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2021中共內鬥將全面激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21年的中共內鬥別有特點,是個「三連環」:第一,各級地方官員進入「換屆高峰期」;第二,各派勢力力拚「換屆」,為2022年中共「二十大」卡位;第三,「二十大」決定習近平去留。因此,2021年內鬥就顯露出整體性、結構性、系統性的特點。對中共各派勢力而言,這可不是爭一日之短長,而是爭未來五年之格局,焉能不放手一搏?

習近平對此心知肚明,2020年就開始布局了,進入2021年才一個月,就放出3個信號,警告各派勢力。

第一個信號:一個月三提「政治判斷力、政治領悟力、政治執行力」。第一次是去年12月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會,第二次是今年1月11日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專題研討班,第三次是今年1月22日十九屆中央紀委五次全會。這三次講話,對象都是黨內的「關鍵少數」,即手握實權者。習為什麼這麼急切地提「政治三力」呢?因為這些年雖然不停地喊「兩個維護」,官場常態卻是陽奉陰違,到處都是「兩面人」,習沒有別的辦法,只能提著「講政治」、「反腐敗」這兩個鞭子上陣。

第二個信號:緊盯「一把手」。中共本身是個黑幫組織,各級、各個領域的「一把手」幾乎都是一個個「土皇帝」:決策「一言堂」、用人「一句話」、花錢「一支筆」、項目「一手抓」。「一把手」們實權在握,很容易架空中央,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致使「政令不出中南海」。這是中共的體制性痼疾,當局雖然不能根除,但也要「殺雞嚇猴」。

2月2日,中共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信息顯示,2020年,全國紀檢監察機關立案審查調查縣處級及以上「一把手」5836人。而從全國來看,中共十九大後落馬的中管幹部中,主要問題發生在「一把手」崗位上的就有100多人。習近平更多次強調要加強對各級官員的關鍵少數、特別是「一把手」的監督。

三個信號:「嚴肅換屆紀律」。今年1月,中共中紀委、中共中央組織部、國家監察委員會聯合印發《關於嚴肅換屆紀律加強換屆風氣監督的通知》,立下「十個嚴禁」。但,事實上「換屆」關係到大批官員的利益、前途,是官場的「大黑戰」,無所不用其極,怎麼可能「嚴禁」得了呢?例如轟動一時的遼寧賄選案,2013年遼寧省619名第十二屆人大代表中,就有523名省人大代表涉案。「十個嚴禁」不過是中共各派系相互攻擊的藉口罷了。

習近平放是放出了這三個信號,但問題是,能管用嗎?

利益是剛性的。中共自己就說:觸動利益比觸動靈魂更難。中共各派系該爭的還是要爭,位置、權力、利益一樣都不能少。這在中共歷史上,從來如此。能在中共體制內爬到高位的人,都是久經「考驗」的。「鬥」字都成為中共和中共黨人的一個基因了。

因此,習近平放出這三個信號的考量,不是制止或者消除中共內鬥,而是要各派自我控制,不要出格了,把桌子都掀翻了。如果桌子掀翻了,大家都沒得玩了,這是習最憂心的。

習的這個憂心,一個實實在在的表現,就是快速處死中國華融原董事長賴小民(從判處死刑到執行死刑,中間只有24天)。

習上台以來,落馬了那麼多貪官,上至正國級下至小村長,判死刑的人卻屈指可數,為什麼賴小民就難逃一死呢?這當然不是因為賴被查出收賄及貪污的金額在18.13億人民幣以上,擁有「100多套房,100多個關係人,100多位情人」;而是因為習要借賴小民來震懾中國金融寡頭,以及賴的後台曾慶紅家族等。

對此,官媒新華網的一篇重點文章「習近平一個月內三提『政治三力』」有清晰解讀。該文說,習深刻分析當前反腐敗鬥爭的形勢,用幾個「交織」來形容腐敗問題的特點和危害,第一個「交織」就是「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威脅黨和國家政治安全」;因此,必須首先嚴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重點查處政治問題和經濟問題交織的腐敗案件,及時把這些「兩面派」「兩面人」辨別出來、清除出去,消除重大政治隱患。

這說明習已強烈感受到了政治形勢的嚴峻。習斷然處死賴小民,就是搶先下手,表明立場,力圖消除重大政治隱患,確保2021年的「三連環」按自己的意志走。

但是,有作用力就有反作用力。既然政治形勢都已嚴峻到習不惜開殺戒,那麼各派勢力對習的反彈,自然也會力度極大了。中共的「寡頭共治」模式(所謂500個家庭決定中國的命脈),也不可能讓習一人占盡好處。因此,圍繞習是否在「二十大」連任問題,各派勢力勢必與習全面博弈。退一步講,即使不能阻止習連任,也會藉此與習討價還價,甚至步步拼殺,分得一塊奶酪。由此看來,2021年中共內鬥全面激化,是必不可免的了。

不過,2021年還有一個最大的不定因素,即中國疫情是否二次全面爆發。如果二次疫情全面爆發,中共這個殭屍般的體制是難以倖存的,那麼中共的內鬥除了燒毀自己之外,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