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呼倫貝爾市原信訪局局長為何被免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呼倫貝爾市原信訪局局長被免職」 ,這是大陸黨媒今天的一則報導。

報導稱,據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委宣傳部消息,近日,呼倫貝爾市原信訪局局長董仕民免職

董仕民原任呼倫貝爾市原信訪局局長,後調任呼倫貝爾市司法局黨組書記、局長。經調查核實,2019年8月,其在信訪內部工作會議上發表不當言論,造成不良社會影響。近日,經呼倫貝爾市委研究決定,免去董仕民呼倫貝爾市司法局黨組書記、局長,市強制隔離戒毒所第一政委職務。

董仕民?不就是那個狂言「老弱病殘孕要往死裡打,打死了我負責」的信訪局長嗎?我核對了一下,沒錯,就是他。

大陸網易新聞1月23日曾報導,內蒙古某市信訪局長、現司法局長董某在一次信訪維穩會議上口出狂言道:「有的地方公安不為成功找辦法,只他媽為失敗找理由,歲數大的不能打,這個糖尿病的、高血壓的、孕婦等等不能打,我告訴你,必須打往死裡打,死了我負責。」

他還強調:「不能讓他死在監獄裡,死在監獄裡,那麼事也大了。派四個大夫八個護士給我看十天,必須把這些人都拘了,拘十天之後都寫了保證書、悔過書,效果非常好。第一必須打,第二不能死在監獄裡,死在監獄裡,那你得考慮公安,公安本身就非常怕這事。完了你最後又死在這,這很麻煩。」

這個董某就是董仕民。黨媒關於董仕民被免職的新聞裡稱其被免職的原因是因為在信訪內部工作會議上「發表不當言論,造成不良社會影響」,但沒說他發表了什麼「不當言論」,其實就是網易新聞曝光的那番話。

那麼問題來了,黨媒的報導講的很清楚,董仕民的「不當言論」是在2019年8月信訪內部維穩工作會議上說的,聽他的口氣顯然是在給下屬做報告,而不是私下的言論。從那時到今天都過去一年半了,按說要免職也早該免職了,怎麼拖了這麼久?更重要的是,董仕民被免職真的是因為當局認為他言論「不當」?如果誰這麼想未免就太幼稚,對中共太缺乏了解了。

可以肯定的是,董仕民的狂言絕非他個人的獨創,也根本不是什麼出軌言論,它們就是中共內心的真實想法,事實上他們也是這麼幹的。但按照中共的官場邏輯,這種話在中共內部的會議上講講是一點問題都沒的,否則的話堂堂董局長怎麼可能如此大膽放肆?不過中共一向奉行內外有別,在公開場合他們說的完全是另一套,以顯示自己是人民的公僕,如何愛民親民。為了維護這種形象,他們是絕對不會讓諸如董仕民在內部會議上講的那番狠話流到社會上去的,因為一旦那樣無異於撕下了自己的偽裝。

董仕民被媒體曝光純粹屬於一次意外。中國老百姓對中共的維穩模式本來就恨之入骨,董仕民的狠話對他們而言更是如同火上澆油,由此引發的輿情無疑令中共百孔千瘡的形象再次受損。在這種情勢下,中共不的不將董仕民拋出,以示與其切割。在我看來,這完全就是官方為了保全自己面子的一次危機公關,並非是真的認為他說錯了什麼話。換句話講,董仕民只不過是被中共犧牲的一個倒楣蛋罷了。

試想,董仕民被免職了,但他揚言和奉行的那套「老弱病殘孕要往死裡打」的暴力維穩模式會隨他一同退場嗎?我敢肯定絕不會。走了一個董仕民,還會來一個王仕民、張仕民……這是中共極權體制的本性決定的,不會變,也不可能變!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