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權不是極權,中共對傳統文化是如何偷梁換柱的?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3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2月12號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過去我們的話題焦點基本上都是集中在美國這邊,尤其從大選以來,美國的時局一直都是整個世界的中心。拜登上台以後,整個形勢發生了很大變化,尤其拜登這個人有一個非常突出的特點,就是他是一個沒有新聞價值的人。

什麼意思呢,除了他兒子亨特以及他家人那些破事能帶來一些點擊率,拜登是一個大眾關注度很低的人,這從他每次重要講話都只有低到可憐的觀看數字就知道,包括很多左派的人都認為他無足輕重,這還是在左媒拚命為他抬轎子的背景下。如果沒有這些因素,他真的可能早就被人遺忘在地下室了。

所以,這樣的一個對手,想要讓習近平這種頤指氣使慣了人不輕視他,都很難做到。甚至包括美國的盟友,對拜登其實也是嘴上尊重,心裡並沒有當回事的。

舉個例子說,過年之際,中美最受關注的新聞莫過於拜登與習近平通電話。這次通話的內容乏善可陳,而雙方說話的語氣反而是一個有意思的看點。

習近平這邊就不用說了,黨媒的報導當然是極力突出習近平如何高屋建瓴指點江山,一步步訓導拜登,什麼樣的政策才是中美之間的唯一出路。用習近平的原話說:「中美合則兩利、斗則俱傷,合作是雙方唯一正確選擇。中美合作可以辦成許多有利於兩國和世界的大事,中美對抗對兩國和世界肯定是一場災難。」

這基本上就是一種威脅了。習近平明顯是端出了一個教師爺的架勢,告訴拜登,唯一出路是與我合作,否則對兩國和世界都是災難。當然,這只不過是一種外交辭令,給拜登稍微保留一點顏面而已,習近平真正的意思是,你拜登將面臨災難。

拜登的表現是不出意料的,儘管左媒的報導說他表達了對人權以及北京脅迫性和不公平的經濟做法的基本關切,想要塑造拜登還是有比較硬氣的一面,但我們從「關切」這樣的用詞就能看到,拜登是在非常小心翼翼的避免刺激到習近平。

儘管拜登意圖拉上盟友想形成組團「群毆」這樣的架勢,就像華爾街日報說的,拜登在「暗示他尋求以全球民主國家領袖的身分,而不僅僅是以美國總統的身分,與中國打交道。」

但不幸的是歐盟領頭羊之一的法國,其總統馬克龍已經率先公開表態,聲稱即便歐盟與美國在價值上走得更近,也不應與美國聯合起來對抗中共,因為這種聯合極有可能引發「最嚴重的衝突」。

也就是說,起碼法國並不買拜登自封的這個「全球民主國家領袖」的帳。那德國的默克爾對奧巴馬都不買帳,對奧巴馬的小弟拜登就更不會買帳了。

所以,拜登「合縱抗中共」的策略,很可能會淪為自娛自樂的一台樣板戲,看上去很「政治正確」,但誰都不會真正感興趣。

好的,今天我想把主要的話題焦點轉移一下,重點聊聊中國那邊的事,尤其是中共。為什麼突然想聊這個話題呢?是因為朋友們都知道,我最近嘗試做了兩期有關中國歷史與傳統文化方面的節目。有個別朋友提出了很好的建議和反饋。

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一種反饋是,認為中共這種極權體制為什麼這麼腐敗黑暗,就是因為中共和歷史上的各代皇朝體制是一樣的,所以中國這幾千年都是非常黑暗的歷史,從來沒有開明過,沒有達成現代民主化的基因,所以對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皇帝、明君、清官等等的褒揚,實際上阻擋了中國民主化進程等等。

我覺得這種想法是有一定普遍性的,所以今天就想借這個機會來討論一下,中共極權體制與中國傳統的中央集權制度究竟是不是一回事?中共黨魁這種「一言堂」和過去皇帝的那種「天子無戲言」究竟是不是一回事。

在聊這個話題開始之前,我想先和朋友們分享一張圖片,這是這幾天在推特上熱傳的一張圖,我覺得比較有代表性,所以我們的話題就從這張圖片開始。

大家都看到了,這張圖片顯示的是中共最高層過年團拜會的場景,距離7常委最近的席位中,也就是被畫上紅圈的4個人非常奇怪,他們都背對著前台。這4個人的身分並不難猜測,看他們的姿態神情與年齡,很顯然都是中南海保鏢。

中共高層集體露面搞小圈子活動,需要安保是正常的,但這樣的一種安排還是讓大眾感到有點匪夷所思。

原因很簡單:能夠進入這個大廳的人,無一不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每個人的政治背景甚至祖宗八代可能都被審查過多次了。而且進入大廳之前還要經過不止一次的嚴密安檢,確保任何可能對人體造成傷害的物品都不能進入這個空間。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要安排幾個貼身保鏢這麼如狼似虎的緊緊盯著全場的人,真的有安保層面的需要嗎?

