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會講前世話 「二世奇人」感嘆做人難

【輪迴轉生.前世今生】 作者:懷忍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19日訊】這一世他叫唐江山,他說前一世他叫陳明道,鄉人稱他「二世人」。唐江山說: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知道那個人(陳明道),記得那個人的一切。兩人都生在海南島,兩地兩隔160多里地。兩地人彼此聽不懂對方的方言,唐江山卻從小就能講前世家鄉的方言。

唐江山的妻子梁澤新說,他們初會時見江山前生(陳明道)的照片,長得又高大又胖,現在的江山個子較矮小,但臉孔有較多相似的地方。陳明道是國中畢業,唐江山只讀過國小二年,因為家貧就棄學了,但他認得許多字。唐江山說有些字他一看就能認得,應該是他以前學過的。

陳明道

1967年9月,陳明道死於儋州新英鎮黃玉村的一場武鬥。當時,他是團支書、民兵長,死時才二十歲。他遭人襲擊,腦後一刀,左腹一刀外加一槍,身負重傷之下跳入河中泅水逃生,抵岸逃命一公里多,傷重致死。

陳明道的父親陳贊英只有他這個獨子。兒子死了,他每天以淚洗面,好長一段時間不吃不喝,東跑西顛。沒想到過了十六年,他的兒子又回來認他、孝敬他,但是,兒子又有了另外一個名字叫唐江山。

唐江山

唐江山出生於黃曆1976年11月21日,他的前世今生一死一生間相隔九年。唐江山跟人說起前一世:

「1967年9月的一天,我當時是村裡的共青團支部書記、民兵幹部,那天因我們村的碾米機沒有油,我們八個人外出買柴油。回來時被鄰村人打死了。我被擊中腦後一刀、左腹一刀,一顆子彈從左後背接近左腹刀傷處通過。」

他說的和陳明道死時的情況不謀而合(當時,儋縣新英公社xx村和黃玉村進行械鬥的控訴材料中有詳細記載)。訪問他的海南電視台記者看過他的左腹部,隱約可見刀傷痕跡!唐江山雖然也記得前生殺死他的人,然而,他希望兩村拋棄前仇,和睦相處。

尋親

唐江山生於海南省東方縣感城鎮不磨村,父親叫唐崇進,母親叫林順流。3歲時他突然對父母說:「我不是你們的孩子,我前世叫陳明道,我的前世父親叫三爹(在兄弟中排行老三)。我的家在儋州,是鄰近港口的。我是被人用刀和槍打死的。」三四歲的唐江山不學自通,能講一口流利的儋州話,那和東方縣所講的閩方言是截然不同的。

唐江山說:「這些(前世)印象大約三四歲就有了,但到了五六歲時,我有一種預感,母親已不在人世,但父親還在,已成了孤獨的老人。因為我前生家中有二位姐姐、二位妹妹,只生我一個男的。這時姐姐妹妹都已出嫁,我感覺到父親處境非常艱難。於是決心去尋他,這時家鄉環境情況非常清晰。」

在他五六歲這一年,他們不磨村來了一個賣小商品的女子,是從儋州來的。唐江山聽到她說儋州話,便用儋州話跟她說自己是儋州新英人,家住黃玉村,並要求她帶他到黃玉村去,但女子不答應,唐江山不死心,一直追著她出了村子。

儋州女小販離開後,唐江山越發想念三爹。他要求父親帶他去黃玉村找他的三爹,但父親罵他說:「你怎麼認路去?」唐江山說他認得,父親還是不肯。唐江山失望得耍脾氣,悶在屋裡哭,不吃東西也不說話。他的母親說,他很犟,家裡人都拗不過他。就在幾天後,父親只好答應帶他去黃玉村,那是1982年中秋節剛過的時候。

前世的家

唐江山一路上「帶著」父親到黃玉村。他們先乘車到八所後,他叫父親買去儋州的車票,到那邊後,又叫父親買去新英的車票。到了新英下車了,徒步前往黃玉村,唐江山帶父親走了很遠的路,直到一條河邊(北門江)。以前陳明道就死在那附近。一到這裡,唐江山心中便害怕起來,叫父親趕快乘船過河。

進了村到陳家這段路有500多米,且七拐八繞,唐江山很快就找到三爹的家,一進屋就用儋州話叫「三爹」。三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疑惑地看著他。

