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明:七歲半前的寶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我的外孫女小名叫寶寶,她是我唯一的隔代親人,我們老倆口把她視為掌上明珠。她去到國外離開我們已經整整九個年頭了。雖然時不時可以從視頻中看到她,聊聊天,見她一天天長大亭亭玉立的模樣,可以減輕我們對她的思念,執著寶寶的心也從中磨鍊的漸漸消失了。可是回想起七歲半離開我們以前的時光,從一歲歲長大,一次次超常的過程,滴滴答答、一幕一幕就像清晰的畫面一樣時不時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出生在平凡家庭的超常寶寶

她出生前我們家裡四口人,我和老伴女兒女婿。一出生就來到了一個修煉家庭裡的寶寶帶來了和其他小孩不一樣超常現象。

寶寶生下來身體就帶電,想要抱抱他,給她洗澡,換尿不濕一不注意就會被電到。她還沒滿月身體十分壯實,把她靠在被垛姥姥把她的腿盤上,可以坐上五、六分鐘。

剛剛會爬的時候,在她面前放上一堆書,把大法的書放在其中,不管你怎麼藏她都會在其中找出那本大法書。看起來我家的寶寶真是為法而來。

在大法音樂,師父講法錄音的陪伴下,一天天長大的寶寶剛會牙牙學語時姥姥就天天教她背誦「洪吟」,不知為什麼她記憶超常,每次不用教上十遍,就可以背會一首洪吟。不到半年時間洪吟(一)(二)兩本書中不到二百首的詩詞全部背會。

寶寶四歲那年,爺爺來家裡串門,聽說寶寶會背很多詩有些半信半疑,拿過兩本洪吟從前往後,又從後往前逐一考了一遍無一背錯。懷疑寶寶記性好是不是背下來了,就從中翻開一頁指上一首,不用提示寶寶馬上背出。高興的爺爺樂的合不攏嘴。

沒學過字就會讀「轉法輪

寶寶出生後不久,我家就成立了一個學法小組,每個星期二、四兩天有幾個爺爺奶奶叔叔阿姨來我家學法,我們找些玩具和積木放在房間寶寶玩著積木也不出聲。突然有一天開始讀第一講時,寶寶要求要讀第一段,我怕影響大家就抱住寶寶輕輕對她說不要鬧聽大家讀,當時在場的所有人都反對我,堅持讓寶寶試試。

寶寶也像樣的拿起一本書,翻開第一頁背了起來,一段背過一字不錯,一頁背過後沒盡興的寶寶又讀完了第二頁,這時我高興的抱過寶寶攔住了背誦。大家反對聲響起都想讓寶寶背下去,一連背到第七頁寶寶有些不順了就停了下來。大家都送來讚許聲,真沒想到寶寶有這麼超常的記力,我只是對寶寶的記力感到欣慰。

記得一天開車出去辦事,在等信號燈時寶寶問我:「老爺那個 王子『什麼』牛火鍋」?我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旁邊飯店的牌匾上寫著「王子肥牛火鍋」,六個字她念對五個,我用奇異的眼光看著寶寶,心裡想那天寶寶讀法我卻誤認為是在背,其實她已經可以讀法了。

打那以後我和老伴天天和寶寶一起學法,開始每天讀十頁要讀一個半小時。好多字不認識她就認真的想,為了加快速度我們就提醒她,每到這時寶寶就會說:「不要提醒,師父會告訴我的。」說也奇怪不一會真的就會讀出來。尤其那些不常見的字和句子,比如:妒嫉、脦瑟、糟糠糟粕等她卻朗朗上口。

五歲半寶寶就可以參加大人的學法小組了。也和大家一樣一人一段,如果不是修煉人,不是親眼所見也很難相信這超常的現象。

我是大法小弟子我也要救人

我們經常外出做些大法的事,帶著寶寶耳聞目染的也幫著大人發些光盤和資料。

一次我帶著寶寶去一個商場買東西,交錢時錢包裡露出一張護身符卡片,寶寶一手抓過護身符,轉身跑向收款的阿姨,雙手高高舉過收款台,對著收款員笑著說:「阿姨好!給你一個護身符,可以保佑你平安」。當時我有些不知所措,也跟著走向櫃檯,櫃檯前站滿排隊交款的人,大家都面面相顧,用即差異、又敬佩的眼神看著寶寶。只見收款員激動的用衣襟搓差著雙手後,伸手接過護身符說:「小朋友你把這麼珍貴的東西送給我,你還有嗎?」這時我鎮定的接過來說:「沒關係,她還有,收下吧這是小孩的一片心。」說完領著寶寶望著收款員目送我們遠去的身影,眼中還噙著淚花。

