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6000元6條人命 山東滅門案說明什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今年大年除夕,一樁因6000元導致的滅門案驚爆了國人的眼球!

2月11日上午8時許,山東省臨沂市平邑縣平邑街道同太村發生一起重大刑事案件。該村村民林某某家中5人當場死亡,1人受重傷送醫院後搶救無效死亡。經市縣兩級公安機關偵查,確認犯罪嫌疑人系劉某某(男,45歲,平邑縣保太鎮人),劉某某已於當日自殺身亡。目前,案件偵查及善後工作正在進行中。

一樁慘案死了6個人,令人不能不追問:這樁案子究竟是如何釀成的?其原因到底是什麼?

一位平邑縣的網友在大陸「知乎」網站上匿名發帖,披露了這起凶案的詳情。

他說,欠債人十年之前需要蓋房子,但是當地的沙土一直管理的比較嚴格,沒有相關證件禁止挖沙采砂。然後凶手就趁著夜色在自家地裡借錢找了卡車,挖走了大概10車左右的沙子給被害人,原本約定是當時給錢共計12,000,然後被害人說不知道沙子質量怎麼樣,就先蓋房子,蓋完了給錢。然後蓋完房子說沒錢,就這樣一直拖拖拖。

平邑的風俗,當地人對過年看的比較重,不管你借了多少錢,能還多少錢,懂點事的一般都會年前打電話說有錢還或者沒錢還,要是真沒錢的,一般會提一點東西上門說清楚,給一點錢,然後再約定個時間,表表態,說什麼時候還錢。但是被害人家裡頗有錢財,純粹就是覺得這個凶手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鬥大的字不認識一個,拿自己毫無辦法。然後在29號年關之前凶手又去要錢,說我不要12,000,你給6000就行,過年總得買點豬肉年貨什麼的,但是欠債人不但沒還錢,反而還囂張的把凶手打了一頓,並表示就是不還,然後就發生了第二天的慘案。

「為了區區6000元就大開殺戒,至於嗎?」許多網友對此不解。

平邑網友解釋說:「6000元對於知乎上各位大佬可能是毛毛雨,但是對我們平邑來說,真的是一筆頗為高昂的費用,我舉幾個例子來說,我有個親戚去學校當臨時老師,教了半年書,每個月說好是800塊錢,但是到手的卻是600,並且到離職的時候,2個月工資楞是被扣了,死活要不來,他的同事,教數學,帶2個班,工資900但是到手只有500,在校長室門口堵了一上午,才把最後2個月的共計1000塊錢要到800。 再舉個例子,就被害人附近的村子附近,一天工作10小時的超市售貨員,一個月的工資是1500,全月無休,請假扣錢,無法定節假日。並且平邑的年輕人外流極度嚴重,除非是家裡有錢有關係,否則大學畢業的沒有在當地就業的。我們當地的事業編的工資也不過3000左右。去掉五險一金估計也就剩2800左右。也並非沒有高薪的工作,我們銀行的職工基本上早上7點上到崗,點名開會,八點開門,4點下班,開始查帳,開總結,然後寫文件,幾乎每天要忙到晚上9點或者10點多,工資的話可以在4-6000左右,輪休制。休息時間一個月4天左右。」

還有網友質疑凶手為何不通過法律維權?平邑網友的回答是:「至於網上一些人說的法律維權的問題,我說個例子,我們當地某些單位跟我們某個地產企業簽了協議(先付款後交房),單位員工貸款優惠購房,月月還房貸,結果三年過去了,連個地基都沒開始,你可以想一下這些人都沒法維權,他一個農民怎麼可能維權成功?」

另外,他還推測,凶手家裡貌似有個孩子重病,沒錢醫治,或許他可能是想到自己連孩子的病都救不了,還被受害人打了,錢一分沒到手,所以才下的狠心。

這就是說,凶手之所以走上絕路,主要原因不外乎兩點——一是因為窮,二是因為法治徒有虛名,沒法保護底層貧民的權利。

這起滅門慘案在網上曝光後,引發了眾多網友的熱議,其中不乏同情凶手的聲音:

「這起案子說明中國人普遍真的很窮,在大部分中國人的眼裡,一條人命的價格是低於6000人民幣的。」

「六千可以逼得一個人大年初一殺人全家六口,外賣小哥兩個月被平台剋扣五千工資討要不成自焚,這下康了。」

「不是人命值多少錢的事,那僅僅是壓死凶手的最後一根稻草,受害人只不過點燃了導火索,又以為是顆啞雷或頂多是個炮竹,炸不到自己,結果碰到一顆大炸彈。」

「當一個人陷入絕望的深淵,仇恨會被無限放大的典型。

不要說錢少不值,孩子是無辜的什麼的,我們的苦口婆心喚不回任何一個起了殺心的人,這註定是一個無法避免的悲劇。」

「許多人眼裡人命是明碼標價的。欠六千都還不起當然是賤民,賤民的命就不值錢。這是弱肉強食的社會規則造成的價值觀。」

「問題不在於6000元,在於普通百姓根本不信任法制能給他帶來公正。最後只能由自己主持公正,最後帶來了悲慘的解決。」

「中國社會就是一個底層群眾護害的社會,在這件事裡,不是你欠我6000不還就是我刀了你全家。」

「中共的傳統技能,小事兒拖大,大事兒拖炸。

和稀泥多了,有什麼事兒誰還找官方。」

「理論上按照中共國的法律,被借款人大可以去申請法律援助,但實際上中國大陸的人大多數法制觀念淡薄,而且公檢法的公信力也很低。導致很多匪夷所思的案件出現。」

「法律缺位就是這樣,拖欠10年,理由很簡單:就是不還。不還錢還有理並且敢於對被拖欠的人叫囂在強國真的沒啥大不了,大家習慣了不在法律的框架下解決問題,還錢或者不還錢完全取決於雙方拳頭的大小,被拖欠的人要麼吃啞巴虧,要麼就小事要化大,殺一個人或者殺全家都是怨氣需要釋放的結果。民間的交易沒有得到法律保護,逐漸人們就會明白這潛規則,慢慢地屬於牆國人自己獨有的交易模式就會誕生,舔權力的汁液,讓它保護自己的權益,至於合不合法,已經不重要了。」

「其實大家不是同情凶手,而是痛恨制度而已。法律不能保護弱者,保護百姓,只是政府維權的工具。人們不再相信法律,有膽量的就自己去解決,沒膽量的就忍氣吞聲了。」

「自稱法治社會,人民卻要拿起刀維護自己的權益,

如此悽慘之事,蜘蛛人卻可以當作茶餘飯後的笑談,

可恥、可悲。」

「自己解脫了,也幫他們一家子解脫了,寄望來世不做中共人。」

6000元6條人命,山東滅門慘案充分說明了底層民眾的貧困,說明法制的徒有虛名,它是對中共不久前剛剛宣布的全面脫貧的絕妙諷刺,也是對中共所謂依法治國、法制社會的一記響亮耳光!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