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呼伦贝尔市原信访局局长为何被免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繁体

“呼伦贝尔市原信访局局长被免职” ,这是大陆党媒今天的一则报导。

报导称,据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委宣传部消息,近日,呼伦贝尔市原信访局局长董仕民免职

董仕民原任呼伦贝尔市原信访局局长,后调任呼伦贝尔市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经调查核实,2019年8月,其在信访内部工作会议上发表不当言论,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近日,经呼伦贝尔市委研究决定,免去董仕民呼伦贝尔市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市强制隔离戒毒所第一政委职务。

董仕民?不就是那个狂言“老弱病残孕要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的信访局长吗?我核对了一下,没错,就是他。

大陆网易新闻1月23日曾报导,内蒙古某市信访局长、现司法局长董某在一次信访维稳会议上口出狂言道:“有的地方公安不为成功找办法,只他妈为失败找理由,岁数大的不能打,这个糖尿病的、高血压的、孕妇等等不能打,我告诉你,必须打往死里打,死了我负责。”

他还强调:“不能让他死在监狱里,死在监狱里,那么事也大了。派四个大夫八个护士给我看十天,必须把这些人都拘了,拘十天之后都写了保证书、悔过书,效果非常好。第一必须打,第二不能死在监狱里,死在监狱里,那你得考虑公安,公安本身就非常怕这事。完了你最后又死在这,这很麻烦。”

这个董某就是董仕民。党媒关于董仕民被免职的新闻里称其被免职的原因是因为在信访内部工作会议上“发表不当言论,造成不良社会影响”,但没说他发表了什么“不当言论”,其实就是网易新闻曝光的那番话。

那么问题来了,党媒的报导讲的很清楚,董仕民的“不当言论”是在2019年8月信访内部维稳工作会议上说的,听他的口气显然是在给下属做报告,而不是私下的言论。从那时到今天都过去一年半了,按说要免职也早该免职了,怎么拖了这么久?更重要的是,董仕民被免职真的是因为当局认为他言论“不当”?如果谁这么想未免就太幼稚,对中共太缺乏了解了。

可以肯定的是,董仕民的狂言绝非他个人的独创,也根本不是什么出轨言论,它们就是中共内心的真实想法,事实上他们也是这么干的。但按照中共的官场逻辑,这种话在中共内部的会议上讲讲是一点问题都没的,否则的话堂堂董局长怎么可能如此大胆放肆?不过中共一向奉行内外有别,在公开场合他们说的完全是另一套,以显示自己是人民的公仆,如何爱民亲民。为了维护这种形象,他们是绝对不会让诸如董仕民在内部会议上讲的那番狠话流到社会上去的,因为一旦那样无异于撕下了自己的伪装。

董仕民被媒体曝光纯粹属于一次意外。中国老百姓对中共的维稳模式本来就恨之入骨,董仕民的狠话对他们而言更是如同火上浇油,由此引发的舆情无疑令中共百孔千疮的形象再次受损。在这种情势下,中共不的不将董仕民抛出,以示与其切割。在我看来,这完全就是官方为了保全自己面子的一次危机公关,并非是真的认为他说错了什么话。换句话讲,董仕民只不过是被中共牺牲的一个倒楣蛋罢了。

试想,董仕民被免职了,但他扬言和奉行的那套“老弱病残孕要往死里打”的暴力维稳模式会随他一同退场吗?我敢肯定绝不会。走了一个董仕民,还会来一个王仕民、张仕民……这是中共极权体制的本性决定的,不会变,也不可能变!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李明心)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