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慈悲普度 新世紀演員向李洪志師尊拜年(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2日訊】在2021年中國新年來臨之際,新世紀影視全體員工大法弟子向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拜年!他們譜寫讚美詩《永恆的歷程》,以頌讚李洪志師尊以巨大的付出向世間傳播法輪大法。

他們回顧得法經歷、身心修煉過程,無不感恩李洪志師尊的慈悲普度,感佩「真、善、忍」博大精深的內涵和其使人心歸正的巨大的道德感召力。

中國新年來臨之際,新世紀影視員工大法弟子向李洪志師尊表達誠摯的感恩。

在2021年中國新年來臨之際,新世紀影視全體員工大法弟子給師父拜年。(新世紀影視提供)
新世紀影視演員都是法輪大法修煉者。(新世紀影視提供)

《年年有魚》新郎扮演者顧小北:小時候得法經歷是我最珍貴的美好回憶

恭祝慈悲偉大的師尊新年快樂!師父您辛苦了!弟子一定不負師恩。感謝師父教會我「真、善、忍」做人和修煉的道理,重新洗淨了在亂世紅塵中迷茫的我,讓我不斷看到自己的差距,並去努力重新做好。

我於1997年九歲時跟隨母親得法。當時母親因為頸椎常年一直僵硬疼痛,難以入眠,尋遍並嘗試了各種方法都沒能徹底治好。

有一天,剛得法的大姨寄給了母親一本《轉法輪》。我記得當我第一次拿起《轉法輪》,翻開看到師父的近照時還很調皮地問媽媽:「師父(武功)很厲害嗎?師父會武術嗎?」當從媽媽的口中得知偉大的師父無所不能之後,年幼的我雖有些將信將疑,不過覺得師父的照片看起來是那麼的慈善。

影視基地演員顧小北雙手合十感恩法輪大法師父。(新世紀影視提供)

後來媽媽發現我們家旁邊的公園裡就有集體煉法輪功的地方,因此每天早上都有跟隨她一起去煉功。經過學法煉功,母親很快變得無病一身輕,成為了一名名副其實的大法弟子。當時因為我年紀很小,還不懂得什麼是真正的修煉,雖然小的時候很頑皮,但是每天都會和媽媽一起去公園裡煉功。

回想起來,我從小就是一個顯示心比較重的孩子,喜歡表現自己;有些自私,不太會考慮到別人的感受;總想把好的留給自己等,現在想起來很是慚愧。得法之後,在不斷地學法當中才漸漸地意識到並努力修去這些強烈的執著心。

顧小北(二排)與新世紀影視演員們在煉法輪大法。(新世紀影視提供)

第一次意識到師父在管我,是在1997年的5月13日師父的生日那天,我們在離家不遠的同修家裡進行了一次心得交流會,只記得交流結束後,剛走出來的一瞬間,胃突然間一陣絞痛,伴隨而來的劇痛讓我根本無法走動,媽媽只好背著我走,即使這樣,媽媽每走一步我都疼痛難忍,一再要求她再走慢一點兒,到家之後,我無力地躺在床上聽媽媽念師父的經文《病業》,聽著聽著就睡著了。兩個小時之後,當我醒來時,疼痛已經全部消失,直到現在我的胃也沒有難受過。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幫我淨化身體!感謝師父!

那時,我們每週都去北京故宮旁邊的人民勞動文化宮,參加大法小弟子們的集體煉功,認識了很多小弟子同修。後來便有幸參加了1998年在北京懷柔舉辦的大法小弟子夏令營活動。我們這些小弟子每天一起煉功、學法、看師父的講法錄像,讓我擁有了短暫卻又珍貴美好的回憶。

顧小北回憶小時候在北京故宮附近參加大法小弟子集體煉功。(新世紀影視提供)

在過去這一年的修煉中,我意識到了自己身上很多的不足,例如:有很強的爭鬥之心、遇到突發的事情很容易感到不耐煩。在一次又一次的磨練中,我明白了做事真的要從根本上多站在對方的角度上看問題,真正地為別人著想,去掉自私自我的觀念。也明白了在做事當中,一切也都要更主動地去為別人承擔,去掉自己身上不想吃苦、懶惰之心。

