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中國女孩于銘慧一家的故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2月25日訊】中共鐵幕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伴隨著太多的血和淚。今天我們來關注于銘慧一家的故事,全家最後一次團聚,是在2001年。如今,媽媽再次因為說出「法輪大法好」的真相,橫遭非法綁架。

這個女孩叫于銘慧,2010年,她被大學選中,派往英國劍橋藝術學院時裝設計系學習。然而,她手中的畫筆,卻永遠畫不圓自己的家。

銘慧原本有著一個令人羨慕的家。爸爸于宗海,原在黑龍江省牡丹江市圖書館從事美術宣傳,多次被評為市級勞動模範和省級先進工作者。母親王楣泓,是牡丹江市地質勘察所高級工程師。

于宗海三十多歲時,因工作勞累,攤上一身難治的病,類風濕、骨髓炎、神經末梢炎、骨質疏鬆。王楣泓雙側乳房佈滿了又硬又痛的腫塊,醫生建議切除雙乳。

被病痛折磨不堪的夫妻倆,先後走入了法輪大法修煉,未做手術,沒有用藥,卻奇蹟般好了。于宗海說,師父不但治好了他的病,還治好了他的心。他變得開朗、善良。

原以為,一家人會在信仰真、善、忍中,恩恩愛愛度年華。然而,1999年江澤民集團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黑暗也向銘慧一家襲來。爸爸被冤判十五年,媽媽十一年。小銘慧沒有了家。

于銘慧姑姑 于貞潔:「十多歲的這孩子就孤苦伶仃的,也挺艱難的吧。一想這個時候,哎呀,真是,你挺難受的⋯⋯小小年紀就是得奔波去哈爾濱女子監獄,還有那個牡丹江監獄,來回往返就是看望父母吧。而監獄有時候還不讓接見。十幾年來,父母都是在監獄的接待室相見。總共加起來也不到24小時吧,這幾年。王楣泓的公公也承受不住這麼這麼重的打擊,含冤離世。」

在監獄,于宗海被打斷肋骨,頭腫得老大,還不轉化。在零下十幾度的冬天,他被扒光衣服,開足兩個水龍頭接上塑料管,猛哧他肚臍、耳孔十個小時,還讓弱智暴力犯人直哧他鼻孔,他幾乎窒息。

惡警曾當場撬掉于宗海兩顆牙,往他口鼻裡灌芥茉油,專業打手猛擊他頭部,讓他腮肉撕裂。電擊、棒打、硬塑料管抽是家常便飯。在飛塵迷漫的車間不許他閉眼睛,飛塵落入無淚的眼球,痛得于宗海雙手抱頭,整夜整夜跪伏床上。

王楣泓坐過三天三夜的鐵椅,腿腳全腫。腿也被弄瘸過,右腿膝蓋上部長期疼痛。高溫作業一天14小時,很快,她白了頭髮。

于貞潔:「在黑龍江女子監獄,罰站、罰坐,各種酷刑折磨。從早上6點到晚上8點都是高度的奴役勞動,還要毆打。使她身體越來越虛弱,還經常咳嗽,心臟也不好。」

2014年和2016年,王楣泓和于宗海先後走出了暗無天日的牢籠。他們都堅強的活著回來了!

遠在英國的銘慧得知消息,喜極而泣。

雖然被開除公職,但他們依然堅信法輪大法好!

不過,去年11月23號,王楣泓在哈爾濱市學府書店內,再次被警察綁架。

于貞潔:「目前是案件已經從哈爾濱市南崗區檢察院遞交到法院立案了。她是好人,沒有做壞事,就告訴人家法輪大法好,就被抓起來了。太冤枉了!希望讓王楣泓盡快和家人團聚吧。」

旅美前大陸企業家于溟表示,中共20多年來殘酷迫害法輪功,大陸法輪功學員的生命安全時時都在危險之中。

旅美前大陸企業家于溟:「生活在中共治下的所有生命,隨時都有可能處于危難之中,甚至于屍骨無存。所以說現在大家必須去遏制它,徹底解體、擊敗這個邪惡。」

于銘慧一家最後一次團聚,已是二十年前,在牡丹江畔。如今銘慧希望媽媽早日回家,更盼著爸媽能儘快來到自己身邊,闔家團圓。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