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2021中共内斗将全面激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2021年的中共内斗别有特点,是个“三连环”:第一,各级地方官员进入“换届高峰期”;第二,各派势力力拼“换届”,为2022年中共“二十大”卡位;第三,“二十大”决定习近平去留。因此,2021年内斗就显露出整体性、结构性、系统性的特点。对中共各派势力而言,这可不是争一日之短长,而是争未来五年之格局,焉能不放手一搏?

习近平对此心知肚明,2020年就开始布局了,进入2021年才一个月,就放出3个信号,警告各派势力。

第一个信号:一个月三提“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第一次是去年12月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第二次是今年1月11日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第三次是今年1月22日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全会。这三次讲话,对象都是党内的“关键少数”,即手握实权者。习为什么这么急切地提“政治三力”呢?因为这些年虽然不停地喊“两个维护”,官场常态却是阳奉阴违,到处都是“两面人”,习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提着“讲政治”、“反腐败”这两个鞭子上阵。

第二个信号:紧盯“一把手”。中共本身是个黑帮组织,各级、各个领域的“一把手”几乎都是一个个“土皇帝”:决策“一言堂”、用人“一句话”、花钱“一支笔”、项目“一手抓”。“一把手”们实权在握,很容易架空中央,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致使“政令不出中南海”。这是中共的体制性痼疾,当局虽然不能根除,但也要“杀鸡吓猴”。

2月2日,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信息显示,2020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立案审查调查县处级及以上“一把手”5836人。而从全国来看,中共十九大后落马的中管干部中,主要问题发生在“一把手”岗位上的就有100多人。习近平更多次强调要加强对各级官员的关键少数、特别是“一把手”的监督。

三个信号:“严肃换届纪律”。今年1月,中共中纪委、中共中央组织部、国家监察委员会联合印发《关于严肃换届纪律加强换届风气监督的通知》,立下“十个严禁”。但,事实上“换届”关系到大批官员的利益、前途,是官场的“大黑战”,无所不用其极,怎么可能“严禁”得了呢?例如轰动一时的辽宁贿选案,2013年辽宁省619名第十二届人大代表中,就有523名省人大代表涉案。“十个严禁”不过是中共各派系相互攻击的借口罢了。

习近平放是放出了这三个信号,但问题是,能管用吗?

利益是刚性的。中共自己就说: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更难。中共各派系该争的还是要争,位置、权力、利益一样都不能少。这在中共历史上,从来如此。能在中共体制内爬到高位的人,都是久经“考验”的。“斗”字都成为中共和中共党人的一个基因了。

因此,习近平放出这三个信号的考量,不是制止或者消除中共内斗,而是要各派自我控制,不要出格了,把桌子都掀翻了。如果桌子掀翻了,大家都没得玩了,这是习最忧心的。

习的这个忧心,一个实实在在的表现,就是快速处死中国华融原董事长赖小民(从判处死刑到执行死刑,中间只有24天)。

习上台以来,落马了那么多贪官,上至正国级下至小村长,判死刑的人却屈指可数,为什么赖小民就难逃一死呢?这当然不是因为赖被查出收贿及贪污的金额在18.13亿人民币以上,拥有“100多套房,100多个关系人,100多位情人”;而是因为习要借赖小民来震慑中国金融寡头,以及赖的后台曾庆红家族等。

对此,官媒新华网的一篇重点文章“习近平一个月内三提‘政治三力’”有清晰解读。该文说,习深刻分析当前反腐败斗争的形势,用几个“交织”来形容腐败问题的特点和危害,第一个“交织”就是“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威胁党和国家政治安全”;因此,必须首先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重点查处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的腐败案件,及时把这些“两面派”“两面人”辨别出来、清除出去,消除重大政治隐患。

这说明习已强烈感受到了政治形势的严峻。习断然处死赖小民,就是抢先下手,表明立场,力图消除重大政治隐患,确保2021年的“三连环”按自己的意志走。

但是,有作用力就有反作用力。既然政治形势都已严峻到习不惜开杀戒,那么各派势力对习的反弹,自然也会力度极大了。中共的“寡头共治”模式(所谓500个家庭决定中国的命脉),也不可能让习一人占尽好处。因此,围绕习是否在“二十大”连任问题,各派势力势必与习全面博弈。退一步讲,即使不能阻止习连任,也会借此与习讨价还价,甚至步步拼杀,分得一块奶酪。由此看来,2021年中共内斗全面激化,是必不可免的了。

不过,2021年还有一个最大的不定因素,即中国疫情是否二次全面爆发。如果二次疫情全面爆发,中共这个僵尸般的体制是难以幸存的,那么中共的内斗除了烧毁自己之外,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