唐江山馬上對蒼老許多的三爹說:「我是您的兒子陳明道,那年被人打死,後托生到東方縣感城鎮不磨村,現來找您。」三爹一時目瞪口呆。

唐江山知道三爹不相信眼前這個小孩子的話,便一邊說一邊跑進房間,說自己以前睡哪個房、哪張床,同時把他使用過的物品一件件搬出來。又把陳家人給陳明道立的神牌抱出來,對三爹說這是我的神牌,現在我是活回來了,不要放在上面了。

認親

唐江山指認得絲毫不差,讓三爹不得不相信他就是自己死去的兒子陳明道。三爹抱起了他,兩人抱在一起大哭。一旁的唐父也忍不住哭了。他們的哭聲驚動了小村莊,村人們都趕來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父子相認後,唐江山見到那些圍著他們的人,其中有伯父二爹的兒子陳軍助(堂弟),還有以前的好友。他一個個認出他們來,上前叫出他們的名字,並且一一道出以前一起做過的事兒,說得一點不差,使得他們不得不相信陳明道又「活」回來了。

唐江山說:「第一次來黃玉村,村裡的親人熱情地接待了我們,並正式確認了我與三爹的父子關係。這時母親已去世,二個姐姐、二個妹妹都已出嫁,三爹成了孤獨的五保戶(貧戶)。我這一來,他得到了親情的欣慰。但我十歲以前,每次來他都抱著我哭,傷感不已。」

後來他多次回到黃玉村。陳明道的兩個姐姐和兩個妹妹,唐江山都跟她們認親了。陳明道的大姐叫陳木彩,她說:「我就只有陳明道這麼一個弟弟,唐江山來認親,我問他,我的弟弟前世身上有什麼特徵時,他說陳明道的左腋窩有一顆大黑痣。就憑這一點,我就認他了……」

在一次回村時,唐江山見到一位30歲左右的婦女在人群中偷看他,便叫起她的名字。婦人一聽大驚失色!唐江山便走過去拉著她的手說:「你是謝樹香嘛,我們以前是好朋友,你不要怕我,我很想念你。」謝樹香是陳明道的女朋友,本來他們已經計劃在1968年結婚。唐江山把以前曾與她在什麼地方散步等等的情節說出來,那些真實的往事引出謝樹香的眼淚,抱著他大哭,唐江山也哭了。

人生的真諦?

認親後,唐江山和父親經常去看三爹,每年過年唐江山都去探望他,三爹也來不磨村看唐江山,還有那邊的親人也常來。後來三爹在1998年去世。離他死前一週,唐江山還帶錢去給他做生活費,幾天後,他就得到黃玉村通知三爹病重,可能不久於人世了。於是他帶著妻子、兒子唐明前往料理他的後事。

唐江山說:「三爹死了,我及妻子都很傷心,一切葬事完全按那裡的習俗,以他親生兒子陳明道的身分安葬他。葬事過後,我們也無心回東方勞動,一直在黃玉村盡孝三個多月。」陳贊英去世後,留下了破屋和一點園地。村裡的人認為唐江山就是陳明道,要把這些財產歸給他。唐說程途幾百里,要這些東西幹什麼,都歸我二哥陳軍助(二爹的兒子)吧。陳軍助說:「唐江山沒有繼承他(我的三叔)一分錢的財產,並且在死前還贍養了他。」

唐江山這一世轉生的家庭非常貧困,他與父母、兄弟勤勞種地,整日在地裡忙活,就是賺不了錢,而且連續幾年種什麼虧什麼,把家底都虧空了。唐江山說:「不知道為什麼做人這麼難。前生在黃玉村的不幸,已給三爹帶來了老年的孤苦;今世又落到這種地步,眼看父母親年紀將老,兩個小孩長大要上學,可是卻沒有什麼辦法。要是再有來生,我願做鳥,不再做人了!」

他這樣一個孝子、不自私的人,為何前一世年輕輕被人殺死,這一世又落得如此艱難困苦呢?為何他的前世記憶這麼深刻呢?他的心願「要是再有來生,我願做鳥」讓人辛酸,這畢竟不是生命的真正出路。如果人不僅記得前生,而且還記得更多的前生,或是能修道得道,那麼我們應當能看到更大時空的業報和因緣關係,才不會陷入生命的迷障中,迷失回家的路。

資料來源:
朱必松:《對「二世人」唐江山的特別調查》,中國海南省《東方女性》雜誌,2002年第7期。

海南電視台【新聞故事會】:輪迴投胎轉世?海南再生人唐江山我的前世叫陳明道

李書光:《轉世奇人唐江山專訪》

──點閱【輪迴轉生.前世今生】系列──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