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直播】對抗需合作 綏靖只單幹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06日訊】 昨天拜登在美國國務院發表了首個外交政策講話,重點是定位「中國是美國最嚴峻的競爭者」。演講的主線條是和盟友合作,即美國回來了。 而在外交上,似乎重點是推動全球LGBTQ的權利並接受更多的難民。

對中共的關係,從川普政策大步後退。川普將中共視為「對手」。競爭者,無論前面定語多嚴厲,是同向的,目標一致,而對手,根本利益是衝突的。

這是一次戰略大調整,川普把過去幾十年的綏靖政策扭轉了,尤其是把中共和中國區分開,當然過程也是不斷調整和變化,不是一開始就這樣的,但通過貿易談判,認清了中共的本質,從蓬佩奧接手國務院開始,就基本定型了。

而昨天拜登對中國的定位,可以說是再次逆轉。

有意思的是根據新的美國回來了的政策,美國將重回世界領導地位,但期待中的盟國的反應卻差強人意,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對話大西洋理事會時表示,即使歐盟與美國在價值上走得更近,也不應與美國聯合起來對抗中國。

這是兩個問題,關於不與美國聯合抗中,有人說和他以前的說法有所不同。其實這是和美國政策有關的。對抗是需要結盟的,所有的結盟都有特定的對抗的對象,二戰中的同盟國是針對軸心國的,中蘇友好條約是針對美日同盟的,北約是針對蘇聯的,蓬佩奧當國務卿這幾年,周遊各國,就是要結成對抗中共的聯盟,因為各國利益不同,需要說服和協調,如針對華為的5G部署,要花很多精力、提供很多證據說服盟國,為什麼在網路基礎建設中有華為5G是對國家安全的威脅。當各國逐步認識到真實危害後,都在不同程度採取行動,排斥華為5G,這是需要合作的。很多盟國在其它領域也都或多或少的進行了合作,有些也是出於自己國家的安全和利益,如澳洲,在對付中共統戰滲透和要求調查中共病毒起源方面已經遭到中共大規模的貿易報復。這時美國如果轉彎太猛,不但不能團結盟國,反而會使盟國更迷惑。

歐盟本來就和中共眉來眼去的,如完成了談判7年的歐中投資協議,如果回到綏靖政策,歐洲國家本是行家,而且綏靖政策的一大特點就是每個國家都可以自己執行,不需要結盟,

蓬佩奧今天推特表示:回到中共霸凌我們的過去?回到像朋友那樣用送錢的方式對待伊朗恐怖分子?我們承擔不了回到奧巴馬失敗的外交政策,我們必須保持美國第一,強有力的面對邪惡。

這種外交政策已經證明是無法保證美國全球利益的,尤其是國際形勢更加錯綜複雜,一個直接例子就是緬甸軍事接管文人政權,我沒有說軍事政變,因為這是根據緬甸憲法採取的行動,對還是不對又當別論,拜登政府直接面臨的就是兩難,制裁,會把緬甸軍方進一步推向中共,不制裁,似乎和美國提倡的民主相對立。在緬甸軍隊對待羅興亞人的問題上,中共已經贏了一分。

拜登政府面臨的外交困境,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美國是否還像以前那樣在國際事務上能維持道義上的優越。比如對緬甸軍方以大選舞弊為理由抓捕昂山素季和其他文職政府官員,今天美國政府是沒有多少道義優勢的。

在對話大西洋理事會上,馬克龍還對社交平台封殺川普總統及其支持者的作法表示不滿,明確表示他不願意生活在這樣的社會。馬克龍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作出這種表示的西方領導人。

不是說我有什麼解決方案,我從不給人提建議,當事人知道的我們大多不知道。但我們可以看一下川普總統任期完成的外交成就,沒有發動一場新的戰爭,結束了一場沒有人認為能快速取勝的戰爭,即消滅了伊斯蘭國,把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這個傳奇式的成果將繼續下去,參議院以絕對優勢維持了大使館設在耶路撒冷的現狀。多個阿拉伯國家和以色列達成不同形式的外交承認,塞爾維亞和科索沃達成經濟協議,可以說一舉擺平了中東和巴爾幹半島兩個火藥桶。

談到外交,就要說一下拜登提到的另一點,就是把推進LGBTQ權力作為美國全球外交重點。看不出這對美國全球戰略有什麼意義。我記得川普政府做的:在中共和其它一些人權侵犯政權控制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後,美國退出了人權理事會,另開爐灶,開啟了以推進國際宗教信仰自由為核心的新的人權外交,而且取得了相當的成果,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取得成功,美國真正成為國際人權包括宗教信仰自由的燈塔。

要成為自由世界領導者,最重要的也許真的不是軍事實力,而是思想、制度和價值觀。美國還有嗎?

歡迎訂閱 + 按小鈴鐺:https://www.youtube.com/c/橫河觀點?sub_co… (小鈴鐺記得開起「全部」通知)

訂閱「橫河觀點」Youmaker 優美客頻道:https://www.youmaker.com/channel/d7a6…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