很多人可能都會覺得,這是多此一舉。從單純安全的角度看,這的確有點多此一舉。但如果換個角度,我們會發現這就是中共極權體制所必須有的。

這個畫面最容易讓人直接聯想到的就是奧威爾在《1984》這本書中最著名的那句話:「老大哥在看著你」(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1984》這本書非常精準的預言了一個極權社會下,每個人的生存狀態是什麼樣,其實就是我們看到這張圖傳達的信息:你的一舉一動、甚至一顰一笑都在極權的監視之下,連這樣原本應該是喜慶放鬆的場合,你的鼓掌與歡呼都必須符合黨的需要,不能有任何出格之處。

這意味著什麼呢?這意味著中共極權體制最根本的架構,是用恐懼來維繫的。在過去,中共還沒有能力擁有這樣的技術精準監控到每個人,所以它需要周期性的發動政治運動,用公開的殺戮與迫害來維持民眾的恐懼感。

現在中共已經率先在全球建立了第一個數字極權的龐大體系,殺戮與迫害變得更為隱蔽的時候,中共就需要用這種方式來維持民眾的恐懼感:明目張胆的告訴你,老大哥一直都在看著你。

所以,剛才這張圖片顯示的就是中共極權體制的一大特徵:它並不是真的要用這樣的方式來確保安全萬無一失。但它需要用這種方式讓每個在場的人心中永遠保持一個念頭:黨永遠在盯著你的一舉一動。

這就是我們要和大家討論的焦點問題:中共極權體制和中國傳統的中央集權制度最根本的差別,就在於前者骨子裡是用仇恨與恐懼來維繫統治,而後者是靠的道德——主要是儒家倡導的核心理念「仁孝」來支撐。

也就是說,兩種制度雖然表面有相似之處,但其核心理念是截然相反的,一個的基點是「惡」,不斷尋求的是越來越極端的惡政;而另一個的基點是「善」,尋求的是「善政」。

為了方便討論,我們以後的討論,都用「中共極權」,也就是極端的極,來指代中共體制,同時用「中央集權」,也就是集中的「集」,來指代傳統的皇朝制度,這樣方便大家區別理解。

我們都知道,中共建政以後對中國傳統文化進行了全面滅絕式的摧毀,從屠殺繼承傳統文化的知識分子到燒書、拆毀古建築等等,這是我們看得見的破壞。

其實中共對中國傳統文化還有看不見的最大的破壞,就是以李代桃僵的方式,盜用了中央集權的表面形式,而替換為中共極權那套黨文化。

這是我們今天很多朋友一提到傳統文化,提到中國的歷史,就一概將其與黑暗、恐怖、毫無人權、充滿奴性等等劃等號的主要原因,也是將傳統文化一概視為現代民主制度截然對立的主要原因。

其實我們只需要看看中國周邊深受傳統儒家文化薰染的日本、韓國和台灣等,他們從來都沒有否定、破壞過自己的傳統,反而都很小心的在保護、發揚這個傳統,但他們的民主化進程基本沒有受到影響。我們在這些國家從來看不到從中原傳統文化中繼承的道德觀念與現代民主制度之間有什麼水火不容的衝突。

也就是說,現在很多華人朋友心目中對傳統文化的認知,其實是無形中把中共那套以鬥爭哲學為核心的黨文化,取代了真正的傳統文化,而這恰恰是中共最想要的結果。

大家想一想,如果中共極權真的和傳統皇朝制度就是一回事,那二者應該是高度兼容的,中共應該一上來就大力宣傳傳統文化,然後以傳統文化的繼承者自居才對。但為什麼中共從建政一開始,就迫不及待對傳統文化進行系統的滅絕式破壞呢?

