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誰「妄圖竊取黨和國家權力」?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月22日,習近平在中紀委五次全會上稱,腐敗仍是「最大風險」,強調反腐敗是一場「輸不起也決不能輸的政治鬥爭」,必須「堅決打贏」。

1月23日,新華社發表解讀文章稱,「政治腐敗是最大的腐敗。一些腐敗分子結成利益集團,妄圖竊取黨和國家權力」。

習近平的講話和新華社的解讀文章集中到一點,就是有人想奪習近平的權。那麼,到底是誰想奪習近平的權?先看一看習近平處理的一些大案要案。

賴小民及相關金融大案

1月29日,原華融集團董事長賴小民被執行死刑。從1月5日賴小民一審被判處死刑到被執行死刑,僅用了24天。時間之短,超乎尋常。胡錦濤任中共黨魁十年,江澤民任中共黨魁十三年,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任中共黨魁十三年,加起來,36年,沒有一位副省(部)級及以上的貪官,被以這樣快的速度執行死刑。

從2013年1月習近平開始反腐打虎至今,查處的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達470人,雖然從中共公布的貪腐金額看,賴小民貪得最多(17.88億),但比賴小民貪得多的大有人在。比如,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貪的錢多到中共不敢對外公布的地步。但習上台八年來,賴小民是第一個因經濟犯罪被執行死刑的副省(部)級官員。

習之所以速殺賴小民,是因為他感到他的權力受到的威脅比任何時候都大,他要殺一儆百,借賴小民的人頭立威,震懾賴小民背後的人。

誰是賴小民的後台老闆?「江澤民利益集團」的第二號人物曾慶紅是也。

賴小民是江西瑞金人,曾慶紅是江西吉安人;賴小民有強烈的江西情結,曾慶紅是「江西幫」的幫主。賴小民是在任中共銀監會辦公廳主任時,調任華融公司的。他的「伯樂」是時任銀監會主席劉明康。賴小民曾公開講,劉明康曾四次找他談話,勸他去華融。劉明康是什麼人?曾慶紅的心腹。

有評論說:「盤算再三後,賴小民還是走馬上任了,上任華融也標誌著賴小民正式上了曾慶紅的船」。賴小民因為有劉明康、曾慶紅撐腰,在極短時間內,將主要「經營、處置國有銀行不良資產」的華融,迅速變成一個擁有銀行、證券、信託、投資、期貨、金融服務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團,一隻在中國金融市場上輾轉騰挪、翻雲覆雨的「蛟龍」。

2015年6月,習反腐打虎的關鍵時刻,發生了A股暴跌、股市一瀉千里、數以萬億計的資金被吸走、並被轉移到海外的大股災。這場大股災被稱為企圖置習近平於死地的「金融政變」。

從那時起,習開始金融反腐,查處了一批高官和「金融大鱷」,如原中共證監會副主席姚剛,銀監會主席助理楊家才,保監會主席項俊波,明天集團創辦人肖建華,安邦集團董事長吳小暉,香港數字王國實際控制人車峰,國家開發銀行董事長鬍懷邦,華信集團董事長葉簡明等。

習順藤摸瓜,到2018年4月,抓捕了中共四大國有資產管理公司中最大的一家——華融的「第一把手」賴小民。賴最關鍵的問題,不是所謂貪腐,而是「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搞政治投機,為個人職務升遷拉關係」。拉誰的關係呢?賴的關係人據說有100多個,包括肖建華、葉簡明等,最上面、最重要的關係,就是曾慶紅。

鄧恢林及政法系統大案

1月23日新華社的文章專門點了鄧恢林的名。1月4日,2021年的第一個工作日,中紀委官網發布「重磅信息」:原重慶市副市長、公安局長鄧恢林被開除黨籍和公職。中紀委的通報稱,鄧恢林「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參與在黨內搞團團伙伙,撈取政治資本,熱衷政治投機」。

鄧恢林是去年習近平政法大清洗中落馬的第二名副省(部)級高官。在他之前,去年4月19日,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落馬。當晚,公安部長趙克志主持召開部黨委會議,稱孫被查「是其長期以來無視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不守紀律、不講規矩、不知敬畏、肆意妄為的必然結果」。

在鄧恢林之後,去年8月18日,原上海市副市長、公安局長龔道安落馬。2018年1月31日,鄧恢林以「掃黑除惡」的名義,抓捕重慶富華典當公司董事長李懷慶。2020年6月8日,李懷慶在法庭上說,鄧恢林曾親自找他談話,要他「花錢消災」,交2億元「罰款」就可釋放回家。

鄧恢林特別談到,上海一名企業家與他因同樣原因被抓,交2億元「罰款」後,立即獲得自由。上海企業家是誰抓的?就是時任上海市公安局長龔道安。鄧恢林抓李懷慶和龔道安抓上海企業家,都是受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孫辦軍之託,因為李懷慶等牽扯到一樁向習狀告孫力軍的案子中。

孫力軍、鄧恢林、龔道安是誰提拔重用的?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孟建柱是誰提拔重用的?曾慶紅。2001年,曾慶紅任中央組織部長時,將上海市委副書記孟建柱調任江西省委書記。2007年10月,作為分管中央組織部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將孟建柱提拔為公安部長,次年兼任國務委員。