顧小北(右二)出演《年年有魚》新郎智鋒。(新世紀影視提供)

《年年有魚》這部影片講述了一名法輪功學員,在面對家人的不理解甚至譏諷和嘲笑的情況下,依舊以善良和耐心去包容著一切,從而讓中共的謊言不攻自破。

我很榮幸能參與到這部電影的拍攝當中,並飾演了新郎智鋒這個角色。首先,在現在這個物慾縱橫的社會裡,像智鋒這樣的年輕人是普遍存在的。人們往往為了追求所謂更「幸福」的生活,因此產生出了希望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物質條件」更好的人這樣一種觀念,但現實當中,這種追求真的會使人更幸福嗎?

我自己在詮釋這個角色的過程當中,體會到了中國傳統古訓裡的一句話:「娶妻娶德不娶色,嫁人嫁心不嫁財」。好在劇中智鋒和心怡是真心相愛的,因此雖然有諸多的不利與困難,他們倆人最終還是走到了一起。

《危難時刻》女主角趙夢:珍惜修煉機緣,體會「真、善、忍」的美好
新年到來之際,恭祝師尊新年快樂!在新的一年裡,弟子唯有更加精進,珍惜修煉的機緣,不辜負師父的教誨。謝謝師父。

影視基地演員趙夢雙手合十感恩法輪大法師父。(新世紀影視提供)

我是一名剛剛修煉得法的新學員。得法前,我常常思考人為何來到這個世上,什麼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而身處常人社會,內心非常迷茫。後來,修煉法輪大法的先生給我講真相,讓我知道了人生的真諦。在過去這個不平靜的2020年,很幸運能夠加入到新世紀影視的團隊。感謝師父的加持和保護,弟子真正從大法修煉中體會到什麼才是「真、善、忍」。

我是2019年4月份剛剛開始修煉大法的新學員。我的得法經歷說來神奇,介紹我法輪大法的人就是我現在的丈夫。

2019年3月份,經好友介紹我認識了他。接觸了兩天,突然他和我說他有信仰。因我是從小就跟著爸媽一起信佛的,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所以我覺的有信仰的人會很善良。在後來的交往中,他開始跟我講中國古代歷史、中國的神傳文化,又講到了中國近代史,講到了中國共產黨的起源,以及中共在歷史上犯下的種種罪行,然後談到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說「天安門自焚」事件是騙局。後來,他和我說他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

他當時給我念了師父《精進要旨》裡的一些短文,我覺的寫得真好,讓我突然明白了一些人生的道理。我就說我也想看《轉法輪》那本書。很神奇的是,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裡《轉法輪》這本書出現在我的眼前,巨大無比,閃閃發光,特別神聖。在這本書面前我顯得那麼的微小。醒來後,我才發現自己這麼多年來一直活在中共的謊言中,原來神佛是真實存在的。

趙夢(右二)與新世紀影視演員們在煉法輪大法。(新世紀影視提供)

國內一言堂的宣傳讓我原本對法輪功有很多誤解,隨著深入的了解,我知道了「天安門自焚」是中共為污衊法輪功、欺騙民眾的造假偽案,知道了中共歷史上的種種罪行。就這樣,我開始閱讀法輪功的書籍、開始修煉了。

我的專業是影視美術和化妝。修煉前,我身邊接觸的人和朋友都是國內影視圈中的人,在那個圈子「生存」了三年,為什麼說是「生存」呢?因為影視圈裡的勾心鬥角太厲害了,每個人都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一切代價做出一些違反道德的事情。要想在這個圈子當中立足,要麼有人脈,要麼就是出賣自己。自從在影視圈工作以來,別人總提醒我要多長點心眼,人心太單純容易被欺負、受冷眼。這裡面的勾心鬥角讓我身心俱疲。出去跟朋友聚會也都是抽菸、喝酒、打麻將,甚至有人吸毒……如果不會喝酒,人家就說你不合群,或者說你另類。可以想像中國的現代人的道德下滑到什麼程度,每個人都是這樣,沒有真正的善良與純真。

