大陸學者顧偉認為,美軍航母進入黃岩島附近海域,還不足以理解為是美國對華軍事戰略做出了調整。因為羅斯福號執行航太任務,仍然是川普政府時期下達的命令。

顧偉認為,中共軍機最近大規模入侵台灣西南空域,「是美中建交以來最嚴重的一次,規模也最大」。這基本上是對拜登政府挑釁性的試探,挑釁美國政府。

前清華大學講師吳強對自由亞洲表示,拜登出任美國總統以來,美中關係變得相當微妙。中共一方面向拜登政府示好,一方面在國內宣傳對美國的仇恨,煽動並沒有減少,包括對台灣的強硬做法。

吳強認為,拜登未來所面對的外部壓力主要來自俄羅斯和中共。特別是在印太地區,中俄「這種威權主義國家崛起,跟羅斯福當年面對納粹的威脅,而且是意大利、日本等軸心國的行程,對整個民主世界的影響,這種形勢非常相似」。

吳強的意思,我理解就是說,美中之間的對抗情緒,跟二戰前的情況很像。因為中俄這種威權主義國家對世界的威脅越來越大,美國必須採取強硬的手段加以遏止。特別是中共對民主世界的威脅,影響已經相當大了,美國必須及時採取強硬的應對措施,否則任憑中共發展下去,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並不是危言聳聽。

這種觀點,與德國聯邦外交委員會主席呂特根是不謀而合的。呂特根曾表示,中共在印太地區選擇性運用國際法及其侵略行為,對國際秩序構成了二戰以來最大的挑戰。

美國眾議員岡薩雷斯也認為,「中國共產黨的威脅,構成了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外交政策挑戰。這些威脅不僅影響我們的國家,而且影響美國在全球最信任的民主盟友」。

全球染疫過億 中共隱瞞疫情是源頭

接下來,我們還是要關注各地的疫情情況。美東時間今天早晨6點半左右(中港台時間晚上7點半),全球發現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國家是191個,確診感染的總人數已經超過了1個億,死亡總數已經超過215萬人。

我需要提醒大家的是,這個數字僅僅是確診感染的病例。還有多少沒有被發現?還有多少沒有被確診?還有多少是無症狀感染患者?有多少中國人是在確診之前就不明不白死去了?

另外,中共和伊朗、朝鮮等國家極不透明。世界醫療體系最強大的美國現在通報的確診病例數字是2,586萬多人,死亡43萬多。而最早發現病毒的中國大陸,到現在剛剛超過10萬人。你會相信這個數字嗎?

所以說,中共通報的數字,用一個俏皮話來說,那是墳頭燒報紙——糊弄鬼,沒有人會相信他們通報的數字。也許只有中共徹底解體了,真實數字才可能會披露出來。

也就是說,實際上感染中共病毒的總人數,很可能早就超過了1億,死亡總數也很可能不只是214萬4,600多人。

也許經過了一年的時間,時間太長了,有一些人多少有了一些麻木。不過,世衛組織的譚德塞書記表示,每一個數字的背後,都是一個人。

是這樣,每一個數字的背後都是一條生命。也許這個生命活在世上的時候顯得很卑微,但是不管怎麼樣,那也是一個生命,而生命其實是不存在卑微與高貴之分的。

儘管我們看到譚書記跟中共穿連襠褲,但是譚書記這句話說得倒是真實的。一億多人染病,二百多萬人死亡,而且這個數字還在增長。

另外國際勞工組織昨天公布的數據顯示,受中共病毒疫情影響,與2019年相比,2020年,全球因為疫情流失了2億5,500萬個全職工作,1億1,400萬人完全失業,全球GDP下降了4.4%,相當於是損失了3萬7,000億美元。

