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拜登正式表態 習近平應很失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月4日,拜登終於闡明了他對中共政權的態度,把中共描述為「最嚴重的競爭對手」(most serious competitor),並認為中共與美國對抗的「野心日增」(growing ambitions of China to rival the United States),他還稱美國的領導地位正遭遇新的不斷推進的「威權時代」(new moment of advancing authoritarianism)。這次表態,應該是拜登參加競選以來的一年多時間裡,對中共政權最清晰的一次表態,也應該是最強硬的一次表態。

儘管拜登曾把習近平稱作「惡棍」,但他也曾炫耀過與習近平交往最多,並一度不肯認為中共是最大敵手,或者儘量迴避正式表態。近一段時間,習近平十分焦急地盼望儘快與拜登溝通,緩解中共的外部壓力,還採取了咄咄逼人的方式。如今,拜登的表態應該令習近平很失望。

拜登的這次講話,雖然涉及了外交的方方面面,但還不能算作外交策略,只能算給外交政策畫了一個大致輪廓。拜登仍然表示,系統評估還在繼續,所以具體的外交策略,恐怕尚需時日,這也就是所謂的戰略忍耐。

拜登對中共政權的表態,實際也並無太大新意,他的內閣成員和白宮發言人已經表示了類似的看法,即中共政權是美國的最大挑戰。拜登的表述似乎更完整些,他說,我們將直面中共政權在「經濟、安全和民主價值的挑戰」,「對抗中國(中共)的經濟侵略」(confront China’s economic abuses),「反擊它侵略性的強制行為」(counter its aggressive, coercive action),「回擊中國(中共)對人權、知識產權和全球治理的攻擊」(push back on China’s attack on human rights,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global governance)。

拜登也談到,「當涉及美國利益時,準備與北京合作」(ready to work with Beijing when it’s in America’s interest to do so)。這句話,應該給了習近平一些希望,但拜登並未說明,可能合作的領域包括哪些,應該還在他的戰略忍耐中,習近平只能繼續等了。

拜登也強調了與盟友合作對抗中共的態度。這些說法並未超越近日拜登團隊成員的種種表述,只是這一次拜登主動表態,而不是在追問之下的回應。而且,拜登幾乎開篇就稱中共是「最嚴重的競爭對手」,並把對中共的態度放在了講話的前面。拜登已經與世界各國領導人溝通了一圈,包括同樣認為是敵人的普京,至今卻仍然沒有與習近平溝通,應該令習近平相當惱火。如今的這番表態,無論如何都會令習近平感到難受。

中共黨媒剛剛還歡呼,「反將美國一軍」,卻沒有想到,不但沒有「將軍」美國,反倒被美國「將了一軍」。

中共高層連日來對美動作頻頻,不斷喊話,一直在營造吃定美國的氛圍,儼然只等拜登放軟,就可以敲得勝鼓了。現在拜登的表態,卻令中共高層如鯁在喉、騎虎難下。拜登可能並沒有「將軍」中共高層的想法,但中共高層等於自己「將了自己一軍」。

中共外交部和中共黨媒的話都說得太滿,習近平在達沃斯論壇的喊話也太過咄咄逼人,中共高層的誤判再次給自己挖了一個大坑。中共高層怎麼回應外界還在其次,如何向黨內交代才是更大的麻煩。

最近的中共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會議,以及紀委會議上,習近平再次高舉政治反腐,營造了政治清洗的肅殺氛圍,試圖遏制任何的反對和質疑聲音。中共高層急切需要美中關係翻盤,好重新找回一些威信,如今還得再費一番心思,眼看又無法自圓其說。

拜登在2月4日下午講話,正好是北京時間的後半夜,應該苦壞了中共高層的智囊們,還有外交部、黨媒等,不少人不得不熬夜觀看、翻譯、第一時間呈送,更免不了被要求提出各種評估、方案等。中共高層甚至也都無法入睡,一直盯著最新信息,等來的卻是失望。

中共高層顯然需要時間評估,可能還需要時間做出及時的反應,無論暫時放軟、半放軟,或者再次強硬,也許暫時迴避,在可以預見的一段時間內,中共高層恐怕還會發出混亂的指令,對外的表現可能再次令人匪夷所思。中共高層不願耐著性子觀望,偏要急於翻盤,弄巧成拙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拜登應該也想不到,他的正式表態,很可能會掀起中共內部的一次軒然大波,中共會有怎樣的連串表演,或可拭目以待。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