其實原因很簡單,中共極權奉行的黨文化,和中央集權的傳統文化其實是截然對立的。中共自己對這一點其實心知肚明,所以中共知道,要想讓馬列邪教那一套東西在中國立足,只有先砍倒傳統文化這棵大樹,再嫁接上中共的黨文化,它們才有可能真正維持其統治。

現在中共開始渲染的所謂發揚傳統文化,其實都是黨文化,中共早已經完成了用黨文化取代傳統文化的過程,70多年的替換過程,從幼兒園到古稀老人,都已經幾乎找不到真正了解傳統文化的人了。

從表面形式上看,中共極權和中央集權有相似之處,都是非民主化的制度,都是天下大權操於一人之手。但實際上,這二者有著巨大的差別,我們簡單舉幾個例子來說明。

首先,中央集權只是一種權力分配模式,它只局限在行政領域,不進入私人領域。按過去的傳統,國家和社會是兩個層面,君王的權力是有限的,僅限於國家層面,社會層面則是民眾自治的,所謂「官不下縣」,官府的權力最多到達縣這個行政層面,縣以下的社會形態是以宗族結構為主的民眾自治狀態。

像我們昨天節目提到的劉邦,他當的那個亭長,實際上就是當地父老商量推舉的結果,並不是朝廷任命的。

而中共極權不是這樣,中共的權力已經貫穿所有公共空間和私人空間,過去的民治社會完全沒有了,黨的權力可以控制到每一個人,整個國家只有無數孤立的原子化個體和一個高高在上的領袖。

中共也有在農村基層選舉村長什麼的,看起來也是基層自治,但實際上無論誰當選,背後都有一個黨支部在控制他,中共就是靠著黨支部這種結構具體入微的控制了中國大陸的每個角落,甚至可以把觸角延伸到控制海外華人和僑團。

這種結構並非傳統的延續,恰恰相反,這種結構是反傳統的,極權就是靠徹底摧毀傳統的帝制才能得以建立,這二者完全不是一回事。

比如說,很多人都認為,過去的皇帝就是為所欲為的,什麼都是一個人說了算,想幹嘛就幹嘛,沒有任何制約,誰要反對皇帝的意見就會被殺頭或者下獄,當然很黑暗。

但這其實是一種替代,就是把中共黨魁的權力形態,替換了過去的皇帝。這是中共蓄意操縱文化影視領域灌輸的概念。

皇帝的確擁有很大的權威,但絕不是不受任何制約。其實中國早在漢代就建立了封駁制度。所謂「封」,就是把皇帝的敕令退還回去拒不執行;所謂「駁」,就是指出皇帝敕令中存在的錯誤,撥回去要求皇帝修改。

例如漢哀帝對董賢特別寵幸,想要對他進行額外的加封,結果丞相王嘉直接就把這道詔令退了回去,皇帝也無可奈何。

這個制度雖然各朝代名稱不一,比如唐代實行三省制,明代實行內閣制,但這種封駁的權力制衡架構一直都存在。

再比如歷朝歷代都設置有對官員的監察機構,秦始皇更是將負責監察百官的御史大夫提升到三公的地位。到了明代,言官制度達到了高度成熟,甚至可以風聞奏事,而且搞錯了也不受處罰。意思就是言官可以對其他官員包括皇上去進行監督、挑毛病,哪怕是道聽途說都可以,即便以後被證實搞錯了,也可以免於受罰。

這和中共宣揚的封建皇朝就是一言堂,誰說錯一句話就殺頭根本就是不搭邊的兩回事。其實恰恰只有中共才是這樣的一言堂,誰說錯一句話可能立馬成為反革命或煽顛罪,要麼入獄要麼被槍斃。

在歷史上的確也存在過因言治罪的情況,有的朝代也有過程度不等的文字獄,但那都是局部、個別的現象,即便以號稱文字獄最嚴重的清朝,也只是康乾時期針對社會上殘留的「反清復明」思想進行審查。

而像中共極權這樣將文字審查到逼迫民眾使用火星文或其他各種稀奇古怪方式來規避敏感詞的程度,可以說是空前絕後的。

這就是中共極權最擅長的一個手法,就是只要對它們洗腦愚民鞏固統治有效,它們可以將古今中外任何制度都拿過來,美其名曰進行有中國特色的改造,其實質就是替換,將其原來的內涵偷梁換柱為馬列邪教那套黨文化。

如此一來,傳統王朝「唯以一人治天下,不以天下奉一人」的中央集權被替換成了中共極權的全民奉獻黨領袖,集中力量辦大事;言官監察制約王權被替換成了黨內執行家法的紀委監察;最關鍵的,是傳統文化以「德」為核心的價值觀體系,被替換成了中共以「斗」為核心的黨文化體系。

在以後的節目中,我可能還會通過一些具體的故事,來和大家討論真正的傳統文化是什麼樣的,古人的思想狀態與生活狀態又是什麼樣的。也許我們慢慢會發現,古人的生活原來與那些主旋律歷史劇或宮斗劇,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

謝謝大家的觀看,我們今天就聊到這裡,我們下次見。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