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越南行重燃我對共產主義怒火

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ennis Prager撰文/曲志卓編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十年前,我寫過一篇專欄文章,講述了我對越南的觀感。鑒於許多美國年輕人對共產主義(或它更溫和的稱呼,社會主義)缺乏反感,甚至溫情脈脈,今天有必要重溫此文。

在越南訪問期間,我很難控制我的情緒——特別是憤怒的情緒。我越欣賞越南人民——他們的聰明才智、熱愛生命、尊嚴和努力工作——我越對20世紀下半葉給他們(當然還有我們美國人)帶來巨大痛苦的共產黨人感到憤怒。

不幸的是,共產黨仍然統治著這個國家。

但是,越南已經接受了擺脫貧困和更進一步創造財富的唯一途徑:資本主義和自由市場。

那麼,在戰爭中死去的200萬越南人究竟為什麼而死呢?我想向那些越南的共產主義統治者提出這個問題:「同志,你們否定了共產黨所主張的一切:集體財產、集體農業、中央規劃和軍國主義等。那麼回顧歷史,你們敬愛的胡志明和你們黨究竟為什麼而犧牲了數百萬越南同胞的生命?」

這個問題沒有好的答案,因為如果不說謊,就必須講述真相,而真相並不動人。

說謊是越南共產黨的回應。

這個謊言在世界上被那些非共產黨的左派重複,在幾乎每所西方大學裡被傳授給學生,並且通過幾乎所有的新聞媒介在世界上傳播:越南共產黨人,即北越政權和南越的越共,只是為爭取民族獨立而抵抗帝國主義,反對外國控制他們的國家。首先,他們打日本人,然後和法國人戰鬥,然後和美國人作戰。美國嬰兒潮一代會記得,他們被一遍又一遍地告知,胡志明是越南的喬治·華盛頓,他熱愛美國憲法,並且以之為典範制定了自己的憲法,他只想越南獨立。

真相是:每個共產主義獨裁者都是瘋狂的、具有邪教性格的、渴望權力的、嗜血的暴徒。

胡志明也不例外。他謀殺了他的對手,酷刑折磨不計其數的無辜的越南人(活埋農民是他最喜歡的方法),以逼迫數百萬農民為他而戰——是的,在歷史上最大的殺人犯毛澤東的支持下,為了他和他血淋淋的越南共產黨而戰。

然而,美國的道德白痴在反戰集會上高呼「胡、胡、胡志明」,把美國描繪成越南人的真正殺人犯——「嘿,嘿,嘿,LBJ,你今天殺了多少孩子?」(譯者註:「LBJ,你今天殺了多少孩子?」出自當年反戰歌曲。LBJ是當時的美國總統林登·約翰遜——Lyndon B. Johnson的姓名縮寫。)

越南共產黨人並不是為了越南的獨立而與美國打仗。美國從未對控制越南人民感興趣。一個完美的類似的例子可以證明這一點:朝鮮戰爭。

美國是為了控制朝鮮而和朝鮮共產黨戰鬥的嗎?還是說,37,000名美國人是為了朝鮮人的自由而喪生在朝鮮的?誰曾經是(現在仍是)一個更自由的人——一個生活在朝鮮共產黨統治下的朝鮮人,還是生活在美國打敗了朝鮮共產黨的地區(南韓)的朝鮮人?

那麼,誰曾經是更自由的越南人——一個生活在非共產(但是極權的)的南越人,還是一個生活在「胡,胡,胡志明」共產黨統治下的北越人?

美國為解放其它國家而戰鬥,而不是為了統治他們。是越南共產黨(和中共),而不是美國,對控制越南人民感興趣。

但是,謊言如此廣泛和有效地傳播,使世界上大多數人——除了支持美國在越南所做出的努力的人、越南船民和渴望自由的越南人——相信美國是為了錫、鎢和完全虛構的「美國帝國」而戰,而越南共產黨人則為越南的自由而戰。

我參觀過越戰遺蹟博物館,這是一個共產黨搞的三層樓的反美照片展覽。沒有什麼讓我吃驚的——沒有關於共產北越或越共的任何真相;隻字不提那些廣泛施加在不願為共產黨打仗的人們身上的威脅;隻字不提那些冒著生命危險乘船逃跑的,寧願冒著溺水、被鯊魚吃掉、被海盜折磨或強姦的危險,也不願生活在被共產黨「解放」的南越的人們。

同樣不足為奇的是,越南共產黨所講述的越戰歷史,和美國、歐洲、亞洲或南美幾乎任何一所大學裡任何一位教授講述給學生的越戰歷史,幾乎沒有什麼不同。

讓我以越南人民——我開篇的主題——來結束此文。

如果你訪問過越南,就沒有可能不對越南人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希望我能活著看見越南人民從滲透在他們生活方方面面的共產主義謊言中解脫出來,明白每一個在反美戰爭中喪失的越南人的生命都被浪費了,都是歷史上最嗜血的意識形態——共產主義的祭壇上一億多人中的一個。

請與你的兒子或女兒分享此文,他們對共產主義一無所知,不知道為什麼體面的人會討厭它、還有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主義。

原文:Trip to Vietnam Reconfirmed My Hatred of Communism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是全國聯合電台脫口秀主持人和專欄作家。

本文僅表達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