這筆帳,人類會永遠記著,不論過多長時間,人們都不會忘記。是中共當初故意隱瞞疫情真相,才導致病毒快速蔓延到全國、擴展到全世界。

前國務卿蓬佩奧在卸任前5天表示,中共病毒研究所的人員,實際上早在2019年秋天就已經感染了中共病毒,並且出現了症狀。但中共一直到今天仍然「扣住科學家所需要的重要資訊,拒絕拿出用以保護世人免於這個致命病毒及下一個病毒的重要訊息。」

正是中共隱瞞疫情真相,隱藏真實訊息,導致病毒侵入到全球的每一個社區,影響了所有人的生活,也是病毒奪走了二百多萬人的生命。

從一定意義上說,中共所起到的作用,就是在間接殺人。這是中共欠下的又一筆血債,這筆帳,無論到什麼時候,早晚要清算的。

吉林現一死亡病例 北京大興第二輪檢測

中共央視報導,截止到當地時間今天晚上6點,中國大陸一共有9個高風險地區和79個中風險地區。其中黑龍江海倫市永富鎮東大村和眾發村是新增的高風險區。而吉林昨天出現了一例死亡病例。

當局通報,死亡病例是吉林省通化的一位87歲女性患者。發病前曾密切接觸過中共病毒無症狀感染者。在14日的核酸檢測中呈現陽性,當日住進了醫院,17日出現了危重情況,在昨天不幸離世。

從發現陽性,到去世,前後11天。她是這輪大陸疫情中,中共官方公布出來的第二例死亡病例。此前河北省曾在14日通報一例死亡病例。

北京大興區從今天開始,對全區所有民眾要進行第二次全員核酸檢測。當局今天表示,大興區對病例所經過的重點區域,採集了1萬1,221個環境標本,其中檢測中呈現陽性的樣本有76件。主要在家裡,其餘是私家車、電梯按鍵、垃圾桶等。

昨天我收到網友的爆料消息,江蘇蘇州吳江區的永鼎醫院也傳出了疫情。當局在永鼎醫院的門把手上檢測出了中共病毒。

永鼎醫院在24日的通告中表示,對發熱門診進行例行環境監測中,在一個門把手上發現了一份中共病毒陽性樣本。所以從24日開始,醫院停診。

網友發來的照片顯示,下午5點14分,永鼎醫院的大門口,出現不少身穿白色隔離服的人,還有閃著警燈的警車。

網友表示,吳江與上海接壤,或許是上海疫情爆發後向周邊傳導的結果。這個消息,意味著中共病毒可能已經進入了江蘇,只不過當局還沒有通報有病例發現。

此外,石家莊市要求,對高風險和按照高風險管理地區實行全域封閉交通管控,區域內車輛不許上路行駛;僅限外來物資運輸車輛、馳援車輛、市域內應急和民生車輛、醫護人員上下班車輛、疫情防控項目建設車輛通行。

上海的疫情也在持續加重,最新疫情已經從黃浦區、寶山區延伸到長寧區。目前上海有4個中風險區,分別是黃浦區昭通路居民區(福州路以南)、上海中福世福匯大酒店、黃浦區貴西小區和寶山區友誼路接到臨江新村一村二村。

昨天(25日),上海通報新增2例本土確診病例。其中一個病例是常住黃浦區,另一個病例常住長寧區,是醫院住院患者的陪護家屬。

根據當局通報,上海的本土確診病例主要集中在黃浦區及寶山區。但是坊間消息顯示,上海疫情可能已經擴散到了靜安區、徐匯區、虹口區、楊浦區,相關區域已經被封閉管理。

有網友向我們爆料,確診病例的活動範圍相當大,包括長寧區綠新小區222日、仁濟醫院西院、海底撈外灘店、復旦徐匯腫瘤醫院、徐匯商務大廈2011室練琴房、寶山區青鮮菜場等等近20處公共場所。

在網友發來的爆料視頻中顯示,在發現疫情的區域,來了好幾輛車,人人都穿著白色隔離服,對發現疫情地點進行封鎖隔離。

看當局的通報情況,確診病例數字很少。但實際情況,很可能當局沒有說。昨天向我們爆料的網友,今天又發來了聊天對話截圖。聊天是大陸時間今天晚上10點左右,也就是美東時間今天早上9點。