離開商場時我抱起寶寶問她,你給護身符時害怕不,寶寶對我說:「我看那個姐姐善良又漂亮我就想救她,我是大法小弟子我也要救人。」看著寶寶開心的笑容我親了親她心裡想,小人有顆大人的心,真得刮目相看那。

我不想上邪黨學校,要去「明慧」學校

曾經有兩個小姐姐比寶寶大兩、三歲是同修的小孩,經常來我家和寶寶玩耍,都和寶寶一樣十分聽話乖巧。可是上學後卻變的不如以前,經常頂撞媽媽,要手機,玩遊戲,把小時候在大法中學到的東西都忘到腦後。她們的表現深深的觸動了寶寶幼小的心靈。

從小在身邊長大,從沒接觸過任何常人,就連幼兒園都沒上過。曾經送過幾次都沒能如願,所以對上學感到十分害怕和恐懼。經常在我們面前搗鼓,我不上邪黨學校,我要去「明慧」學校。

六歲的年齡該上學了,爸爸媽媽看著寶寶的狀態心軟了,已經七歲了爸爸感覺不能在拖了,因為寶寶的爺爺奶奶、姑姑、大伯都是常人不會理解,所以堅持給寶寶報上了名。寶寶的磨難就此開始了。

一個星期的開導溝通寶寶心情有些平穩了,上學第一天我拉著寶寶,看著她不停抽泣的小臉一直把她帶到教室,寶寶要求我必須在後門邊上看著她上課,沒辦法我靜靜站在門旁看著她。上課的鈴響了送孩子的家長陸陸續續離開了。看著寶寶沒注意我轉身跑向樓下。

中午接寶寶回家吃飯,遠遠的看著寶寶紅紅的眼睛瘋一樣的向我跑來,死死抱著我不願撒開,抽泣聲由小變大又開始響了起來。一個中午的勸說好不容易又把寶寶送到學校,見到老師後才知道寶寶整整哭了一個上午。

上學後的寶寶失去了往日的笑容,愛說愛笑的她變的像另一個人一樣。愁容整天掛在臉上,一個活勃開朗天真的寶寶變的沉默無語。雖然每天也和我們一起學法練功,可沉重的壓抑始終跟隨著她。

半個學期總算熬過去了。放完寒假要開學了,緊張的時刻又要來臨了。突然有一天媽媽給寶寶帶來了一個讓寶寶喜出望外的好消息,媽媽和寶寶出國的簽證下來了。寶寶高興的跳了起來,轉身跑向裡屋,讓大家沒有想到的是寶寶手裡拿了一個紙條,打開紙條一看,上面歪歪扭扭的用字和拼音組合寫成的「求求師父幫幫我吧,寶寶不想去邪黨學校,我要去『明慧』學校。」大家默默的對看著不知所以,問明寶寶才知道。

那是上學後不長時間,寶寶感覺這次關過的太難了,不由的想起了師父,就寫下了這張紙條,給師父行完禮後,偷偷把紙條放在了果盤下面。天真無邪的寶寶一顆真誠的心視乎感動了師父。是師父給寶寶送來的福分。據寶寶媽媽講,這次簽證順利的難以想像。

一次偶然的同學聚會、身在國外同學寫的短短57個字的邀請函、委託中介公司15個工作日的等待、連同去國外的單程飛機票錢、總共不到一萬元人民幣的開銷、一切完成。

離開我們的那一天,開心的寶寶就像剛剛出籠的小鳥,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她又恢復了往日快樂,忘去了脫離邪黨學校的煩惱,一心想往奔向自由學校的心已經無法抑制。離飛機起飛還有很長時間,迫不及待的她就拉著媽媽的手走向安檢。

寶寶走後她爸爸去學校辦理退學手續,班主任老師惋惜的問爸爸為什麼退學?為什麼把這麼好的學生從我身邊帶走?她的聰明、聽話、遵守紀律,從沒給老師帶來任何麻煩。她的超常表現,我從事教育二十多年見到的好學生無數,你家寶寶不是其中之一,而是唯一。

後來,聽她媽媽講來到國外不久,就趕上了全澳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寶寶也寫了發言稿,開會那天寶寶手拿發言稿闊步走上講台,面對台下一千多雙注視的眼睛,行過禮後高聲朗讀著自己修煉的收穫,台下靜靜聽著發言,有的還為寶寶發言流下眼淚。都為發言所感動。

超常的寶寶、超常的表現、超常的事蹟、超常的滴滴答答,都是來源於超常的大法。是大法的孕育,才使她茁壯成長至今。

看到如今的寶寶如往常一樣,一如既往的在大法中錘鍊。

正是:洋洋灑灑一小花

宇宙之中早有她

清蓮出世為大法

寶寶精進眾人夸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