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民主黨女議員AOC撒謊栽贓被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5日訊】【今日點擊】(4001-1)

提要
民主黨女議員AOC撒謊栽贓被揭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這兩天其實從新聞的角度來講非常安靜,坦白說非常安靜。昨天在美國在推特上出了一件事,大家就追著說,美國有個女議員,年輕的,也就20來歲,是從紐約14區上去的。她比較著名的一句話,就是性工作者是一個,是個工作,用身體換錢那是很正當的,那個隨行市價。她在推特在眾議院的一些陳述中,她毫不隱諱直接表達,直接表白的。一共她們有四人幫,四個女人,年齡呢上上下下,差不多這個年齡。

她怎麼幹的呢?其實她為什麼能成為眾議院的議員呢?我們知道她,眾議院的議員是按人口,一定的人口比例然後畫區出現的。奧巴馬年代拚命接受非法移民,各種移民,然後就在紐約,在一些紐約,像這樣共和黨控制的區域當中,塑造類似難民營,類似移民營,類似了。他就說這個地方集中來這麼一批人對吧,你都是從哪兒來啊,就上海的,夸,全懟在這兒了。當懟到一定數量的時候,這個地方就給畫區了,說可以選這個那個什麼了,應該是在這個地方出個議員了。因為人的數量達到,然後他們就給懟出一個人,一切都是自個兒懟出來的。

懟這個詞在北京人說不太好聽,我不會寫,我不知道那個懟是怎麼個懟法,打小就這麼念,是給懟出來的,這個人就這麼懟出來。所以在這個,應該是2016年,那一年開始大選,就是川普大選的時候一口懟出4個。全是女的,全是類似的這路貨色,類似的,那你今天美國就這樣嘍。所以你能想像出,這手握著聖經宣誓,然後這嘴說那東西用身體換錢是本事,傻瓜你那換不了了,你傻瓜你不會換。隨行市價啊,有人價碼高有人價碼低,這是今天的美國。

在今天的所謂左派的媒體當中,主流媒體當中去嘲笑人們,去嘲笑或者說打擊誰誰誰說話,誰誰誰事情不檢點,這一頭她可以隨行市價,這就是今天的美國媒體。她昨天為什麼出了這個故事了呢?就是一門講她是個騙子,講話的概念她是個騙子。她在過去的大概十天裡面,就是拜登上台之後,在圍繞著美國國會,美國國會1月6日的悲劇,這個女人使出渾身解數。啊,咱們原來說個詞,光著屁股耍流氓,使出了渾身解數,來營造1月6日國會悲劇的慘案之悲壯。

她當時,她當時最早說的是攻擊克魯茲,攻擊參議院的議員克魯茲,保守派的,原來德州的總檢查長。說在國會山莊衝擊的時候,克魯茲曾經導致她被謀殺,她被謀殺。克魯茲雖然人是律師,德州的人,那男人不是吃素的,3槌巴2槌巴就給她槌巴了。那一般的男人那個整不過的 ,你別介意啊,有朋友說濤哥你又說這個。她現在是美國,你現在看到的所有主流媒體,人家每天頭版都是她的消息。你說我不看,那我們講的是新聞,掩耳盜鈴,只能說你沒有任何的一個基本概念。就是人基本的承受力都沒有,太盞了。

沒給你說嗎?改念詩了,天天一首,煩死你對吧,你又看不懂,又沒那個水平,說這個吧你又不愛聽,天下哪有那麼湊齊的事,都來你愛聽的,你愛聽多乏味。這個AOC大概持續一個二個星期了,天天是頭版。她說克魯茲在參議院,當時的行為差點使她謀殺。那後來共和黨不幹了,她代表民主黨嘛,共和黨不幹,那個參議院跟眾議院不在一起,第一個。第二個,在國會出事的時候,那個事情是在參議院討論的,跟眾議院沒有關係。

結果在克魯茲把她整了之後,過了一天她又說了,在國會山莊在衝突的時候,她險些被強姦,她是在性攻擊的背景之下的倖存者,幾乎她被殺掉,連續登了3天。在電視採訪中哭啊,那女孩那碰到這事還敢站出來,還敢站出來,那不容易啊。所以她一說這個,誰都不敢說話了,誰也不敢說話。她就描繪她在國會山莊被衝擊的故事,繪聲繪色,昨天講到第3天了。結果另外一個共和黨的眾議院的議員,也是個女士,這只能是女士說,男士不敢說話,你整這個,男的誰也不敢說,沒有,誰也不敢講。

這個女議員呢共和黨議員,辦公室在她邊上,聽她陳述之後,她故事講得繪聲繪色的,比我講得好。然後那個女議員說不對吧,你胡說的吧,你在瞎說吧,我跟妳在這個辦公室,我們中間就隔著一個,咱們是街坊。我們辦公室這個樓,跟國會山莊那個樓,地下室通的,可是這2個建築物差了好幾百米遠哪,瞎扯。那DC去過無數次,如果平常很多這地方是開放的,在DC的特別是它博物館跟國會那個區呢,下面是相互連通的,是那樣是相互連通的。而且下面,比如說人們吃飯啊,它那些餐廳都在下面,這是兩個不同的building,兩個不同的建築物,中間相隔數百米。

這個女人說她差點遭到性傷害,乃至經歷死亡,是在她辦公室,是描繪在她辦公室發生的。可是那個時候在辦公室一個人毛都沒有,只有她這一根人毛,那不就瞎掰咧。然後那個人就貼出之後,就畫出了這個Capitol Hill,就是國會山莊的那個圖紙就放上。她說中間差好幾百米,她在這兒給嚇尿了,忘了帶尿不濕了,她在這兒嚇尿了,跟那邊沒關係,她自個兒做惡夢呢那是。昨天就出了這種事。

那她呢大言不慚,她說川普的支持者非常殘暴,在國會山莊四周埋滿了地雷。你說這是美國啊,這是美國今天的最高級別的,代表著美國人民的意願的議員。今天他們是正義的化身,在CNN、ABC,在今天的推特、Facebook,在今天的司法部、在今天的FBI、在今天的參眾兩院的主流的議員們,他是主流。今天美國的主流是這個,大家要明白為什麼講說,這東西文化人碰上這個你玩不起的。她說了我用身體可以隨便換錢,這是正常的。你說了,哎呀你講話真yuck。yuck啥啊這是,人都幹了活了,你說可別說啊,美國的國家政策是這麼訂出來的。

你今天住在美國,你交的稅,在大疫情當中,你拿的補助費,你孩子能不能上學,是他們訂的。你出門戴不戴口罩是他們訂的,會不會要逼著你一定要打疫苗,是他們訂的,你那還酸秀才。有時候我個人覺得真悲劇,真的悲劇,很多人貌似自己有修養,給卡在這分上,進不去出不來,那北京話不太好聽,狗屁都不是。你說好好說吧,說不通,人家比你有文化;你要給她一錐子給扎出血來吧,她疼,她罵你,你怎麼這麼狠啊;然後你說你改了對不對,改做詩了,你這個人酸哩吧嘰的不知道你說什麼。唉,你這事,沒法整。這就是昨天我們看到的一個,就是確確實實的看到的故事,今天的民主黨人,在有關彈劾川普的一切,全是假的,全是造出來的。但是它那個造假的一切,比真的真多了,完全是本末倒置的社會,完全是本末倒置的這種世界,美國就陷入在其中了。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