聊天內容顯示,一位叫「小黑」的先生在黃浦區疾控中心那邊做消毒工作,忙得沒時間睡覺,並且介紹說隔離酒店已經不夠用了。

另外有多個消息源顯示,上海已經開工,要在6天內建造6-8個方艙醫院。網友表示,可能當局已經知道了疫情的嚴重性,會有更多的人需要隔離。不過到目前為止,官方一直沒有通報這件事。

隔離「一刀切」問題多

說到強制封鎖隔離,昨天我說到了一位長春的網友向我們爆料,長春有的樓棟被當局用電焊焊死了。這裡再跟大家講一個北京大興區民眾的親身經歷。

大家還記得,1月20日,大興區天宮院街道融匯社區被升級為疫情高風險區。然後在23日,對融匯小區的三棟樓的居民進行了集中隔離。我要說的這位北京大興民眾,就是這被集中隔離的三棟樓中的其中一位居民。

這位先生姓李,我們就稱呼他為李先生。李先生告訴我們,當地政府防疫,採取的政策就是「一棒子打死」。只要一棟樓裡有確診病例,那麼這棟樓的所有人都必須集中隔離,根本不管是不是密切接觸者。

當天凌晨,李先生所在的樓棟微信群裡,突然出現一條消息:「大家要集中隔離了」。發消息的人,可能是社區的,也可能是物業公司的人。

但是直到當天早上8點多,李先生才看到群裡面在討論這個消息。消息還表示,8:30齣發,集中隔離。但是警察來敲門的時間是在9點多,等李先生收拾完了,10點多下樓去排隊,這時候的消息說「沒有車輛了」,讓人們先回家等著。

下午1點多,人們又陸陸續續地下樓了。下午2點多,李先生也下到了樓下開始排隊,但是排隊到三四點鐘才上車出發。然後又在路上耽擱了好久,到酒店的時候,天已經要黑了,至少有5點了。

時間長一點到無所謂,李先生不能理解的是,當局在轉移過程中,並沒有進行分類管理。有確診病例單元和沒有確診病例單元的人,排隊、坐車全部都混雜在一起,在公共汽車上,座位之間也沒有間隔。

我們之前曾說過,這種沒有區分的做法,相當於是擴大交叉感染的機會。李先生表示,不是密切接觸者,現在也給搞成密切接觸者了,政府的做法太慘無人道了。

李先生所在的這三棟樓,總人口大約有六七百人,從八十幾歲的老人,到幾個月大的嬰兒,幾乎遍及了所有的年齡段。人們分別被安排在房山區、順義區和朝陽區等不同的地方。

李先生所在的單元有一百多人,被安排在了房山區藝術之家酒店,大人基本是一人一間。

每天吃的飯菜,都是當局派專人給送過來,飯和菜都是涼的。人們反覆反映了多次,才稍稍有一點變化,飯菜有了一點溫度。

住了2天酒店,很多人在群裡反映說「缺氧頭暈」,李先生也有這樣的感覺。可能是酒店部分窗戶是內窗,被工作人員給釘死了。人們反映了幾次,一直得不到解決,撥打12345,也沒有人回覆。

李先生說,「試想一個人在封閉的不見天日的房間內,待21天隔離,會不會導致缺氧窒息、消毒水嗆人、病毒、抑鬱等其它危險?」

沒有辦法,李先生最後給駐在酒店的醫生打電話,想通過醫生來解決問題。但是打了三四次,始終沒有人接電話,前台工作人員告訴說,醫生沒有在崗位上。

大概是工作人員害怕李先生把這件事上告,所以答應了李先生的要求,給他換了一個能開窗戶通風的房間。

以上就是今天的節目內容。如果您喜歡的話,請別忘記點讚訂閱,並記得將它分享出去。真相,對每一個人都很重要。

歡迎大家到優樂客會員區了解更多。

感謝您的收看,再會。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