2020年,習官場大清洗的重點是政法系統。中共政法系統被稱為「刀把子」。習上台以來,「刀把子」一直沒有真正掌握在自己手上。現任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也是曾慶紅提拔重用的。在中共內部,「竊取黨和國家權力」最有可能的,一是軍隊(槍桿子),二是政法(刀把子)。

習的政法大清洗,往上追,也追到曾慶紅那裡。

馬雲的螞蟻金服被緊急叫停案

馬雲旗下的螞蟻集團,原定去年11月5日在上海和香港同步上市,準備上演一出全球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IPO盛宴(首次公開發行)。

據估計,螞蟻集團僅散戶申購就創3萬億美元記錄,總市值或可達2.1萬億元人民幣(約3,130億美元)。遠高於中國工商銀行(總市值1.75萬億元)、中國建設銀行(1.57萬億元)、中國農業銀行(1.1萬億元),以及中國銀行(0.94萬億元)這中國四大國有商業銀行中的任何一家,甚至略超過中行和農行的市值總和。

螞蟻集團的「吸金額」,比英國2019年的GDP(2.8萬億美元)還要多,可以說富可敵國了。

就在這個節骨眼上,馬雲在上海金融峰會上放了一炮,惹得習近平雷霆大怒,導致螞蟻金服上市被緊急叫停。

去年10月24日,根據習的指示,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在上海金融峰會上警告說:「中國金融不能走投機賭博的歪路,不能走金融泡沫自我循環的歧路,不能走龐氏騙局的邪路。」要堅持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金融安全永遠排第一位。

當天,馬雲在演講中卻說,「中國沒有系統性金融風險」,因為「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系統,中國實際上是『缺乏金融系統』的風險」。現在中國的政策愈來愈多,導致「誰都幹不了什麼事」,「誰都可能出事」。「過去16年,螞蟻金服一直圍繞著綠色、可持續和普惠發展。如果綠色、可持續和普惠包容的金融是錯誤的話,我們將一錯再錯,一錯到底」。

馬雲的上述講話,實際上,是與王岐山針鋒相對,進而言之,是公開叫板習近平。馬雲哪來的底氣?

首先,馬雲的螞蟻金服是在黃奇帆任重慶市長時幫他搞起來的。黃奇帆何許人也?以江澤民、曾慶紅為首的「上海幫」要員之一。2001年前,黃奇帆的仕途一直在上海,曾任上海市委、市府大祕超過7年。在江、曾親信——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任內,黃奇帆被提拔為重慶市長,自稱「我和薄配合默契,如魚得水」。薄熙來曾經是江、曾預備取代習近平的人。

第二,馬雲的螞蟻金服掌握了大量個人資訊。路透報導稱,螞蟻集團掌握著10億人的數據,這是一項巨大財富。台灣《自由財經》2月5日報導說,螞蟻集團等大型互聯網企業掌握民眾非常多的訊息,知道的比中南海還多。

最近,習近平的女兒習明澤等的信息外泄,惡俗維基網站的牛騰宇等被重判。身在海外的惡俗維基網站創辦人肖彥銳說,該網站站長顧某的媽媽是螞蟻金服高管,與原上海市公安局長龔道安有聯繫,顧某在這個案子中毫髮無傷。習女兒等的個人信息外泄,有無可能是江、曾人馬暗中使壞?

第三,馬雲創立的阿里巴巴,股東包括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前中共元老陳雲之子陳元,前中共政治局常委賀國強之子賀錦雷,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之子劉樂飛等。這些人都是以江、曾為首的「江澤民利益集團」的重要成員。

第四,馬雲還建立了一個「媒體王國」。阿里巴巴自2013年4月投資《商業評論》雜誌後,陸續投資商業資訊網站《虎嗅網》、財經媒體集團第一財經,合作創辦了無界新聞、封面傳媒。再加上新浪微博、優酷土豆網、社交工具陌陌、阿里巴巴影業等。2015年12月11日,阿里巴巴集團花20億港元收購《南華早報》。馬雲的「媒體王國」擴張至25家。《南華早報》的經營權和控制權卻在中共港澳工委手中,長期以來,港澳工委的實際控制人是曾慶紅。

馬雲是「中共國」首富,掌握了巨量的互聯網資源,建立起龐大的金融王國和媒體王國,背靠以江、曾為首的「江澤民利益集團」,一旦螞蟻金服這隻「蛟龍」出水,不僅可能重演2015年的「金融政變」,甚至可能真的扳倒習近平。

習不抓捕曾慶紅將反受其亂

習最大的政敵,就是以江澤民、曾慶紅。由於江澤民早就半死不活了,「江澤民利益集團」真正的幕後老闆,就是曾慶紅。

去年11月,聽朋友說,美國華爾街的金融巨頭,準備在拜登上台後,聯手江澤民、曾慶紅的勢力,換掉習近平。今年1月28日,美國大西洋理事會發表匿名文章《更長的電報:邁向新的美國對華戰略》,其關鍵就是建議美國政府聯手中共內部的反習勢力,換掉習近平,然後,回到過去美中權貴「悶聲發大財」的好日子中去。

扳倒習近平,是一場持續了八年多的行動。明年是中共二十大,八年多來,江、曾的代理人不停地給習挖坑,已經把習置於極其危險的境地上。

當斷不斷,反受其亂。習明知曾慶紅是最大政敵,而不動手,最後,很可能自食其果,反過來成曾慶紅手中的犧牲品、替罪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