由於忍受不了這種道德下滑的環境,我辭去了影視行業的工作,變得越來越消沉,對生活越來越沒有動力,導致我產生了些許抑鬱,後來嚴重到每天都需要靠藥物幫助我睡眠,對待身邊的親朋好友也變得很冷漠。

趙夢在《危難時刻》真相電影中扮演一名大法弟子。(新世紀影視提供)

我喜歡把自己放在一個黑暗的房間裡,偶爾無聊的時候就用畫畫來打發時間。就在這期間我閱讀了《轉法輪》。在國內要想看到《轉法輪》這本書可不太容易,也經過了一番周折。剛開始我只是對這本書很好奇,每天堅持通讀一講,每天我都有所期待,每天看完一講後我都感覺心情很輕鬆,我明白了這是一本教會人如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高德大法。

從來沒有想過這本書能徹底地改變我的整個人生。我丟掉了幫助我睡眠的藥物,每天的睡眠狀態卻格外地好,感到生活有了動力和目標,也有了方向,我整個人變得積極、樂觀。我也萌生了一個想法,要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讓更多的人走出中共謊言洗腦的漩渦;讓更多的人清楚原來這個世界上有這麼多好人存在。我尤為感激的是,在這個亂世中,在對塵世的無望中,師父讓我有緣走入了大法修煉。

幾經周折,我終於來到了海外。幸運地跟隨丈夫參與到新世紀影視基地的講真相項目中來,並有幸在《危難時刻》真相電影中扮演一名大法弟子的角色。這個經歷讓我對「大法弟子」有了更深的理解。電影中危險的瘟疫籠罩著城市,人人自危,只有大法弟子還是那麼善良,不畏可怕的病毒和警察的跟蹤,給染上疫病、無望等死的親人送去能救命的良方——退黨、團、隊保平安,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九字真言,這些大法弟子們二十一年來一直在傳遞著真相,從而見證了神蹟。有一幕,眾生跟著大法弟子一遍又一遍地念九字真言的場景,讓我特別感動,可能是慈悲心出來了,當時我的眼淚充滿了眼眶。

這樣的事情大法弟子已經堅持做了二十一年,不求回報,只有付出。二十一年的堅守需要怎樣強大的意志和力量才能做到?這種切身的體會讓我徹底被他們的堅持所打動,我明白這力量是大法所賦予的,無法估量。不僅電影中,實際生活中亦是如此。

在大法弟子的群體中我很感慨,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這麼多純潔、善良的人存在,原來大法弟子的這個環境就是我一直所嚮往的人間淨土。沒有冷眼,沒有勾心鬥角,沒有趨炎附勢,有的是我從未見過的熱情,和親人般的溫暖。每個人都在向內找自己的不足,努力去修掉那些自身存在不好的觀念。我終於打開了自己封閉已久的心,感到充實和快樂。

在拍戲過程中,當我遇到不知如何去表演的時候,同修們不厭其煩地一遍又一遍地教我如何表現最好,對我體現出來的那種耐心,那種鼓勵,是我在國內常人劇組中從來沒有體會到的。回想起國內的拍攝,現場的辱罵聲、欺辱聲,工作中的互相推諉,各種推卸責任的行為仍歷歷在目,那種煎熬和現在的感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在這裡,大家都是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如何把影片拍得更好,從來不會抱怨自己的辛苦,總覺的自己做的不夠好。每一位工作人員,無論是主演還是群演,都是大法弟子義務參與。如果不是我親眼所見,真的不敢相信現實中還有這樣的劇組存在。

在中國新年來臨之際,我想感謝師父給予了我這麼多美好的體驗。我會更加珍惜這份機緣,走好修煉的路,並用我自己學到的特長去證實大法,做好我力所能及該做的事,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責任編輯:浩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